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宣教二十年回顧(六)

【宣教二十年回顧(六)】默默無聞的學府

「金邊宣教學院」(容我以下簡稱為「金宣」,雖然當時沒這名字)大概沒有什麼人聽過,我們夫婦就是這學院第一屆三位畢業生中的其中兩位。我們畢業以後,聽說這學院沒辦幾年就關閉了。在一個看重師資陣容、學位、認證,甚至學校名氣的時代,「金宣」實在沒有被多少獻身者看上。但在我們的宣教生涯中,它卻佔有重要一席。

「金宣」是新加坡萬民教會所創立的。該教會的主任牧師——廖啟發牧師是個滿有宣教異象和衝勁的牧師,他原在新加坡神學院的「基福」教學,後來建立了教會,並且從新加坡往外植堂,到了馬來西亞的新山、檳城,後來還到了柬埔寨的金邊等地。「金宣」創立的目的,就是讓一般有感動參與宣教、或想尋求投入長期宣教的信徒,能到宣教工場去,透過親身的體驗、基礎的裝備和實際的參與,來看看自己是否真的適合當宣教士。多年後,筆者所屬的差會「華傳」在金邊開設「華傳聖工學院」(簡稱「華聖」),由我們夫婦和另一對夫婦主導,當時沒有刻意仿效,但回頭一看,其實也和「金宣」抱有相同(或至少重疊)的異象和理念。


短期老師和四位僅剩的馬來西亞同學

「金宣」的學習為期一年,課程除了一些基礎聖經科之外,更強調實用的宣教科目。這些課程大部分以密集方式進行,老師從世界各地飛過來,教完了就走。第一屆的學生共有六位,其中四位來自馬來西亞,一位來自越南,還有一位是中國大陸。97年7月的內戰之後,只剩下四位馬來西亞同學。

在學識的裝備方面,「金宣」幫助我打下了基礎,其中一些關於聖經和宣教的基本知識和原則,至今仍然深印在腦海,且極受用,甚至被直接地應用在事奉上。此外,學習的過程讓我深感真理知識的重要性,並發現自身的缺乏,以致渴望去追求更深的裝備。我認為,這是每一階段的教育都必須達到的果效。更寶貴的是,我們在這裡有機會和許多上帝重用的僕人零距離接觸,當中有年過八十、宋尚節博士的果子,也有華人教會界的知名宣教學者,經驗豐富的宣教士和牧者,也有一些是剛剛出道、滿腔熱血的年輕傳道人。上帝使用他們的教導和自然散發出來的生命力,作為我們一生行事為人和中心事奉的典範。


往柬埔寨鄉下探望宣教士

人與人的同工和相處是一堂不容缺席的課。六個同學,來自三個不同國家(當中包括一名中國六四份子),性格和背景的不同,為短短一年的相處,增添了很多美麗的回憶,也發生過激烈的衝突。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四位僅剩的同學因為不認同一位短期老師的教導,決意寫信向院方投訴,可是其中一位同學反對,不願意在投訴信上簽名,大家為此大吵。院方接獲三位同學簽字投訴信後,我們被院長教訓了一頓,不是因為院方不接受我們的意見,而是我們的做法和信中的用語太無禮。成熟的人格,往往就是在此般磨合中不斷地自我調整而孕育出來的。

「金宣」要求每個學生都必須實習,但因為我們當時的裝備不足,無法參與較深入的服事。值得紀念的,就是在「金宣」的那一年我初嚐了講台服事的滋味。坦白說,當時感覺講了一篇就沒有信息可講了,而且非常挫敗感。感謝主幫助我沒有氣餒和退宿,講道如今佔了我總體事奉的一大部分。一次的失敗,不代表自己沒有某方面的恩賜,或上帝不願意在那方面使用我們,那只是上帝預備更好地使用我們的過程。

工場的體驗無疑是至寶貴的一環。當地人的文化,豐富了我的經歷,看見不同國家和民族生活的多姿多彩。當地人的生活與環境,啟發了我的反思,發現原來生命力可以如此強悍、生活可以這麼簡單、快樂和自足也不是想像中那麼困難。當地人的思維和做事方式,開闊了我的視野,催促我打破固有的成見,試著從不同的角度去了解和同理一個一個讓我感到詫異的想法和舉動。


到柬埔寨鄉下服事和講道

當地人的故事,尤其是上個世紀七十年代那場粉碎了許多家庭的無情大屠殺,深深地觸動我的心靈,激發我對人性的殘酷和偉大做出更深層的省思。工場上突發的狀況,考驗著我的應變能力,又讓我有機會親嘗上帝夠用的恩典。當然,以上經歷不都是愉快的,反之可能激起各種複雜的情緒——恐懼、不適、憤怒、擔憂、難過……卻對生命產生重要而深遠的影響。多看、多聽、多嚐、多感受、多同理、多反思,原來生命同我們想像的可以很不一樣。

我為了上帝把我放在「金宣」一年而感恩。在那裡,我為生命收藏了許多精彩而珍貴,學得了生命重要的功課。這一切,是金錢買不到的,也是安逸舒適的生活所不能給我的。

站內搜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