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因果

妙真十問

賢貞女士問

前幾天我讀了「煮雲法師演講集」中的「從衣食住行看因果」一文(原著第一二六頁,民國四 十一年冬講於嘉義),心中頗有所感。他拿富人和窮人的高低生活來做比較,以証明此乃前生因果業力所支配的道理,例如他說:「………上海的富翁都是十幾層的 洋樓,二十四層的國際飯店大樓皆是有錢人起的,美國紐約有一百多層的摩天大樓,還不是有錢人住的嗎?可是有一班窮人,連一間茅草房子也蓋不起,上無片瓦, 下無寸地……富貴大人們出外時,遠則飛機,近則小包車,所到的地方皆是康莊大道,柏油馬路。可是貧窮的人就大不相同了,不但飛機包車無福夢想,就是三輪車 也是沒有福氣去享受一下……,終日胼手胝足,汗流夾背,結果還難求一飽,這種區別,不是因果業力支配,又有誰人主使呢?……。要曉得這些好壞得失,貧富懸 殊的因果分齊,我們觀其所受的果,就可以推知他前生所種的什麼因了……(見原畫一二九-三○頁)。

龔牧師,相信你也早已知道,我們中國大多數的佛教徒都像煮雲法師一樣,深信前生種什麼因,今生便收什麼果,惡有惡報,善有善報。譬如一個瞎眼叫化子,豈非 是前生惡業所致嗎?再如今日有許多不幸的婦人,她們被丈夫遺棄了,豈非是生來命苦?為了想修來世幸福,所以我們佛教徒不惜吃素念佛,以及努力實行放生。但 聽說你們基督教既不講前生因果報應,也不勸人放生。你們卻主張一切都有上帝的旨意在內,但我卻不知道何為上帝的旨意?

曾在台灣受戎的美國和尚西諦也和我的意見一樣,他說:「………我現在明白了佛教所說的「因果律」,才知道世上一切的真正主宰究竟是什麼,但卻並非某個上帝的意旨。(見「現代智識」周刊,一九六一年四月八日刊)。對於以上一切問題,我很想聽聽你的意見如何。

龔天民牧師答

基督教雖不像佛教一樣講三世因果報應,但也說有某種因果之理,(請注意,「因果」兩字 決非佛教專用語)例如亞當和夏娃犯了罪,是「因」,所以今日人類都帶有原罪之苦,這是「果」。再如聖保羅還說了類似佛教的「現世業」,他說:「順著情欲撒 種的,必從情欲收敗壞﹔順看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我們行善不可喪志﹔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就要收成」(加拉太書六:八、九)。以上的「撒」是因, 「收」是果。至於在今世犯了罪的人,必要受神的審判,此可謂惡有惡報﹔信了耶穌,安份守己度日,享受寧靜快樂生活,將來還能進入天國,此即善有善報。耶穌 的善成了我們的善。

督教是講理智的宗教,絕不會把個人的禍福貧富,都輕輕地一齊推在由於所謂前生的什麼「因」上去的。 原來,約當公元前兩千年左右,佛教的一派「說一切有部」曾特別強調了「業感緣起說」和「六因四緣五果說」等的道理,他們以為眾生的生死輪回和世界萬物的生 成變化,都是由一個業在支配著。業,梵文 Karma,意即行為或動作,據說它連繫著過去,現在和未來三世。做了惡業便招致惡果,行了善業便得樂果云云。這個教義以後廣受亞洲佛教國家人民所信,但 中途逐漸變質,最後竟到達了說什麼一個人現有的快樂或痛苦,或有錢或貧窮或榮或辱,……以至生活上的每一事件發生,都莫不由於前生業力(因)所致的思想 了,(例如人被蛇咬一口也被解釋為人與蛇在前世會有糾葛而來之故雲雲)。

說來也夠傷心,將近兩千年來,這個業報思想害得亞洲人民太苦了。大家都知道,在中國有許多窮人都口口聲聲叫自己命苦,命苦,前生不修,所以今世落得如此痛 苦地步,即使努力上進也挽回不了既定的業報命運啊!至於那些以剝削別人,或用非法手段賺錢起家的富人,聽了這個因果之理後,也許會心中暗暗歡喜,以為自己 前世種有「善」因,所以今世應該享福快樂啊!日本的中國佛教權威,塚本善隆博士某次在上課時會對我們說:「就是由於這個佛教的因果業力報應思想,把日本的 現代文明至少拖長了一百年」。他解釋說:「日本明治維新還嫌維新得遲了點,因果報應思想支持了日本封建制度的延長,那些將軍大官,封建地主莫不個個強調自 己有好因果,而使那些無知可憐的老百姓,服服貼貼地作了他們的奴隸」!豈是日本從前如此,在今日亞洲許多古老佛教國家中的人民,豈不還都伏在因果律之下生 活著嗎?

賢貞女士,人只要稍有點智識,便會知道每一地域人民的貧富懸殊,自有其各種複雜的背景。有政治的,經濟的,地理的,宗 教的……等等,(例如大陸人民極苦,此乃由於惡政所致)我們必需先加以研究分析,然後才能發現其原因,絕不能一股腦兒都推在前生的業(因)力所致一句話上 去的。但如果有人以為因果律可信,那我不得不說這是一種跡近「愚民政策」的教義!因為因果律只消極地勸人滿足現狀好了,不再教他在社會中發奮圖強以求上 進,即使教人上進,也不過勸人唸唸佛,吃吃素,把一切希望寄托在渺茫不可知的來世上去,在現世尚無希望,還談什麼來世!

煮雲法師以為能坐飛機,小包車出門的人,都是前生種有善因,言下頗有太令人羨慕,他們理應如此享受之意!但是,殊不知在這些人中卻不乏貪官污吏,土豪劣 紳,以及奸商惡人之流,他們自有惡貫滿盈之日來到,有何可羨之處?如說他們前生業好,卻等於在承認這些犯罪者的生活了。至於終日胼手胝足,辛勤工作尚難一 飽的人,理應同情他們,設法提高改善他們的生活才對,(例如政府的土地政策改善了台灣農民的生活,對山胞生活亦已大有改進)絕不能稱他們是前生業壞,所以 今世應該吃苦!這豈非太污辱了終日勤勞工作者了嗎?

對於一個瞎眼的人,也不能隨便亂說他是由於因果報應所致,今世活該受苦。耶穌對這樣的人的回答是:「也不是這人犯了 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上帝的作為來」(約九:三)。耶穌絕不慢吞吞地先講說瞎子的前生業障如何如何,而是趕快積極地先醫好了這個被眾 人所棄的瞎子再說。因此,耶穌的人生哲學是向前看的,想法子如何急急地去幫助人,佛陀則是朝後看的,只消極地把一切現實的難題向以往的「因果」上推去,叫 人先死心,不存什麼希望,一切逆來順受,便算好了。

論到婦人被丈夫遺棄,許多人的確稱此為生來命苦,還有人會把什麼前生事搬出來,說這對離婚夫婦,由於前生如何如何原因,故只造成了今世一段短短的因緣,便 即分離了啊!其實,或夫棄妻,或妻棄夫,至少在一方或在雙方都有其責任可查。如有妻子被棄,決不能解釋成是什麼命苦,因為也許由於她的丈夫在外尋花問柳, 犯罪結果所致亦未一定,這樣,責任是在男子身上,女子是被犧牲者。

說起放生,使我又想起十年前左右在香港,一位有名的老和尚舉行放生的故事來了,據當時報載,那天曾從香港海中活捉了不少魚上來,但等到這位老和尚舉行了一 大堆放生儀式,然後再恭敬地把魚放入海中去時,那知早已死去了三分之二。那些死去轉輪迴的魚,豈非太冤枉倒霉了嗎?放生結果成了「送死」!原來,所謂放生 的風俗也非源自印度,而是起於中國唐朝,當時在禁屠釣之日,政府曾舉行大赦和特赦,以後這個風氣逐漸普及於禽魚之類。在唐朝肅宗時,據說全國共有八十一個 放生池。放生的風氣則大都流行於江湖繁多的江南一帶。至於在寺院中設立的放生池﹔我以為它不過替佛教寺庵在庭院中多添了一個裝飾品而已,香客們欣賞欣賞池 中游魚倒也別有風味,至於在宗教上,則無什麼價值可言了。在此也請注意,佛教所謂放生,似乎都是放的一些便宜的小東西,如魚蝦,小蛇,鶟鴨之類,(魚蝦螺 蚌之類最佔多數)很少聽到有人願意買下牛馬豬羊,甚至豹象獅虎大蛇等來放生的。在魚蝦身上施小惠而想得大益,豈非自私自利?台灣佛教界最近擬在台北縣中和 鄉關地五百坪,建造一個龐大的無量壽放生池,修建費用約新台幣十萬元,現正在募款中,將來建成後,定是游客接踵而至,成一觀光地了。

賢貞女士,最後讓我告訴你,佛教徒信「因果律」簡直有點入迷了,因為他們相信大至日月星辰的變化,小至一虫一魚的生死,在這些變動的背後,都有一個因果律 在支配看。再如人自從出娘胎直至死去,他一生中的一舉一動,或與某人見面,交際,或略感頭痛腰酸,或旅行至某地,或有嬌妻美妾,或一貧如洗………據說這一 切一切的活動變化在在都離不了由於前生種了什麼因,所以在今世會碰到這些結果雲雲。但這種似是而非,攏統糊塗的道理那能說得通呢?人如深信這種因果律,那 他便變成一個毫無思想力,分析力,只任憑因果律擺布自己命運的人了,在他的一生中將是消極,停滯,灰心,失望,在社會上不再會有努力奮鬥,勇猛直前的志氣 了。

在杭州有一種迷信,家中死了小孩時,起初父母當然哭得痛不欲生,但旁邊卻有人來安慰說:不要哭了!這個孩子是來討債的討債鬼啊!你看,現在你已還清了前生 欠他(她)的債(指小孩在此家生活迄今),所以他(她)走了啊」!這麼一說,大多數父母的傷心也就平了下去。有些甚至由悲哀轉而變成恨惡已死去的兒女,罵 他(她)為何要這樣狠心的來討債,弄得家中天翻地覆呢?這顯然是胡說八道。動不動便講前生因果報應的佛教,恐怕很難卸去它對人民愚弄的責任吧!(注一)

賢貞女士,你以為放生是一種善行,能幫助你來世幸福嗎?殊不知放生求好報是一種最自私自利的行為!基督教當然反對隨便 虐殺動物,且極力主張保護它們。但佛教徒卻在釋迦佛生日(四月初八)或其它甚麼特別日子,用一點點錢買些魚蝦螺絲之類(杭州人大都買螺絲放生,因價廉物 多),放入湖中或河中,據說有時魚還會回頭向你一看,認定在來世報你救命大恩。據說白蛇傳中的什麼白蛇便是要來報答許仙在前生放它活命的大恩典啊。許多無 知的人只在腦中整天的想到有人向他報恩,因此,說也可笑,家中如有二位賢淑多能的太太(或好丈夫)或孝順自己的兒女時,有人會想入非非,幻想看這或這些愛 自己的人,也許是前生自己所放生了的什麼東西,或曾對某人施過恩,所以今世投胎來此報我恩典的啊!這樣一解釋,當然再也不會對愛自己的人起感激的心了。同 時,豈非完全無視了他(她)們的愛情和人格了嗎?何等危險的思想啊!(注二)

但是,基督教相信上帝的旨意和佛教的因果律決不能混為一談。因為基督教的上帝是有位格的上帝,創造萬物的上帝,救世人 的上帝,啟示救恩的上帝,可稱為父的上帝,絕對惟一上帝的緣故,所以他在冥冥之中,管理看世界萬物以及我們基督徒的生活。聖經說:「我們生活,動作,存留 都在乎他」(徒十七:十八)。但基督徒決不會把頭痛,眼痛,甚至走路不慎跌倒受傷都推說有上帝的旨意在內,因這些都是自己不當心而來之故(佛教徒要說這是 前生業力所致的因果了)但基督徒往往會在各種苦難之中,更加沉思默想上帝對他的恩典而增進對上帝的信仰,所以對基督徒來說:某種痛苦往往對自己在信仰上反 而有益。因為基督徒明白上帝絕不會叫他受痛苦過於他所能忍受的,時候一到,上帝必要救他脫離一切的痛苦。至於那些不信耶穌的人,雖然他們也在上帝管理的自 然界中生活,但他們的一舉一動還都離不了他原有的「舊我」的控制,他們也不會明白上帝的旨意是什麼,既然如此,他們的犯罪作惡,當然不會像有些人亂說,這 是上帝的旨意了。

最後我不得不說,因果律只不過是一種理論,是印度佛教學派的一種學說,如拿它來解釋某些現世問題,或者還能說得過去, (如殺人(因)必受審判(果),飲不潔水(因)定會生病(果)等)。但如想再進一步,把現世所有的一切大小問題都往渺茫不可知的前世推去,那便難得令人信 服了,如果有人硬要信這個,那我只能稱他為因果律的奴隸了!你以為如何?

注一、佛教徒孫張清揚女士也有同樣迷信思想,她說:「夫婦子女都是宿世冤家債主,有的報冤,有的報德,有的收債,有的還債。不肖的子女生下來,就是好吃懶 做,長大了狂嫖濫賭吃鴉片煙,用了父母許多冤枉金錢,結果闖了一場大禍,連父母都被捉進監獄裡吃苦頭,這為什縻?就是宿世冤家債主來報冤收債的」。龔按: 對於子女之成為不肖,父母有其最大責任,如幼時家庭教育不完全,則往往會出敗子。若相信此乃前生冤家來討債,豈非等於承認了不肖子女的罪行了嗎?

注二、同女士又說:「好生的子女,天生的聰明,愛讀書,喜做事,勤慎家庭,孝敬父母。大學畢了嶪,能做事,會賺錢,三年生了兩個孫子,使老夫婦歡喜得不得 了。一生侍奉不缺,結果無病而終,這就是宿世施恩於人,今生現兒子身來報恩還債的。(以上兩處原文見「婦女學佛應有的態度」一文載於「當代佛教講演集」二 九六頁)龔按:有孝順兒子,老夫婦當然快樂,心中也謝謝他如此辛苦孝順供養自己,即使自己曾花費了大心血養育教育了他。但如看成是來向老夫婦報恩的,那豈 非失去了中國固有的父慈子孝的倫理思想精神了嗎?因為一說「報恩」,便成了「理應如此」,因我曾施恩於他,還惟恐報得不完全呢!

站內搜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