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林獻羔牧師留給我們什麼?

2013年8月3日下午2時,神的老僕人、中國家庭教會老前輩林獻羔牧師在廣州安息主懷,榮歸天家,享年89周歲。海內外基督教界無不為之動容、緬懷他對中國基督教會的貢獻。林獻羔牧師是文革結束後雖被囚多年仍不走三自道路、堅持家庭教會路線的領袖之一,他是改革開放後第一個引起國際關注的家庭教會領袖,他的教會也成為第一個具有國際影響、雖歷經逼迫仍堅貞不屈、官方無法取締的家庭教會。他與王明道、倪柝聲、袁相忱、以巴弗、謝默善、楊心斐等牧者的名字都已刻在了家庭教會的歷史豐碑上。除了牧會、講道、神學等巨大貢獻外,林牧師捍衛信仰自由權利、“順從神而不順從人”的精神及實踐,是留給家庭教會最大的屬靈遺產。

正如即將離世的保羅寫在〈提摩太後書〉4:7:“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林獻羔牧師一生打過的美好的仗主要是兩次,這兩次成為他身上最為閃光和榮耀的部分。一次是在1950年代初三自運動開始,當局威逼利誘、以國家暴力威脅林牧師加入三自教會時,林牧師毫不妥協,堅持純正的教會路線,也因此被捕兩次,被判刑坐牢整整20年。另外一次就是他出獄後,從1980年代開始,堅持在自己家中聚會,雖經過多次的傳訊、談話、查抄甚至取締,也不畏強暴、剛強不屈,堅持家庭教會的自由敬拜,終於使當局不得不默認林牧師所在教會的事實存在,也使大馬站及後來的榮桂裡成為南中國的一盞明燈,成為中國家庭教會公開化的最早標誌。

在《林獻羔見証》一書中寫到:“1958年5月30日,神讓一些事情發生。那天晚上10時許,當獻羔完全沒有心理准備時,竟然有幾位不速之客來到,直入獻羔的臥室,出示逮捕証,說:‘你被捕了’。”“11月20日,判決書來了,獻羔被判刑20年,還有5年剝奪政治權利。他的罪名是‘反革命、親帝、反蘇、王明道的爪牙’等。判決書上沒有提及那些與事實不符合的錄音。獻羔上訴,但沒有果效”。在那個“黑雲壓城城欲摧”的黑暗掌權的時代,捍衛真理是要付出沉重代價的

與王明道先生一樣,林牧師至死都認為三自愛國會不是真教會,它的元首是政治領袖而非主耶穌基督。正如林獻羔後來說的:“堅持不加入愛國教會,是因為愛國教會講聖經是有選擇的,有真理不能說”。為了純正的信仰、為了顯明的真理,林獻羔牧師付出了20年牢獄的代價。在監獄裡猶如漫漫長夜、苦不堪言,但是神與他同在,“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直到今天,還有太多的基督徒在三自會問題上是非不分、混淆黑白,看看林獻羔一代牧師的堅守和付出,如今不講原則的基督徒能不為之羞愧、汗顏嗎?

林獻羔牧師出獄後,更大的磨難和使命在他的肩上。獲釋後他就開始家裡的聚會,在《林獻羔見証》書中寫到:“至於1982年12月6日,當局勒令他們停止聚會,理由是獻羔自出牢後,接著的5年被剝奪政治權利,沒有集會的自由!1983年5月29日,獻羔恢復公民權,有集會自由後,他們的聚會,一直沒有停止”。聚會雖沒有停止,但伴隨的是當局宗教部門、公安部門無休無止的騷擾和逼迫。問話、抄沒書籍、累次威脅在三自處登記,成為家常便飯。

在《林獻羔見証》中寫到:“8月20日上午9時至10時半,宗教事務處4人與我談話。他們問我對《廣州宗教事務管理條例》有什麼看法。我仍然說:‘我寧可坐監也不登記,因為這些條例是限制我們的信仰。公民既有‘信仰自由’(不只是‘信教自由’,‘信仰’應是包括聖經全部教義的),我們就照聖經而行。’‘羅馬逼害基督教最甚,也沒有登記條例’。”

最嚴重的一次逼迫就是1990年2月23日林獻羔牧師被拘傳21小時,大馬站被當局取締。在大馬站聚會點的門上,赫然貼上了通告:

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政府通告

越府字(一九九零)七號

查林獻羔長期在大馬站35號2、3樓進行違法宗教活動,一九八八年五月,廣東省人民政府頒布《廣東省宗教活動場所行政管理規定》後,經政府有關部門多次對林獻羔進行教育,但林置若罔聞,仍不按規定向政府宗教部門申請登記,繼續進行違法宗教活動,違反政府法規,現根據《廣東省宗教活動場所行政管理規定》,堅決予以取締,特此通告。

一九九零年二月二十二日”

就是面對如此的凶險,林伯也沒有妥協,堅持聚會和敬拜、“頭可斷、血可流,就是不登記”。林獻羔牧師不向凱撒低頭,不向官方教會妥協和登記,堅持獨立聚會的立場和勇氣,是當代家庭教會信徒效法的楷模。

林獻羔牧師的勇氣和信仰之純正,引來了國際的關注。每次的逼迫騷擾都引來海外媒體的廣泛報道。美國著名牧師葛培理(Billy Graham)將裡根總統送給林獻羔的一本聖經和總統半身照帶給他。美國太空人歐文(Irwin)等許多美國朋友先後到訪並參加林獻羔主持的聚會。國際上因林伯而越加關注中國的基督教信仰自由。

林獻羔牧師所牧養的大馬站教會及後來的榮桂里教會,在逼迫中反而越來越興旺,人數一直持續上升,每周都有數千人次去聚會、禱告、敬拜,每年都有成百上千的人受洗。林牧師也栽培了一代一代門徒,他們成為廣州、廣東乃至南中國眾多家庭教會的領袖,孕育著成千上萬的家庭教會。

林牧師息了他時代的工。正如〈啟示錄〉14:13 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你要寫下,從今以後,在主裡面而死的人有福了!”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做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林牧師留給我們的,是他信仰的純正,是他絕不與三自同流合污的自潔、是他不畏強暴、不與這個撒旦世界妥協、堅守信仰自由的勇氣。而我們這些後來者所要面對的,也許是更為複雜的問題:如家庭教會的教產、政教關系、合法化公開化問題等等。無論如何,有了林牧師的屬靈資源,我們就肯定會剛強壯膽、打那美好的勝仗。

〈提摩太後書〉4:8:“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我們相信,在天國,神必將公義的冠冕為林獻羔牧師存留。

林獻羔的視頻見證之一

林獻羔視頻見証之二:廣州市大馬站家庭教會林獻羔弟兄

站內搜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