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火戰車》裡的中國故事

作者名: 
劉屏/中國時報
    倫敦奧運開幕典禮的表演節目,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內容之一,是諧星豆豆先生的「單指神功」。他一個勁兒按鍵時,背景是倫敦交響樂團演奏的電影《火戰車》(Chariots of Fire,大陸譯為《烈火戰車》)主題曲。

《火戰車》與中國的關係很密切。故事中的男主角李愛銳生在中國,死在中國,一生奉獻給中國的貧困孤苦。他是一九二四年巴黎奧運男子四百公尺金牌得主,在主張「屬地主義」的美國人眼裡,他是第一位獲得奧運金牌的中國選手,雖然他代表的是大英帝國。

這部奧斯卡最佳影片是根據史實拍攝,描述李愛銳參加巴黎奧運的故事,尤其是他拒絕在星期天出賽那一段經過。倫敦奧運開幕前夕,英國舉辦了李愛銳紀念展,主題就是「拒絕在星期天出賽的人」。

李愛銳(Eric Henry Liddell,1902─1945)的祖父及父親都在中國傳福音。他在六歲回到英國。他很早就在運動場上嶄露頭角,田徑、球類均極出色,尤其是百公尺,戰無不勝,被視為奪標大熱門。

可是奧運尚未揭幕,他就放棄了百公尺,原因是決賽時間排在星期天。上帝要祂的子民在這天休息,虔誠的李愛銳從不在星期天比賽,即使奧運也不能讓他拋棄原則。(後來百公尺金牌還是落在英國人手裡,得主是他的好友Harold Abrahams,猶太裔。)

李愛銳改練自己並不在行的四百公尺。沒想到他一路過關斬將,最後拿下金牌,還以四十七秒六打破世界紀錄。或許上帝的補償還給了小費─他又拿下兩百公尺銅牌。

有關李愛銳的一本傳記寫道,四百公尺決賽前,美國代表團的復健師遞給他一張字條,上面寫著聖經〈撒母耳記〉上第二章的經文:上帝說,「尊重我的,我必重看他」。

奧運同一年,李愛銳從著名的愛丁堡大學畢業。隔年他開始在天津等地傳福音,也辦理慈善和教育工作,並且幫忙構思興建體育場館,此外還參加過華北運動會。

一九四一年,中國已經獨自抗日四年。此時日寇野心日熾,隨時可能爆發世界大戰。不少外籍傳教士接受母國勸告,陸續離開中國。(所以才有習近平說的「鼓嶺」的故事。有興趣者不妨參考三月一日的本專欄)。

但是李愛銳決定留在中國。他轉到河北一處非常貧窮的農村協助其兄。其兄是傳教士,也是醫生。

一九四三年,他被日軍關進集中營。在極為惡劣的物質及精神條件下,他病倒了。勝利前五個多月,他病逝於山東濰坊,終未能再見家人。在中國工作的十八年裡,他只回過英國兩次。

集中營倖存者追憶道,在集中營裡,李愛銳忙碌異常。他把人犯編組,讓大家彼此扶持;他教導孩子功課,也講述聖經故事及道理;他還特別照顧老弱婦孺,鼓勵他們懷抱希望。難友柯喜樂(Norman Cliff,第二代傳教士)後來在著作中說,在那樣苦難的歲月裡,「我從沒有聽到李愛銳說過一句抱怨別人的話」。

堪稱美國最具影響力的神學家Langdon Gilkey當年也是李愛銳的難友。他後來寫道,李愛銳竭盡所能,以自己的能力、幽默感、對生命的熱愛等等鼓舞大家。「人一生很難有機會遇到一位聖人,李愛銳比我知道的任何人都庶幾近乎」。還有難友說,最令人難忘的是李愛銳教導大家「愛你的仇敵」。

李愛銳堅持原則,甘願捨棄金牌。相形之下,今天的中國大陸當局以舉國體制追求奧運金牌,哪怕親子三年不能相見,哪怕孩子八年不知爺爺奶奶已過世,哪怕因此而造成價值觀扭曲,哪怕一將功成萬骨枯。

今天中國大陸出現大量「裸官」,他們把妻兒送到海外,財產也移轉海外,單身一人在國內大撈特撈,標準的末世心態。當年李愛銳這些「洋鬼子」卻為了中國人的靈魂走進落後的國度,承襲另一位英國人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的許諾:「假若我有千磅英金,中國可以全數支取;假若我有千條性命,絕不留下一條不給中國。」

倫奧開幕式敘述了英國對人類文明的貢獻,典禮上的《火戰車》則令人想起英人廣傳基督的事跡。地上的金牌終必褪色,李愛銳知道在天上有榮耀的冠冕等著他,綻放的是永不衰殘的光芒。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