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基督徒可否祭祖?

龔天民牧師

凡父之父以上皆稱祖,所謂祭祖,亦即祭父之父以上者。古代天子祖七廟,亦即祭其父之父以上者六代及其始祖。但若廣義言之,所謂祭祖,實亦包含祭祀一切已死之親人在內。我國民間每逢祭祖節日時,實在不單祭祀父之父及更上之祖先,亦同時一起祭祀已亡之父或母、妻子或兒女,甚至兄弟姊妹、伯叔嬸侄以及他們的配偶在內。

根據我個人二十幾年來之小小研究與仔細觀察結果所得,從廣義立場來看,認為祭祖之風,原是一種普及於全世界的民間通俗信仰。起先盛行於民間,以後被異教吸取利用而成了一種好像十分「名正言順」的儀禮。

凡未接受基督教新舊約聖經信仰,或未受其思想影響的世界各角落的人民,自古代至現世,大多認為人之所以死亡,是由他的靈魂脫離肉體軀殼而去所致。例如當人突然受驚失神時,即請巫師作法呼其靈魂歸來,使昏者復生。人死後,肉體先予埋葬,其靈魂被推想成在到處飄蕩,居無定所,十分可憐,因此,逢年過節,同其祭祀。這便是一種對靈魂崇拜。我國民間相信人死後有三魂六魄(佛教不講),便是出於此種信仰與想像。

未與聖經信仰接觸的世界許多人民,大都認為「死」是一種極為不幸之事,因而聯想到死去了的人,其靈魂一定會十分不滿意自己的死去,因而嫉妒活人,同他們報復、作祟。尤其是那些「橫死」者,如自殺者、被他殺者(含被處極刑而死者)、車禍死亡者、飛機失事者、突然死亡者……等等,他們的靈現成了惡鬼,極其可怖,特別在其死亡之處或與其死亡有關連之處,危害活人,或使其生病、遭災,甚至攝取其生命,以達到死者靈魂之滿足。說也奇怪,即使是自己最親愛的人如一旦死去,其靈魂即被想像變成「鬼」。而鬼者,大多被想像為極其可怕,所謂「敬鬼神而遠之」,亦即出於這種怕鬼、不要冒犯得罪鬼的思想而來。

民間人人怕鬼,是全世界的一種共同思想。最初是由民間巫師出來為死者家屬或於某地橫死者作法,請鬼或趕鬼出去(即死者靈魂)離開生前住過的房子或死的地方,以免活人遭害。以後異教興起,便由佛教僧尼或道教道士等來執行這種任務了。(關於佛教與祭祖,將於下文詳述。)人死為鬼,鬼會嫉妒活人,多麼可怕,於是,活著的人便設法在某一時期或某一日子,預備飲食,供祀死者,以討其喜悅,免遭災害,尤其是對橫死者,更需大事鋪張,才能滿足他們的靈魂。至於延請僧、道超薦,那是以後才附加上去的。「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諂也。」鄭玄雲:「人神曰鬼,非其祖考而祭之者是諂求福。」(見《論語》)亦即出於這種思想。數年前,馬來西亞之陸運濤氏於台灣台中縣豐原鎮上空,因飛機失事去世,同穖罹難者甚多。事後當地鄉民即傳出有惡鬼作祟,死難家屬即延請大批僧人前往舉行法事,請鬼(或趕鬼)離開失事現場,勿再攪擾活人。這個所謂「作祟」、「作法」,全是出於活人想像到死人靈魂會作怪、要危害活人的心理所致。無論祭自己已死的親人或祖先也好,或祭與自己素不相識者的靈魂也好(如祭陸氏一機中的受難者),或全部或部分,都是含有懼怕死人靈魂作怪的成分在內的。

許多未曾接受聖經信仰的人,大多想像自己的親人,特別是長輩於死去三、五年以後,其靈魂便失去其生前的「個性」(Personality),而變成為一種家庭的「守護神」(Family god)了。他能保護家庭繁昌,五谷豐登,諸凡遠行、定婚以及碰到各種疑難問題無法解決時,都可向這位(或這些)祖宗求助。中國人的家庭都供有神主牌位,另又有祠堂,其中擺滿祖宗牌位。祖宗或已死親人的一個靈魂(Spirit or SOul),被想像為住於牌位之中,可供祈求之用。請注意,所謂住於牌位之中,不一定指住在這一塊眼可見的物質的木頭之中,有的人以牌位為一種祖先之靈存在的像征,但有的人卻十分迷信地相信祖先的靈就在這塊木頭之中。因此,每逢火災、水災、逃難時,別的貴重對像可丟棄不要,但神主牌位必須把它搶出或隨身攜走不可。

祖宗既已成了一家之主,當然大家對其愛護慕念備至,於是,祭祖之風便自然而生。所謂「慎終追遠」,以及「……春秋祭祀,之時思之,生時愛敬,生時哀戚……孝子之事終矣」(見《論語》、《孝經》),便是基於這種愛慕祖先的民間信仰而來。

從研究民間信仰的立場來看,便知所謂祭祖(廣義),即是靈魂崇拜,恐懼靈魂,以及愛慕思念祖先或親人的,至少融合這三種心理要素的一種死人崇拜信仰與風俗。

現在讓我們來看佛教。佛教的根本五戒中,不殺,不盜,不淫,不妄語,不飲酒,沒有「孝」的道理(基督教的十誡中有「當孝敬父母」一誡)。日本佛教權威中村元博士主張在印度佛教經典中沒有「孝」這個字,以後中國人譯者隨意填入適當的文字以表示佛教也講孝。中國孝道有三大思想:(一)父母在世,盡責奉養,和顏悅色,敬愛順服,死後則居喪守孝,慎終追遠。(二)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慎重嫁娶,傳宗接代,繁榮宗族,族譜相傳。(三)敦睦親族,敬長扶幼,做好人好事,顯親揚名。但中國人一做僧尼後,卻徹底地破壞了這三個原則:(一)僧尼已出家,無法再奉養父母。(二)僧尼剃發,且不結婚,斷絕子孫,更無族譜相傳。(三)僧尼出家入寺、庵後,即與親族斷絕往來,更談不上敬長扶幼,做好人好事,顯親揚名了。佛教既然有違中國孝道,因此,自漢代傳入後直至唐代,曾大受中國人的猛烈批評與攻擊。中國佛教徒有識之士,一看情形不對,趕快想出「佛教本色化」的詭詐欺騙方法,把無知的中國人都圈入佛教自己所發明的祭祖網羅中去了。中國佛教徒偽造了一些《盂蘭盆經》、《孝子經》、《父母恩重難報經》等偽經,而開始向人民強調,如若誦讀這些經典,供養僧尼。並請他(她)們每逢七月十五日(或其它與死者有關之日)為死者超度,便是最孝順的祭祖了。在五戒中雖毫無「孝」的影子,但佛教徒卻強詞奪理,硬說五戒乃甚麼孝之集合,五戒即五常,五戒乃「萬物之母,萬物之父,大道之原,涅盤之本」(詳見宋之長廬賾禪師、宋之契嵩、明之袾宏等佛教徒各著作)。

佛教原來講「業」(Karma),強調人死後隨其生前的善、惡業力去轉輪回。既然如此,七月十五日的盂蘭盆節,以及死後七七四十九天中的超度,當屬全部無效。所以中國人的七月十五日祭祖,純屬無知,全受佛教的欺騙罷了。再者,中國人男女一件和尚尼姑後,便六親不認(作了僧尼的女兒,見了自己的親生父母,隻能稱他(她)們為某居士,不得再呼父母),且不顧父母生死存活,即使在廟中努力為父母念經求福,但對尚活著的父母有何用處呢?對已死的祖宗更不必說了。從中國的孝道思想以及人之常情來看,佛教的僧尼可說是最不能盡孝道的人了。既然連佛教的領導階層落到如此不孝地步,佛教還配來講甚麼孝道嗎?還有資格及顏面來講甚麼祭祖,而還敢胡亂批評誽甚麼基督徒不孝敬父母嗎?

佛教用「輪回」的邪說恐嚇人,說甚麼人死後要去變牛變馬,而使迷信、無知的群眾甘願伏在佛教之下,受其擺布操縱,而行其所謂祭祖與超度。因此,佛教所講的祭祖(含祭祀一切死者),是基於佛教獨有的怪說輪回觀念而來,與上面所提的民間信仰的崇拜死人的三種心理要素又是不同的。

中國道教以後摹仿佛教,制定了「中元節」,他們說,正月十五是上元,七月十五是中元,十月十五是下元,這三個日子,各有神明可祭,但以後道教把中元改成為亡靈來日,以及敬鬼、請鬼與施鬼的祖先與死人崇拜了。於是,道教在祭祖上也有了分了。

我們或能說,中國民間的祭祖,最早是完全出於民間信仰,儒家的祭祖便是受了民間信仰所致。佛教與道教於最後也插進了一腳,於是,便匯成了一股祭祖的巨流,泛濫全國。

現在來看基督教。根據聖經信仰,人是上帝所造,在舊約時代,稱人死去是歸到列祖那裡(參創廿五 17,卅五 28~29,四十九 32)。在新約時代,基督徒都相信:凡信主者,死後上天堂,與神及眾天使、聖徒一起,享受永生福樂。凡不信者,死後要受審判,並受永刑之苦(約三 18;啟廿 11~15,廿一 3~5)。聖經的第一誡與第二誡明明規定,除上帝以外,人不應再跪拜或事奉任何偶像邪靈。祖宗以及已死之任何人,他們活在世上時,曾都是「人」,而人即是上帝所造,現在雖已死了,但曾為「人」的身分並未失去,基督徒豈能祭拜與自己同身分的人嗎?根據聖經的信仰,如死者(祖宗等)是基督徒,則已入天堂,那是一個靈界,別有天地,而死者的地位不過是一個聖徒,他在天堂與眾聖從、眾天使一同事奉贊美上帝(啟七 13~17),就像一個基督徒在地上時,參加教會崇拜一般。他是歸了天的聖徒,我們是在地上尚活著的聖徒,兩者身分相同,怎麼能去拜他呢?如果自己的親人未信主而死去,說起來雖可憐,但他們隻有被扔入地獄火湖中,晝夜受苦,直到永遠。他們既然自身難保,怎麼還能祭拜他們呢?

我們相信宇宙間的一切,以及我們的生死禍福,都掌握在主耶穌的手中,因此,我們不怕任何妖魔鬼怪作祟。既然如此,除主耶穌外,還有值得我們再去跪拜的神鬼嗎?沒有,絕對沒有。主耶穌救了我們的靈魂,成了我們的救主,因祂是我的救主,所以才信祂拜祂。但祖先以及一些死去的人,於生前也許曾與我有某種親密關系,但畢竟是屬倫常的關系,而非宗教信仰的關系,更不是我們的救主,拜他祭他何用?

查遍全部新舊約聖經,沒有一處地方或明示或暗示,人曾經祭過祖宗或某些死人,或勸導信徒應該祭拜死人。因為聖經的中心信仰是神造萬物與人,因此,除敬拜創造萬物的神以外,其它一切受造之物(包含人類),都被放在神以下的次要地位。當然,人的地位高過萬物,但仍不脫離受造者的地位,既然如此,無論甚麼人或生時或死後,都不應該也不值得,再使其它的活人去祭拜的。

根據聖經的信仰,我們能大膽地說,基督徒絕對不應祭祖。如有信主耶穌的人居然祭祖,不管他如何巧立名目,自圓其說,是絕對違反聖經,背道而馳的。

也許有基督徒要問,那麼我們中國基督徒是把自己的祖先,以及已死的親人一腳踢開,一概置之不理嗎?豈非有違人情?給教外人抓住攻擊批評聖經的話柄。關於這點,我個人以為在不違背聖經信仰的范圍與原則下,不妨可酌量設計一些紀念的辦法來,這種辦法也是因為找不到聖經的根據與參考,所以很可能因人而異。(在拙著《龔天民文集》第一、第二輯中有「基督徒的敬祖之法」一文,以及另一長文「基督教的喪葬禮儀」一文,也許能供對此問題有興趣者參考之用,在此恕不再提。)

祭祖的問題,確已成了教外人相信基督教的絆腳石,但我個人倒認為並不那麼嚴重。今天教會所要做的,是引領人信主耶穌得救,這是第一要緊的事,如人確信了耶穌,祭祖的事,也自然解決了

站內搜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