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宣教二十年回顧(二)

【宣教二十年回顧(二):打雷?放鞭炮?不!原來是……】

上一篇分享了我的呼召,這一篇本應談談我如何確認工場和出發前的準備,但7月5日這一天對我們夫妻記憶實在太深刻了,所以不能錯過這個日期。

二十年前的今天,我和師母剛抵達柬埔寨一、兩週,開始在「金邊宣教學院」接受一年的基礎裝備(怎樣去的,以後再補充分享)。7月4日,金邊下了一場大雨(參上篇的圖片),屋裡積滿了水,雖然學生和同工當晚都努力地排水,第二天仍然無法上課,於是便轉移到市中心的一家教會去上課。

中午回到學院之後,我們聽到鄰居講話的聲音異常吵雜和緊張。一看,原來大家忙著搬家。奇怪的是,每家每戶都在搬家!而且前一天積在路上的水尚未退去,水深約到膝蓋,可是大家卻仍毫不猶豫、奮不顧身的將生活用品頂在頭上,涉水而離去。我們一屋子八個外國人和一個本地華僑,完全沒有多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還拿著照相機嘗試拍下眼前的景況,以為是新鮮的異國文化。

到了下午三點多,因著鄰居都已經搬走,四周圍一片寂靜。後來,我們聽到了雷聲和鞭炮聲。望一望窗外,天氣好得很,怎麼會打雷?而且也不是華人或柬人新年,為什麼有人放鞭炮?搞清楚之後,原來是打仗了!當時的第二總理洪森,趁著第一總理拉那烈王子出國而發動政變,奪其政權,學院所在地就是戰區。那「雷聲」其實是炸彈爆炸聲,「鞭炮聲」其實是機關槍掃射的聲音,只因在幾公里外,無法清楚辨別。

其實,柬埔寨的電台早已發出通告,要我們所住之地區的居民即刻撤走,可是我們這群外國人聽不懂,也沒有收到任何消息。等到戰爭發生時,我們想要逃離已經來不及了,軍隊封鎖了整個地區。市中心的教會同工開車想來救我們,卻被包圍的軍隊鳴槍禁止。結果,我們就這樣被困在戰場上三天兩夜。

戰爭從幾公里之外,越打越近,後來打到我們學院外面。子彈在我們的周圍和房頂上飛來飛去,砲彈也接連地在我們附近爆炸,震動著所住的房子,感覺隨時都會崩塌下來似的。為了安全,我們把二樓宿舍裡的床都搬到底樓客廳,並排在一起,因為二樓中彈的機率較高。那區域電流都斷了,我們一行人躲在房子裡,只有一個手機,且因無法充電很快就關機了。我們完全與外界失去聯繫,在教會的那一群弟兄姐妹根本無法知道我們是死是活。屋子裡雖存有糧食,但因無法預估這場戰會打多久,大家也不敢吃太多,只好做稀飯吃。在那段時間,除了迫切地禱告,我們什麼也不能做。有同學害怕得不停地顫抖,我們嘗試彼此安慰,但坦白說,在安慰別人的同時,我們根本沒把握自己下一秒是不是還活著。

門外槍砲聲不斷,房子持續因著爆炸聲而搖晃,在房子裡禱告的我,當時想著現在回憶起來很可笑的一個問題:「如果我們一些人在這場戰爭中不幸喪生,算不算是殉道呢?」我當時給自己的答案是——不算!

那一次的恐怖經歷有沒有把我們這一群剛上工場的新兵跑呢?……沒有。反之,它更讓我們深刻地體會到世事不可預測、以及人生的短促和脆弱。我問自己:「假如今天突然離開這個世界,回頭看自己的一生,我有遺憾嗎?

但願我們每一個人,都立志過一個沒有遺憾的人生。(待續)

站內搜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