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宣教二十年回顧(四)

【宣教二十年回顧(四)】你怎麼知道上帝要你去哪裡?

說到全職事奉,尤其是宣教,很多人都會很好奇地問宣教士:「你如何選擇你的工場?」或者更直接一點:「你怎麼知道上帝要你去哪裡?」

我認識很多宣教士,他們大多數都有自己感到特別有感動要去服事的地區、國家或群體(如非洲、中國、穆斯林等),我們夫妻卻沒有。回想起來,投入全職之後曾經有一段時間因為接觸很多西藏的資訊,所以對西藏有點感動,但也不是那麼強烈,更不是非去不可。

正如本系列回顧文第一篇中提到,1997年我和師母因決定全職宣教而辭職時,還不知道要往哪裡去。我們辭職後開始尋求,向一些宣教機構和相關單位了解可以參與的事工,看看哪個是我們可參與的。我們打電話給一個差會,那差會拒絕了我們,因為他們只接受受過神學裝備的傳道人為宣教士。打給另一個差會,那差會了解我的狀況之後,按照我的專業(平面設計師)而提議把我們差派到巴基斯坦去,因為那裡的工場有此職位的空缺。

當時,我們才剛剛要踏入宣教,還沒有預備心要去這麼遠、聽起來這麼艱難的地方,於是沒有正式提出申請。後來,我們從母會的牧者、以及當時西馬衛理公會的會長處得知,有一個新加坡的牧師在柬埔寨金邊開設了一所「金邊宣教學院」,供一般對宣教有感動的信徒到實際的宣教工場去體驗、學習和參與。我們沒有作太多考慮,就決定申請了。

在尋找工場方面,我們的觀念是——對上帝開放。上帝要差我們去哪裡,我們就去。可是,何種形式才算是「上帝差遣」的呢?坦白說,與蒙召的時候一樣,無關「特殊的」經歷,而基於以下客觀的考量。不過,容筆者先說明一下,以下不是要作為大家尋求上帝指引的標準,而只是我個人的理念和做法,如果你覺得不錯,可以參考。此外,以下包括並綜合了我們過去二十年幾次轉換工場時的考慮,而不只是以上所分享的第一次獻身全職的經歷:

一、差會的異象。筆者會把這一點放在最前面,主要是因為最後的決定,通常不會在差會所提供的幾個工場選項之外。筆者認為,要長期宣教,最好加入一個差會(宣教機構),尤其是剛剛步入宣教者。差會通常擁有較豐富的宣教工場資料,知道哪裡有需要、有資源、有潛能,而且可以結合到他們現有的大計劃裡面,策略性的來發展事工。

二、工場的需要。差會通常會提供幾個選項,我們在了解各個工場的狀況之後,按需要做出回應。當然,每一個工場都有需要,不過,總有一些需要是比較觸動我們的。

三、個人的恩賜。筆者深信恩賜是尋求上帝心意的重要考慮,因為上帝給一個人某種恩賜,必定是要在那一方面使用他,而這也自然與事工的類型有關。從服事經驗筆者慢慢得知自己的恩賜是教導,所以在過去事奉過程中漸漸地轉向專注於培訓。

四、個人的負擔。筆者雖沒有為自己設定目標地區和對象,卻對特定的事工有負擔,尤其是如上所言,與個人恩賜有關的事工。有時候,上帝還會給我們一些特定的看見、特定的反思,這也是筆者會認真考慮的。例如,過去這幾年,上帝一直引導筆者深入思考關於教會的使命,這也成了我們最近決定改換跑道——從培育宣教全職工人、轉到培育一般信徒成為造福社會之門徒——的原因。

五、挑戰與突破。有時候事奉到一個階段,會發現自己在某方面有缺欠,需要新的學習和嘗試。如果眼前的事工已經可以自立、交棒,且安排得當,也會考慮嘗試新的事奉。


圖片說明:1997年到緬北訪宣留影。

有人問:「看你過去到哪裡都做中國人或華人的工作,你是不是對他們特別有負擔?」筆者過去的確重點都在做華人工作,將來要投入的新侍奉也是,但坦白說,那都不是因為我們對這群體特別有負擔,而是正好被差會指派的工作都以華人為主要服事對象。

無論如何,筆者覺得我們需要常常提醒自己,不是到了特定的工場才能服事。雖然我仍然相信上帝會差派特定的人在特定的地點或群體中服事,但我們絕對不可以將服事局限在那裡。服事是一種生活方式,走到哪裡,哪裡就是我們的工場

站內搜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