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萬物構造之奇妙

水深之處

萬物構造之奇妙,真是述說不盡。這一篇我們就從一些事例,來想想到底有沒有神

你看過家裡的貓咪跳躍嗎?

貓從牆上跳下,正常情況下不是狗吃屎,而是穩穩落地的。經過科學的研究,如果你用電影拍照,然後慢慢放映出來,你會看見當貓跳下之時,牠的尾巴在空中急速旋轉,好比飛機之螺旋槳,使身子不至傾斜。這個生命的本能,怎麼會這麼奇妙呢?

楓樹也是很妙,兩粒種子生在一張薄膜的兩端,保持平衡,等從樹上落到地上的時候,就像飛機的推進槳一樣,旋轉而下,飄離母樹相當遠的地方降落,在那裡得到充分的空地和陽光,準備明年長出樹來。多麼精巧的設計!

你看鮭魚在海裡寄居多年之後,還能找到自己當年出來的河流,逆水而上游到小小的支流,回到自己誕生的故鄉。即便有水壩和大熊的攔阻,牠也不願輕易放棄。但牠為甚麼能準確的回到故土呢?如果把牠放到另條一支流,牠會立刻知道走錯了路,會拚命逆流而上,直到找著目的地,一點不差。

海鰻恰恰相反,牠們產自深海,卻寄居在河沼之內;旦成長之後,便從各地橫渡幾千里的海洋,一同向同一個目標前進,最後聚集在大海的某處,在那裡產卵。新生的小鰻,雖然被留在汪洋裡,也沒有測量工具,卻能再回父母原來寄居之處。不只找到父母所經過的海岸,並且一直找到各支流和湖沼中,因此天下各河流,無處沒有鰻魚。牠們不會走錯路,美洲鰻魚仍回美洲,歐洲鰻魚仍回歐洲,故美洲鰻魚不會在歐洲被捕,歐洲鰻魚也不會在美洲海裡被捕。並且大自然的創造者,特為歐洲鰻魚增加成熟期限一兩年,用以補上長途旅行所失去的時間,以免來不及達到目的地,而在途中產卵。你若不信有神的安排,請問誰引導這行動呢?

螞蟻呢?

螞蟻雖然不必千里迢迢往來生死之際,但牠們每天都要辛苦工作。成群的螞蟻出外覓食之時,常常是沿著一條固定的夾道,來往奔跑,運送物資,但牠們怎會不走錯路呢?原來螞蟻能分泌一種化學物質,而用這種物質浸染道路,甚至來路與去路還是用兩種不同的分泌物塗染的。您看奇妙不奇妙呢?

鴿子奇妙的「羅盤」,更是人所共知的。我們渡過海洋要運用各種海圖儀器,還會失誤。但這小小的鴿子,如何能按其時令季節飛渡大洋,毫不迷失呢?一九三九年,一個青年人貝京養了一些傳信鴿子,後來他因病被送到一百哩外的醫院施行手術。一個晚上,忽然看見窗外一隻鴿子撲著翅膀,他連忙叫護士開窗,讓鴿子進來。鴿子撲向貝京,貝京激動地說:「快看牠腿上的牌子,我信牠是我的鴿子,一六七號!」護士一看,果是一六七號。

身為萬物之靈,有些人尚且忘恩負義,而看來呆萌呆萌的鴿子,卻能善用天賦找到主人,你不覺得很有意思嗎?

還有,你看過蜘蛛人的電影嗎?

真正的蜘蛛,比蜘蛛人更神奇。有一種蜘蛛,體積如豆子大小,卻能將蚌殼舉到空中,距地二十英尺之高,織網於殼內,撫育幼蟲,以防地面之危險。蚌殼之重量對於微小之蜘蛛,等於以一人之力舉十噸鋼鐵於一英哩之空中,是一極其偉大的工程,而此種蜘蛛竟能輕易將其舉起!

原來蜘蛛先選擇一個適當的樹枝作為窩巢,然後放出潮濕的蛛絲繫於蚌殼,再收緊其絲,等待它乾掉。蛛絲一乾,自然緊縮,蚌殼的一端就能稍稍離地。然後再放蛛絲,緊繫殼之另一端,待其自乾後,那一端也能離地而起。如此持續不已,終於將蚌殼舉起至適當高度,再經佈置,就能成為穩妥的住所。微小的蜘蛛,何竟深諳物理定律而能善加利用之呢?

你見過塞班島上的旅行樹麼?

它的葉子很寬,形如水槽,收集熱帶的雨水,和晚上的露水。葉的底部有一盛水的壺狀物,其上有蓋,可盛一兩碗水。壺中的水枯竭之時,壺蓋會垂直的打開,讓壺口毫無攔阻的接受雨水;一旦盛滿了水,壺就自動蓋起,免被日頭曬乾。你看奇妙不奇妙呢?

還有很多植物也是會動的唷:

以上所說地球一切的生物,都是靠著太陽維持生命的,但太陽每秒鐘就要消耗四百萬噸重的物質,才可以維持放射這麼大量的光熱。地球每日所受的日光若折合電力,以美金價值計算,全世界每天要給太陽的主人付出幾個億兆呢?但從來沒有誰向我們收費,因為過於貴重,完全是免費供應的。

我們看見一張桌子,便知有造桌子的木匠。看見一座房子,便知先有工程師設計。若是只有瓦、木、磚、灰、泥土,堆在一處,不能自成一座房子,更不能分臥室、飯廳、客廳、浴室、廚房等等,這些都必須經過工程師設計。然而我們看到萬物的奇妙,光體的寶貴,難道毫無感覺,這宇宙真是有一位設計者麼?

讓我們用放大鏡或顯微鏡來看藝術品,比一比人的傑作和神的傑作。

一張名畫,在鏡頭下可能只是一些斑點與黑塊;若再看一具彫刻,既不整齊,又不光滑;若看看劍的利鋒,卻如同鋸齒一般,人的藝術品不過如此而已。但若用最好的顯微鏡去看大自然,樹葉花草動物的任何組織與器官,真不知如何精美,找不出一點可以挑剔的瑕疵。一隻黃蜂的鉤放在顯微鏡下來看,光滑如同玻璃;海邊河邊的砂礫抓起來就是一把,平常你也不會留意,但若把它放在顯微鏡下觀看,你要驚奇,真如同美麗的器皿畫上了五彩的藝術圖案!

本文由水深之處編輯群改寫自張郁嵐:到底有沒有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