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我為什麼不再算命

陳澤義

我父親是個老師,他對我管教很嚴格。所以從小到大,我是一個不愛講話,只愛念書的孩子,在四、五個人面前,我就成了啞巴,非常安靜。所以,我讀書讀得不錯,交朋友卻不行。在大學時,我參加了一個國醫社團,學針炙、中藥等。這時我認識了一個會算星座的朋友,他開始就從我的星座和我攀談,又介紹我看一些書。因為好奇,我就這樣踏入了算命的領域裡。

從星座開始學起,漸漸我發現它有欠缺,因為它只 有十二種而己,就算分成地相水相一大堆,也不能滿足我。因此我開始學習換算八字和紫微斗數等等,逐漸 地,我發現這些知識可以幫助我發現一些天機,我就開始幫人算命。我算命算得相當準確,因為大學時讀的是統計專業,所以當人家來找我算命時,我就把他們的資 料都收集起來,加以分析統計。我想,算命準要歸因於統計學的歸納與分配,這是算命的一個原則。歸納之後,會有大約60-70%的言中率,其他30-40% 就以吹牛的方式掩蓋過去,因為我還可以從一個人的面相、氣色看到一些東西。我越做就越想提高言中率至90%。大學畢業時,我的算命檔案已經超過一千個人。讀研究生時,按著紫微斗數,我算到我在次年會碰到我的另一半;又算到當兵時不會去得太遠,結果我抽到中壢(地名)。這些經驗讓我感到非常興奮,我認為只要照它的方式去做,我的一生就會過得非常好。慢慢地,我變得很驕傲 ,因為別人不行的,我行。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紫微斗數真是我的依靠。

服兵役時我發現軍隊裡真是一個藏虎臥龍的地方。我在軍隊中碰到了一位大師,我和他鬥法,但我鬥輸了。他告訴我一件事:算命想要算得準,不能只靠公式算,還要問靈界,才有可能解決一些人無法解決的問題。我非常好奇 ,不入虎穴 ,焉得虎子 ,於是就跟他去拜師。他師父引導我去拜一條龍,打通我和靈界的通道,讓我在原地自轉810圈 過第一關,以後繼續過關,有的就不用再轉那麼多圈了。有靈界的力量在引導我,他告訴我什麼,我就講什麼,好準確。書上講得不夠,老師講得也不夠,只有用問 的最快。我看到師兄師姐們都用問的,從此我也用問的,因為用問的方法最快。按著靈界的指引,我放棄了在台北的工作,轉讀經濟研究院。到我29歲時,有個聲音告訴我:“這個女朋友會做你的太太,要改變。"我說:“怎麼可能?我們已經交往五年了!"但是那個聲音堅持要改變。我請師父幫我做法事,幫我家改風水,唸咒語。雖然做了一切該做的事,事情仍然發生,在3月13日那天,我的女朋友告訴我 , 她要和我分手。因為有個比我更好的男孩子在追求她。我用各種方法都無法挽回。在五月時,哥哥為了爭家產,被父親用菜刀趕出家門;七月時我受傷住院。這一切 事情都在紫微斗數和靈界的力量下事先得知,但是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我感到很痛苦,靈界的聲音每天都會告訴我一些將會發生的事情,我不想知道,可是又不敢不知道。我知道了就心驚膽跳地等待事情發生,不知道時更害怕會不會隨時有大禍臨頭。我沒有辦法脫離,我每天都要算命,我覺得日子過不下去了。雖然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可是我沒有朋友,心中也沒有安全感,沒有平安,每天都要吃安眠藥,做法術去聽那個聲音。我感到很痛苦,活不下去。

很奇妙的,我不愛惜自己的生命,上帝卻愛惜我的生命。在我走不下去,選擇自殺時,上帝憐憫了我。在我預備自殺的前幾天,公司裡來了一位同事。他看我很不快樂,問我,我又不講。他就給我一盤錄音帶,一本小冊子,叫我回家去看去聽,有事可以去找他。我帶著他給的錄音帶去到台中附近的田尾,準備自殺。那裡種著一 大片,一大片的菊花,我準備看完菊花後,就到附近的縱貫公路上,選準一輛迎面而來的大卡車,就向它撞去。可是在我撞過去時,那輛大卡車竟能緊急煞車又轉 彎,沒有把我撞死。當卡車司機先生走了以後,在我的腦海中出現了八個字:“去找耶穌,去找教會。"耶穌是誰?我從來沒有聽過;教會在哪裡?我也從來沒有去過。上帝又引導我去東海大學的教堂。在東海大學附近,我找了旅館住下來,聽了同事給的錄音帶。那是一盤關於聖誕節的錄音帶。聽了之後,我想:人 都有罪,但是這位耶穌基督願意來到世上拯救我們,為我們擔負罪孽,我們卻不要衪,把衪釘在十字架上。可是衪仍然願意,用衪所流的寶血遮蓋一切願意相信衪的 人之罪,使我們與上帝和好。聽了之後,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覺得不配見衪,因為我這個人有很多罪惡。我想起小時候偷媽媽的錢去買玩具、大學時考試作弊、幫人算命時我定了很多人的罪,使一些夫妻因我的算命而分手。我一方面覺得不配,另一方面又有個微小的聲音在說:“耶穌,我願意相信你。"然後我就不停地哭了, 我求主讓我能夠認識衪。在那個奇妙的晚上,我接受耶穌做我個人的救主。

第二天我就去東海大學的教堂,我忘了牧師那天的講道內容,但是我被詩歌感動地一直哭。詩歌中說:“咒詛祂受,恩典我享……恩愛高深,誰能測量?”我一直哭,一直感謝上帝給我新的力量和新的生命。回到台北後,同事就帶我去教堂和團契。前八周我去都不大講話。我聽牧師說,耶穌是大醫生,使瞎眼的得看見,跛腳的能行走,使死人復活。我就禱告:“我不需要您在我身上做那麼偉大的事,只要祢讓我不要再吃安眠藥,不再做法練紫微斗數就夠了。我不要這些東西!"但是當我禱告時,我的脖子就痛,頭也很暈,我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團契裡有位小組組長就為我禱告。當她為我禱告時,我覺得似乎有光照著我,讓我有力量起來。當我說到:“奉耶穌的聖名求,阿們。"的時候,我已嘗到了主恩的滋味。回家後,我就把所有算命的書都燒掉,一共燒了兩小時。我說:“我奉耶穌基督的寶血和聖靈的能力,宣告這個地方是給耶穌基督作主做王的,這樣的禱告是奉耶穌基督的名禱告,阿們。”

做了這個宣告的禱告之後,我的全身感到非常舒服,一年半以來第一次,我不必靠安眠藥和做法術,就這樣睡著了。我真地經歷到,我們勝過黑暗勢力,是靠羔羊的血、在主裡的宣告和所見証的道。接連六、七天都是如此。

再到教會時,那位小組組長告訴我:“你已經經驗到上帝的祝福,你會經歷到更多的釋放。"不久,我們在陽明山有個退修會。參加退修會的當晚,我們一起跪在榻榻米上禱告時,我突然看到我的命盤在眼前過去,我整個人軟下來,感到害怕。那時牧師走過來,叫我不要怕,只要奉耶穌的名禱告就好。當大家為我禱告時,好像有一股力量從裡面出來,把我摔在地上,我口中吐出一些髒水,我站起來,又被摔在地上,又吐出一些髒水,如此反復折騰了大約十五分鐘。這件事和耶穌在迦百農趕鬼時有點類似,耶穌趕出我心中的紫微斗數,趕出轄制我心的黑暗勢力。第二天早上起來,我發現我禱告時,頭不疼了,而且感到肚子很餓,我好想吃神的話。像詩歌所形容的:“我心如鹿渴慕溪水……”我只想一直不停地去吸取神的話,因為神的話是我生命的力量。逐漸地,我感到欠下許多福音的債,感到想向人傳福音的迫切。

我感到神在改變我的生命,真的有一雙奇妙的手把我從黑暗中引向光明。信主之後,我回頭看以前算命的這件事。我覺得這個世界和人的光景都被黑暗勢力所掌管著。俗語說:一命二運三風水。命是什麼?在<<說文解字>>這本書裡告訴我們,"命"就是"口"和"令"的組合。何謂"口"和"令"?在軍隊中,你一聽到口令,叫你左轉,你就左轉;叫你右轉,你就右轉。口令就是控制人行動的聲音,所以當我們聽到口令時就被嚇住,但是從哪裡來的口令?我們要思考。

聖經上說:”罪從一人入了世界,人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眾人都犯了罪,我們都在黑暗的轄制裡。我們住在黑暗的世界裡,看不見方向,不知道往哪裡去。我們去算命,因為希望對方能告訴你一個方向,或者可以讓你覺得你的命有點亮光。當算命的話很準確時,你會怎麼想?你就會想要這個東西,因為你以為知道了更多,就可以使你活得更好。就像以前在我身上發生的事和算出來的都那樣吻合時,我真不知該怎麼辦?用問的方式更準確。罪的勢力,黑暗的權勢很大,使你進入一個完全被它封閉的世界裡。我們因為人算得準,就會被吸引住。就像聖經說:”有一條路,人以為正,至終成為死亡之路。"我們以為正,這"正"就是準確,但最後卻成了死亡之路。

我是學統計的,若是資料有問題,結果一定有問題。不要忘記,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眾人都成了罪人。所以古書的玄學裡,所採用的資料都是有罪之人的資料。我們所 用的都是漢朝明朝時,那些有罪之人所給的資料,算出來的都是有罪之人的律。算出來的命都在罪的勢力裡面。聖經上說,在我們尚未出母腹之前,神已經眷顧我 們。我們生命的起源,不是出生的時間,而是神給我們生命的時間。算命是用我們出生的八字,這是世界的東西。他用生辰八字來算,而不是用生命開始的時間來 算,所以推出來的結果就是另外一個方向,朝向死亡的律的東西。但是基督徒的命不一樣,基督徒的命的方向是朝向生命,是一條活路

在算命學裡,相同的生辰年月日也挑戰我們的思想:他們的命一樣嗎?答案是否定的。算命學校說,可以用姓名筆劃來補運,缺木補木,缺水補水。陰陽五行,一二屬木,三四屬火,五六屬土,七八屬金,九十屬水。這 樣的說法是在黃土高原黃土流域所得出來的方向,如果你把這樣的東西拿到台灣或菲律賓,請問她的南方是屬水嗎?若是拿到澳洲,她的南方屬火嗎?若是巴格達, 她位於赤道上,是否應該中間屬火?所以這是姓名學的錯誤。它是在黃河流域推算出來的,不但不適用於台灣,更不適用於美國、加拿大。只在一個地方適用的道理,拿到別的地方就不見得實用了。

當你去算命時,你不僅是對罪開放,你也對黑暗勢力開放。算命的人可能也通靈,所以也被邪靈所控制;算命的人原已被罪控制,繼而被邪靈轄制,因此就進入更多的不平安。表面上看起來,算命的結果似乎很準確,給我們看到有很多小光圈,引導我們趨吉避凶,實際上,這些假光圈使我們離正路越來越遠。中國人說:”天命難違。"天,一大也,第一大的就是天。天命,意即,命從天來。聖經上說,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主,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不用人手服侍,好像缺乏什麼?倒將生命的氣息賜給萬人。衪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就是說一生都把你定好了。這不是算命定的,而是上帝定的。聖經中的詩篇三十一篇第十五節說:“一生全在神手中。"摩西說:“隱秘的事屬於耶和華,唯有明顯的事,是永遠屬我們和我們子孫的。(申命記廿九章二十九節)"一命二運三風水,命最大,命是誰給的?是神給的。所以我們不要從罪的律中去找我們的命,要從神那裡去找我們生命的律

我們生活在黑暗的勢力裡,但神是光,一旦有光,我們的生命就被照亮了。神的力量會趕逐黑暗的勢力。當耶穌趕鬼時,鬼說:“拿撒勒人耶穌,至高神的兒子,我們和你有什麼相干?"連污鬼都知道衪是至高神的兒子,但我們人呢?我們知道敵人講的話大概都是一針見血的,因為他們最知道我們的情況。

當你信了耶穌之後,如果還是不知道前面的路怎麼走,你該怎麼辦?信了耶穌,我們就不會再往下面走。算命是算屬乎血氣的事,是屬於罪中之事。去算命的人是想用自己的方法來管理自己的人生,是不信耶穌的人所做的。依靠算命,依靠人的智慧和黑暗的勢力來做主,這樣的生活會很亂,因為它並不完全準確。信耶穌的人,就如 聖經所說:“順著聖靈的乃是生命平安,順從情欲的乃是死。”當我們信耶穌之後,若順著聖靈的指引,就會得到屬天的平安。當我們順服聖靈的律,脫離了死和罪的律,那我們在人生中所出來的決定就會和以前不太一樣了。好像我選太太時,我就不再用以前的標準去選,我做事情時也不再太被她影響。按照算命的律,我的太太應該小我三歲或 六歲,結婚也要看天時……但 是信主後,我出國時雖沒有天馬星,也出國了。所以當上帝的生命的律在我們身上發動時,這些算命的事就不再準確了。在我太太懷孕時,侄女為我算第一胎必須是女的才能存活,若是男胎就會小產。我當時很緊張,一直求神用生命的律幫我戰勝死的律。感謝主,我的第一個兒子“迦勒"出生時很平安。我求神讓我脫離它一切的捆綁,感謝主,基督戰勝這一切。我的兒子是憑信心得到的孩子。生第二個時還是男胎,我很緊張,終於學會把一切都交給神,神賜我第二個兒子“以勒",也是 非常順利平安。我們每天生活在生命的律中,就會越來越脫離死的率,算命就會越來越不準。

在你認識並接受耶穌為主的那一剎那,你的名已經被陰界除掉了,算命就算不準了。因為你已經將生命交給神,耶穌的寶血已經遮蓋你,你的日子就被改變了。上帝的光會一直光照你,帶你走一條新的道路。這倒應了算命的一句話:“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跳出天界地界水界,不在水火土木金五行之中。

我原是一個十分內向的人,從來不敢在三個人以上的人群中講話。我這一㹃子當的第一個“長"是“家長"。但是今天神使用我,到各處分享見証,這是何等奇妙的恩典。當我剛信主時,我很喜歡這句經文:“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依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認定衪,祂必指引你的路。"我第一個看到的神跡,就是在我受洗那天,我那個非常好賭的爸爸, 竟然給我一筆家產。從信主的那天開始,我就不斷地在經歷衪奇妙的帶領。我知道我的一生都在祂的掌管之中,所以不再有從前那樣的擔心和恐懼。
我信耶穌後,一年中笑的次數加起來,比過去廿九年中笑的總和還多。我慢慢被改變,天天都很快樂。我算命算了九年半,信耶穌到如今也有九年半,比較之下,前面的日子實在很苦。雖然算出來的事很準,但是心中沒有安全感,算出來的災禍躲不過,算不出來的將來 又不知會如何,這種恐懼緊緊地抓住我;信耶穌之後我非常有把握,我相信神與我同在,因此我很安穩。而且更認識到上帝所配合所計劃的都是好的,衪為我做的每 件事也都是好的。當我好好思考時,我明白:算命是在罪的律裡面,但是,生命是屬聖靈的律。唯有主耶穌可以幫助我們脫離死的律。

站內搜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