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牧者的強横令人無法接受,怎麼辦?

我是一個大學學生,高中的時候信了主,但因為家人反對受洗,和原本的教會傳道討論後,決定先等成年之後再自己決定是否要受洗,並在這期間多禱告。

後來我到了大學的團契,我們是一個社團,因為學校交通並不方便,所以通常從外地來念書的學生都會直接參加這個社團的主日。

我們的社團老師是一位女傳道和她的先生,雖然他的先生並沒有上過神學院,但對於聖經的知識和對神都有很多的連結,是一個十分愛神的人,所以我們都尊稱他為老師。

後來我也在學校的泳池受洗了,是老師的一位牧師朋友為我受洗的。

剛開始我在教會認識了很多跟我一樣愛神的朋友,當然也有還未信主的慕道友,老師和師母傳道也十分親切。但過了一陣子逐漸發現,老師和傳道常常在我們幹部投票做出決定後,因為不符合他們的期待就隨意更改,雖然他們有說明原因,卻令我們不能理解。

之後類似的事情不斷發生,漸漸我們發現老師和傳道的權利似乎過大,也對我們照造成許多壓力。

在傳福音的方面,雖然他們非常積極想要傳福音,但時常窮追學生問他們要不要受洗,最後造成了許多相信神的慕道友離開。而他們離開之後,我們和他們說明原因,但他們卻完全無法接受與理解。

但是老師和師母平常真的很照顧我,我也明白傳福音有時真的很難拿捏關心的程度,但真正讓我失望的是,我在團契認識的好朋友(以下簡稱小華)她雖然有想受洗的想法,但也和我一樣受到家人的反對,因此十分苦惱,也決定要在多禱告一兩年,但師母對此十分不解,常常問她是否要受洗,即便告訴她原因,她仍持續逼問。之後我們有一個到國外宣教的活動,而小華是新任的社長,也會成為明年的宣教隊長,因此今年的宣教必須要參加,但因為她也是球隊經理,有時需要去比賽,所以會缺席宣教前的訓練,但她也盡力彌補,做所有的努力,不管是社團服務或是對神服侍,她都盡心盡力,但再去宣教之前,老師和師母卻決定不再讓她當社長,而是副社長。

這件事對所有人都十分震驚,因為每個人都看到了她的努力,最後小華也決定退出幹部,只當普通的社員。

老師師母完全無法理解,也不懂傳訊息說想和她溝通,但這所謂的溝通,更像是說教,她們不斷的表示小華做的不對,也不願意給她解釋的機會。最後小華也放棄了,也很難過。也決定不去宣教了。雖然機票都買好了,但小華不去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師母在校長和其他人面前說了:她不是我們教會的人。這對她真的是很大的傷害,也就決定就算浪費機票錢也不願意去了。

後來我也傳了訊息給師母,但師母的回應仍非常堅持自己並沒有做錯,她認為小華沒有達到行前訓練的出席次數就不能當社長,但以前都能補課,為何現在不行了呢?

後來我再去主日時,並沒有想主動找師母聊這件事,而師母主動來找我,我突然明白了小華的感受,師母的溝通完全無法讓我插話,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因為被逼迫受洗要離開的人,為什麼都只傳訊息了。

而在後來去宣教過程中,有人寫的心得也一直被強迫更改,最後變得向不是自己寫的,這令許多人生氣且難過。

這些事情對我造成了很大的衝擊,因為在舊教會時,我很信任服侍的長輩們,很多事情也與傳道討論,雖然偶爾也有摩擦,但我們也都在禱告中復原關係。

但這次不同,我們意見分歧十分嚴重,而且一次一次的讓我們愈來愈無法接受,我第一次感受到與傳道員的抗爭,甚至開始讓我的信心有些動搖。我們當然也想過換教會,但因為交通實在不方便,大部分的朋友也選擇繼續待著參加主日,但我們的心情真的很複雜,想為神服侍卻害怕老師跟師母對我們心裡的傷害,但也沒有其他年長的服侍者能詢問,最近我們所倚靠的大四的屬靈長輩們也都畢業了,真的有些苦惱。

劉庭妤

親愛的庭妤

感謝主,你在主裡的成長能遇到一些考驗。在這些考驗裡,你對信仰會有更進一步的認識,明白人和神的不同。

信主越久,事奉越深的人,往往都要經歷這個階段。這時你的眼光是注目在主的身上,還是神的僕人身上?你是否相信,在這一切事上,有神給你,給我們的功課?

在許多時候,我們都會經歷到人與人之間的衝突,在教會,在基督教機構裡,通通一樣。因為我們是人,就會有人的問題。不管信主與否,都會面臨這些事。

主耶穌也一樣,祂也面臨法利賽人和文士不合理的挑戰和排斥。但是祂的專注從來沒有離開神。

人的看法會因角度、文化程度,以及各樣因素而有差異,撒旦會引導我們去批判,而增加人與人之間的横溝,甚至不能合作。這就是中了撒旦的詭計。

今天早上我正好靈修〈彼得前書〉,彼得前書第五章,主題是謙卑,使我深受感動的是“7 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他顧念你們。 8 務要謹守、警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

人要謙卑,才會把一切的憂慮卸給神,才能經歷神在顧念的真實;並且逃過魔鬼的吞食。謙卑就是安靜在神面前,讓神來主導這些你認為不合情理的事。

在人的圈子裡,意見不同是很正常的。父母和子女,夫妻之間,朋友之間,同事之間,團契之間,你想找到意見都一樣的,實在很不可能。現在大家在學的,就是怎樣從不同的意見之中,調整自己的心態。例如,父母學習聆聽,夫妻之間學習聆聽和彼此尊重,等等。

彼得說,“18 你們做僕人的,凡事要存敬畏的心順服主人;不但順服那善良溫和的,就是那乖僻的也要順服。 19 倘若人為叫良心對得住神,就忍受冤屈的苦楚,這是可喜愛的。 20 你們若因犯罪受責打,能忍耐,有什麼可誇的呢?但你們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這在神看是可喜愛的。” 這裡講的順服,不是因為同意而順服,而是在乖僻之下的順服,在行善時的受苦。

牧者選擇不讓沒有受洗的人改做副隊長,是很無奈中的正確做法,而且已經很有憐憫。因為領導人的身份必須做各人的榜樣,倘若因為同情就給她做隊長。對別人如何交待?也會成了他人的口實。你們認識她,明白這事,但還有其他不熟的人,怎麼辦?不能因為你們的同情,就壞了規矩。就像教會裡沒有受洗的人不能擔任長老、事或教師,甚至領詩。不然,很多人都可以有藉口不受洗。你的朋友做了一個很美好的選擇,既然暫時不能做隊長,但想參與服事,就留在社中做普通社員,這叫做謙卑(雖然很不情願,帶著憤怒)。

牧者也是人,像我們一樣,有時會說出不得體的話;若是每一句都要拉出來審查,可能我們在神的面前,也無法過關。不過當牧者說她不是我們教會的人,很可能是因為一般教會的會員都必須是受洗了的信徒才能成為會員,所以牧者才會有‘不是我們教會的人’一說,相信不是故意要眨低她。因為若說她還沒有受洗,那就更糟了。人家都會問,沒有受洗,怎麼能參與宣教,甚至做帶領的職位。對不起,我不是否定沒有受洗者的信心,只是這是聖經的教導,我們不敢僭越。有太多已經受洗的人的信仰都會動搖,何況沒有受洗的人?每個人情況不一樣,但我們只是人,不是神,所以只能按著聖經的教導去做。有時難免得罪人,這是很不得已的。而且,我們不要忘記,即使是耶穌的做法和說法,有時也令許多人離開。所以不要以為能留住人才是對的作法。聖靈要動工,誰能得救,何時蒙恩,都不是由我們決定的。我們的信心若建立在對人之上,難免動搖;但若對神有確實的信心,碰到這樣的不同意見,就更要安靜下來,看看聖經怎麼說,而不要指責或批判。因為每個人所看的角度不同。

牧者希望已經決志的人早點受洗,是常情,因為這樣他們才能參與服事,靈性才能生根茁壯。牧者要面對的人很多,有時忽略了溝通時,我們應該幫他們,因為他們也是人,凡人,精力有限。神也是這樣愛我們,在我們的不完全裡接納包容我們。

牧者是按著承受的教導在做對的事,雖然比較傳統,雖然你們無法認同,但是不可否定他們屬靈的權柄。就像我們在小的時候,父母決定的事,我們可能因為不同意而生氣抗議;牧者決定的事,我們有時也會有同樣的反應。神的旨意裡有更多與我們的理性相悖的事,你若不能順服看得見的人,怎能順服那看不見的神?怎能相信聖經裡那些神蹟,那些神的作為?

好好為你的心煩意亂禱告。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祂顧念你。

把神的話存在心裡,世界上沒有任何事或任何人能隔絕神對你的愛。

以馬內利

舟子敬上

站內搜索

FACEBOOK 分享

舟子熱線

讀者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