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宣教二十年回顧(三)

【宣教二十年回顧(三):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

戰亂的第二天是主日。我們原定到教會去做禮拜、守聖餐,今無法成行,九個被困在屋內的弟兄姐妹只好自行安排在學院客廳聚會,由我們中間一個最年長的執事負責講道和主持聖餐。我們用蘇打餅乾當聖餐餅、紅茶當聖餐杯。聚會進行期間,外頭不時突然響起震耳的爆炸聲,大家就會立時縮起頭和肩膀、緊閉眼睛,講道被打斷數秒。睜開眼發現沒事後,聚會又繼續。那個上午的聚會就這樣走走停停,直到結束。

那天下午,金邊又下了一場大雨,客廳再度積水,門外的槍砲聲一度減少,雨停後又繼續。

到了晚上,因為停電,屋內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我們也不敢點蠟燭,有蚊子卻連蚊香都不敢點,恐怕被士兵發現這屋內有人,進來搶劫或捉拿我們當人質。由於什麼都看不見,大家只好提早躺在客廳的床上就寢。儘管槍砲聲不絕於耳,但我承認,那晚我還睡得挺好的。

半夜我被身邊的師母搖醒,她小聲緊張地對我說:「有人進來了!」

我們的學院有圍牆,圍牆內是院子,院內房子的四周是用小石頭鋪上去的,如果有人在院子裡走動,我們可以清楚地聽到他的腳步聲。那個時候、那個地區,除了士兵應該不會有別的人。那人圍繞在我們房子外走來走去,大夥兒在屋內聽著腳步聲,不敢動彈。還不時看見窗口有手電筒的光往屋子裡照,還好我們已經事先把窗簾都拉起來了,沒有被發現。

房子裡其實也不安寧。在一片漆黑之中,我們可以清楚聽到老鼠的腳步聲在天花板上,以及在積水的客廳地面上四處亂竄。有個弟兄還感覺到一隻老鼠爬到他的腳板上,他伸腿一踢,老鼠也不知飛到哪兒去了。睡睡、醒醒,我們就這樣渡過了一個驚魂夜晚。

隔天,戰事比較平靜了。我們一打開大門,驚見一枝火箭炮就掉在大門口(見圖下)!事情是怎麼發生的我們並不知道,後來我們特別請人做了一個玻璃箱子把它放在裡面當紀念品,上面寫著「耶和華是我的避難所」。

與我們在一起的那位本地華僑出外探察情況,回來報告說:「可以走了!」大家便趕快拎起事先準備好的簡便行囊,飛快地往外逃。一路上,我們看見許多士兵,還有坦克車停在路旁。先前搬走的鄰居已經陸續回來,他們看到我們狼狽逃跑的樣子,大聲向我們喊話。雖然聽不懂,但看他們的表情、動作以及當時的情景,應該是在告訴我們:「仗打完了,沒事了,不必走了!」

走到半路,教會的車前來接應,把我們載到教會去。一下車,我們同那一批在教會裡面禱告等候消息的弟兄姐妹相擁而泣,好像幾十年沒見一樣,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我們是死是活。

在教會避難期間,我們各國的人聯絡了自己國家的大使館,了解撤僑的情況。後來我們到馬來西亞大使館報到,乘坐馬來西亞派來的軍機回國(見圖),等待柬埔寨局勢恢復穩定。

圖:新加坡同工撤退的前一晚,大家半夜聚集拍大合照。

站內搜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