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與孩童過招數回合

鄭夙良/信望愛網站

每次與孩童過招總有很鮮活的經驗,通常有輸有贏,或許小精靈吃定我沒有掩飾對她們的喜愛,每回過招,最後總是棄械投降,過招最久而且戰況最慘烈的是與女兒那無數回合,總是輸多贏少,而且輸得一蹋糊塗,於是下定決心要好好的磨練戰術,連續教了二十多年兒童主日學,總算熬成辛辣老薑,從此與孩童過招鮮少有失守的,近來幾回合的勝利,不禁得意萬分,總希望炫耀一番。

上回到玩具批發想要批一些玩具,那一天他們生意超好,那位店員在忙於伺候一個小男生,滿屋的玩具,小孩半天沒法決定要哪一項,陪他來的阿公等得不耐煩,到外面納涼去了,小姐費盡心思在強力推銷一部玩具車,說好說歹,小孩就是三心兩意,我就想助她一臂之力,於是蹲下拿起那部車,大大誇讚一番,然後說:

「小朋友!你不要買,是嗎?」回頭向店員眨了一下眼睛:

「小姐、我要這部車!請幫我包起來。」小男孩一聽,趕忙抓起車子往前衝去櫃臺結帳去了,激將法顯然奏效,我還在後面喊著:

「喂!喂!那是我要的車!」男孩緊抱心愛的玩具頭都不回的走了,店員吁了一口氣站了起來,我們相視一笑……。

有一次在教會吃聖誕愛筵,同桌的小可愛,吃了幾道菜後,就找同伴玩兒去了,直到吃甜點的時候回來了,跑得渾身是汗,看到漢堡冰如獲至寶,拿了就打算往嘴裡送,就在那時,阿嬤說話了:

「小星星,乖!你感冒不能吃冰」這還得了,馬上鬧翻天,在堅持不下時,我只好化解僵局:

「小星星,你喜歡吃冰、是嗎?」她點點頭。我就慷別人的慨:

「這些都給你好不好?」她眼睛睜得超銅鈴,眼睛瞄了一下,一、二、三……桌上還有五六個漢堡冰,滿臉充滿問號。

「真的通通要給妳,你可以帶回去放在冰箱裡,再慢慢吃!」這一招真管用,阿嬤、阿公、爸爸都樂意捐出她們的冰,反正帶回去,她也不一定還會記得,緩兵之計化解祖孫三代之間的僵局,結果皆大歡喜,而且我也沒有損失,因為我的份早已在肚裡開始消化了。

前些天感冒鼻塞,在耳鼻科診所候診,一個小帥哥坐上診療椅,馬上被招待糖果和小玩偶,(這醫師也真是勢利,只看重未來的主人翁,老廢ㄚ就沒糖吃,連敬一下老都不會,真是會鬧才有糖吃)趁小傢伙正高興在欣賞小玩偶,一枝棉花棒就插入鼻內,小傢伙猛然一嚇,吼出石破天驚,醫師、護士、和媽媽哄的哄,勸的勸忙成一團,護士要脅再哭的話要討回小玩偶,無奈孩子對醫師已經產生恐懼,儘管她們用盡辦法,還是無濟於事,看來我得在這一齣劇軋上一角:

「小朋友,你是男子漢小丈夫,別哭!你看我的鼻子也有插棒棒,是有一些不舒服,沒錯。」他停止吼叫,好奇的看看我,又低頭看看自己鼻下那棒子,

「你感冒鼻子不通,很不舒服、是不是?」他點點頭,我又說:

「醫師想要幫助你,你可要相信他,忍耐一點,等一下鼻子就通了。」小孩臉上馬上呈現一團祥和,此時醫師輕巧的拔出那兩根棒子:

「你看!不會痛、是不是?鼻子通了是嗎?」點點頭、微微一笑,當在等候取藥的時候,看他與另一個小女生興高采烈在數算水族箱的魚兒,看到我有點不好意思的笑笑。

有一回要帶一群十幾歲的少年團契去踏青,兩個女孩上了廂型車,又立刻跳下來,我前去了解:

「怎麼又下來?」

「不要跟男生坐!」

「哦!原來這樣,你在家裡有沒有跟爸爸一起坐過?」簡單,她們又上去了,我在後面又補上一句:

「你有沒有哥哥或弟弟?你也都不跟他們坐在一起?」妥當了,可以開車了。

還有一次在中藥房一個小三或小四左右的女生哭得唏哩嘩啦,媽媽拼命叫她別哭,可是他越哭越傷心,一群阿姨圍著看笑話,我的雞婆性又來了:

「怎麼了?」

「在學校與同學相撞、跌倒,腳受傷了,反正她平時就是愛哭」這是媽媽的回答,我先對媽媽說:

「她一定也嚇著了,先給她一杯溫開水喝。」然後蹲下去,關懷的問:

「阿妹!你摔傷哪裡?」她就先開衣服給我看紅腫的膝蓋,我表示了解:

「腫起來了、很痛,是不是?」她的哭聲變小了,有人理解,就不必用那麼大聲表述。

我又試著問:

「有沒有辦法走路?」她終於開口了:

「可以!」

「那就是骨頭沒有受傷,還好只是皮膚受傷,你這樣可能還要痛幾天才會好,不過沒什麼大問題,不要怕,等一下醫師開藥給你吃,就比較不痛,過幾天你就又能跑又能跳」女孩笑了。

諸如此類的例子可多著,只要有同理心,與孩子過招,就能穩操勝算。

不過偶而也有馬失前蹄的時候,曾經有一次我的電腦掛了,請女兒的朋友來重灌,他來的時候,攜家帶眷,兩個孩子,一人抱一個,大的才一歲多,為了讓她爸能專心修電腦,於是將大的抱過來,小女孩竟然不陌生,為了逗她開心,就直接抱到外面逛街,沒想到走了一小段路,我的腰椎開始不爭氣,疼痛不堪,想要往回走,小鬼可還沒看夠、玩夠,就開始抗議,只好再走一段路,小不點還是不滿意,不管我說好說歹,反正她還不打算回去,用一個布丁也無法賄賂得了,一時我也想不出辦法,只得以蠻力強行帶回來,這一來更是拉開嗓子直吼,引來眾多目光,還好街仿鄰居都熟識,知道我沒有前科,不然恐怕會以為是強擄小孩,跳近運河也洗不清。

當孩子交回她母親手中時,已是聲嘶力竭,而我卻有很尷尬的挫敗感,小傢伙哭功真是要得,連這個沙場老將也不得不降伏,真是後生可畏,看來若想要保持不敗紀錄,可得加緊充實自己,好好再多多磨練磨練。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