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再見了,乩童

吳文財口述/陳美慧整理

出生乩童世家的吳文財,生長在與靈界交通的世界裡。 

從小不但能夠看見靈界的事物,長大後甚至從工地承包商變成廟裡的乩童。 

然而長期與靈界互動不但導致他過著賭博、酗酒、暴力待人的沉淪歲月,甚至因著心裡所受的創傷一度進入精神療養院。 
直到偶然間看到聖經裡的話語,才讓他灰暗的生命,有了進入光明的契機。

我是個在雲林縣麥寮鄉長大的孩子,這個鄉村既興盛拜媽祖又顯落沒。 

自小我就生活在一個相當貧困的家庭,父親的身體不好,母親又在她14歲時被火車輾過左手及左腳,成為殘障。在這樣不容易的環境中扶養孩子長大,造就了我與母親的情感特別深厚。我的家族一向信奉佛、道教,爺爺是位法師,爸爸是村莊裏媽祖的乩童,哥哥也是乩童;雖然我是個相當鐵齒的人,也不甘願受靈界的捆綁控制,但每當在廟裏特別慶典時,邪靈總是隨時附上我身,我也不由自主的任由牠擺佈。

國中畢業後,我就上台中、台北學習建築工程及修改房子,從事這行業到當兵回來,工作做得非常順利,直到自己開營建業(當時是28-29歲間)。正逢台北禁止採砂石,那時已標下的工程近七、八個,因一時砂石突然漲價,又巧遇當年七月間的颱風,工程不但泡水又遭土石掩蓋,一時之間竟虧了三千萬元左右。出事前,撒旦曾透過大哥對我說:「有人要用繩子來捆綁你!」乍聽之下,我鐵齒的回答說:「我才不信這一套呢!我所做的工程一向都好好的,不會受別人的咒詛、破壞。」少年雖得志,但遭此惡境,只好變賣了台北的房子,回到鄉下。

由於台塑、六輕來麥寮建廠,於是我透過關係,陸續標下一些工程,本想回到鄉下要揚眉吐氣一番,但因景氣關係仍無法如願。只好又轉往台中接下一些代工工程,後又承包潭子五福園靈骨塔工程,當時的我,幾乎身無分文,連摩托車都沒得騎,更不用說租房子了,只好暫住工地過活。------這時媽媽突然中風,聞此訊息如同晴天霹靂,於是我趕緊放下手邊的工作,一心一意的照顧媽媽。這期間我的弟弟在南山人壽上班,他覺得我的人際關係還不錯,因此力邀我加入壽險行業,既可照料母親,又可幫助弟弟,一舉兩得!一段時間後,我從業務員升上主任,並在考核中得排名、獎賞。

但不幸的是爸爸也發生了車禍,左腳跟斷了,因此受到重挫,後來大骨骨膜漸退化,因而在台中林森路醫院做人工骨的開刀。在照顧父親住院時,因為理髮而接觸到高美莉小姐,她也是離鄉背井來到台中開美髮店。當時她在住處遇到變態,想要強暴傷害她,但在她極力爭扎下,終於逃離魔掌;但心中已有些陰影。當我得知此情形,便開始關心她,之後我們有進一步的交往,最後成為夫妻,買房子在台中東山路一帶。   

在東山路的房子,由於住戶多,再加上我的成長背景,那段時間我一直都無法過平靜的生活。後來因為我的母親中風的事,身為兒子的我,為了她跑遍台灣有名的大廟、神壇,也甘願讓偶像(邪靈)附身,看是否可以改善母親的病情並脫離兇惡,但事與願違,每每都讓我失望;因此我的意志也想爭脫偶像(邪靈)的捆綁。(當時有一段時間,我是在當乩童)那時我的脾氣變得很壞,不是砸車就是打架鬧事,每天吃檳榔、抽煙、喝酒,常常闖禍,帶來許金錢的損失,事事都不順利,當時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這些帶給太太極大的痛苦與恐懼,在此情況下,我們決定搬家,換個環境,心中在尋找著真正的平安。

於是我們來到台中的大勇國小附近租下了華廈的一、二樓,東山路的房子出租給人,每個月一萬元,剛好用來付這邊的房租。當時孩子一個是六歲,另一個是三歲,二樓有兩個房間,正好夠我們使用,一樓讓太太開美髮店,這時候上帝為我們家開了救恩之門。在我們店裡來了一位客人,向我太太傳福音;進而我也在西區的行道會牧師證道中,接受這位創造宇宙萬物的真神。一星期後,我家的偶像就全清除了。當時我仍然對偶像有些懼怕,怕牠對我攻擊、報復。但當我學會了禱告並跪下向神祈求時,神的光就進來了。一煞時,神的光就像鑽石的光般從天而降,我的眼睛趕緊閉上;這光一來,黑暗就出去。從小我就會看見鬼,晚上我的靈魂也常被魔鬼帶去看牠們的活動境地,因此生命從來沒有平安,時常受撒旦的攪擾。但自從我信主耶穌,被光照後,邪靈的勢力就立時消除。那時起,每晚我都可安然入睡。我們家是如此蒙受神的恩愛,也得到那真正的平安,於是我與太太在2004年5月2日受洗歸入主的名下! 

信主後不久即受試探,孩子們接連得到腸病毒,並住院治療,我們夫妻放下工作同心照顧孩子近10天。在病房中,我們遇見一位粘多糖病患--莊佳容小朋友,她的舅舅建議她母親在尼泊爾幫她辦法會,總共花費了70多萬元,卻毫無起色。於是主給我機會與他們全家人分享主在我身上所做的奇妙改變,以及主在我們家所施的恩惠;當時也邀請香港來的周牧師來為這個家庭禱告,在她母親同意下,周牧師為莊佳容禱告,並問她是否願意接受耶穌成生命的主,本是癱瘓的她,竟奇蹟的將手舉起來表示願意;神彰顯祂的榮耀能力給這個家人看見,也經歷祂的慈愛,因此他們於2003年12月24日全家歸主並受洗!(比我們夫妻更早受洗)

當我信主一年後,日子過得非常平安與喜樂。但由於岳父中風住院,後引發感染,病情因而惡化,又再度中風,因此我與醫師發生醫療糾紛。在我的心中受重創傷下,一直無法饒恕醫師。我在這樣的罪中生活,又再次受捆綁;每天不是打人、罵人,就是闖禍,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那時的我得到了醫師所說--情感性的躁鬱症。我的太太面臨此境十分痛苦,並受到雙方家人的攻擊,問她說:「為什麼一個好好的人,需要住精神病院,這不是衝到就是煞到,應該去問神明!」我的太太對主的信心是大的。她不但不受親人影響並專心依靠主,每天哭著向主禱告,她要一個丈夫是完全得救的!三週後,神垂聽了她的禱告。當時我在住院期間,醫院每天早上、下午都有一段自由活動時間,可以呼吸新鮮空氣。有一天的早晨,我遇到一位慢性病人手拿著基督教的中信月刊,問我是否要看。當我接收過來,打開一看,神藉著詩篇六十九:1-3「上帝阿、求你救我,因為眾水要淹沒我。我陷在深淤泥中、沒有立腳之地。我到了深水中,大水漫過我身。----------」對我說話,於是我便大聲哭著說「神阿!救我!神阿!---救我!---」。一煞時,我突然清醒過來,自此我每天查考聖經、抄寫聖經。出院的前一天,偶像再度試探我,牠變得非常大要嚇唬我,我便奉主的名宣告,牠就立刻離去。出院後,我一直讀神的話語,病情就越來越好轉,陸續帶領許多人信主,工作也十分順利。 

有一次從禱告山下來,等候神開前面的道路時,突然得一消息,房東要賣掉我們所承租的房子。(由於他欠錢,貸款高,生意週轉困難)他開的底價是420萬元,而我們家中存款僅有七萬元。我們夫妻心中實在著急,懇切向神祈求說:「如果是你的旨意,就讓我們安然居住,也祝福房東生意可以好轉。」經過了7、8個月後,因為景氣不好,房子一直都賣不出去;而8月15日是我們租約一年的到期日。有一晚,房東突然來電,要與我們談房子的事。他們來到家中示意要把房子賣給我們。只出了300萬元,我們一聽簡直愣住,想想考慮後再答覆他們。回去後,主給我們一段話在詩篇九十:1「主阿!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主給了我們平安的感動,於是我便與房東接洽,他同意再減5萬元,以295萬元成交。我們本來打算以全額辦貸款如同租屋,但遇景氣差,跑了許多銀行仍難辦理。然而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當我們把這事交託耶和華,就看見祂為我開出路!有一天妻子的親人(母親、大哥、大嫂)來訪,聽到我太太提到買房子要辦貸款的事;她的母親立刻到車上拿出50萬9千元整(本金加利息)交給她,說是她父親臨終前交待的。因為她過去為家中貢獻非常多,指定要給她的;於是這筆錢就成為我們買房子的頭期款,也是神在這個房子上的祝福!我們實在經歷到祂是又真又活的神! 

雖然經過幾次的禱告釋放,那些比較壞的邪靈還是沒有離開我,加上工作長期以來的搬重又過於勞動,造成我心臟病缺氧的毛病,且有情感性的躁鬱症同時在肉體上攪擾著我。經由教會的張媽媽那兒得知,許郭美員長老將從美國回台,她有從神而來的醫病趕鬼的權柄能力。因此我向神禱告,這事若出於祢,就讓我順利見到許長老。而許長老也求問神,是否要醫治我。神的答案是肯定的!就在許長老的弟弟家中,許長老為我做釋放、醫治的禱告,我馬上感覺到惡魔從我身上完全離開了。神透過許長老再次向我彰顯祂的神蹟奇事!我的兩種病症在那時就得到完全的醫治!從那時,我就有體力勝任愉快的工作了! 

在工作上,神也給了我很大的祝福。祂讓我標到一個工程是sony電器廠房宿舍整修工程,有160幾萬,但要待全部完工才能付全額款項。眼見著工程進行需要錢時,神總是下及時雨,祂的恩典夠用!沒想到在我當兵時,由於綠島暴動事件,軍中的隊長被判刑,而我是他的傳令兵也遭受偵查3個月,國家冤獄賠償金額正好下來,賠款有31萬1千500元,除去十分之一奉獻後再加上家中的積蓄共35萬,成為了工程的週轉金。當工程即告尾聲,金錢也只剩下1萬多元時,主又讓我接到社區工程有20萬左右,而且錢很快的領到來補貼sony工程的需要,最後很順利完工並領到全部金額。 

過去我虧欠朋友會錢有64萬,神感動我主動與債主聯絡,告訴他我已是基督徒,神讓我認錯悔改並且要來償還債務。他聽完後說,他不是因為我要還他錢而高興,而是看到我的改變、我的悔改而歡喜;最後雙方同意以40萬元來償還。這樣的結果,真是超過我所求所想。另外我還有欠國家牌照稅及罰款,也一一的還了10多萬;感謝神,讓我在2、3個月內還清了所有債務。這真是何等豐盛的恩典! 

祂真是一位又真又活的神!是配得我們敬拜和尊崇!願一切榮耀頌讚都歸給祂,直到永遠!

再見了乩童-吳文財/高美莉的見證

 

 

站內搜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