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人造兒面世有感

 

 

 

  自從今年五月廿日世界首屈一指的生物醫學研究期刊《科學》(Science)發表了美國著名遺傳學家克萊格‧文特(Craig Venter)的研究報告,不到幾天,全世界各種媒體,包括電視、互聯網、報紙、電台都爭先大量報導,對這個震驚世界的研究進行評論,及估量它對未來世界 的影響。除各國科學家們紛紛發表看法外,美國總統奧巴馬立即指示美國政府成立一個專門小組評估這個發明創造對美國及世界科學、經濟、政治發展的影響,對倫 理道德規範的衝擊和對策。梵蒂崗為首的宗教界人士,各方政治家、政客,教育家也紛紛加入辯論這項研究,究竟這個發明是“神”還是“撒但”?是推進世界繁榮 發展之救星,還是會將世界拖向毀滅的惡魔。凡此總總表明,這個研究報告已一石激起千重浪,其影響已遠超過單純的生命、醫學的研究和發展的範籌。讚揚的人稱 之將可與哥倫布、伽利略、達爾文、愛因斯坦的成就相比美,甚至將它比喻為哥白尼當時的日心說擊敗天主教的地心說,是對宗教創造論的最後一擊。英國牛津大學 倫理學教授甚至說:文特推開了人類歷史上最重要,最基礎的那扇大門,窺視生命本質,他直接扮演了上帝的角色,創造了自然界原本不存在的新生命。文特自己也 說:這是世界上第一個人造細胞,我們稱之為“人造兒”Synthia。因為這個細胞完全來自一個合成的染色體,用四瓶不同的化學物質在一個化學合成器控制 下創造出來。這是地球上第一個父母是電腦,卻可以進行自我複制的新物種。有評論甚至說,這是一項絕技,創造了進化樹上一個新分枝。

 

 

但同時站在要求控制規範類似的人造生命技術發展的反方也非常多。他們認為這個研究報告,無疑成為一個驚雷會讓世人警醒。最新一期《經濟學人》的封面文章寫 道:生物科學既能為人類造福,也會造孽。在目前科學技術發展條件下,合成生物學技術已變得越來越普及,最終會成為家庭作坊式的經常活動之一。人們必須警 惕,與電腦病毒製造不同的是,無規範所制造出來的生命更可怕,因為它有自身繁殖的能力。就我所知,現在我們可以花十塊錢,就在網上訂到一個由百多個DNA 鹼基組成的基因,三天快遞可以送到。加拿大就經常組織學生通過改變大腸桿菌基因DNA序列或插入一兩個控制顏色基因的方法產生出不同顏色的大腸桿菌。在不 久的將來,人們就可以在實驗室甚至在家中地庫的簡單環境中,用簡單的技術就可以創造出一些類似這個發明所得的怪生物。如果這些怪生物具有強烈毒性,成為快 速跨越物種傳播的病菌或病毒,後果是不堪設想的。到那時候一八一八年一個英國小說家所指的人造出來又不能控制的魔怪Frankenstein就可能真的會 出現,導至人類毀滅自己的科幻傳奇就會出現。

我不敢妄自尊大地評論這個舉世觸目之熱門話題,但經過仔細分析文特的研究報告,創造所謂人造新細胞的過程和結果,我認為有一些結論和論斷 是不恰當的,太言過其實了。確實,文特是用電腦軟件控制的一個DNA合成儀將四種DNA鹼基按順序合成了一個絲狀支原體(一種比病毒大一些,比真正的細菌 小一些的微生物)基因組,但他們用這個人工合成的基因組放到一個天然的山羊支原體中成為一個能分裂生長的活細胞,但是這種所謂的新細胞並非一種新物種。說 到底,這還是一個絲狀支原體,這個所謂“人造兒”是怎樣創造出來的呢?製成它的過程可以分為四個步驟:

 

 

第一,文特研究組將一種名為絲狀支原體的細菌基因組(染色體)DNA提煉出來後,將其DNA鹼基排列順序檢測出來,然後用一台由電腦控制的DNA序列合成 儀器按照所檢測的DNA順序,逐個將存放在4個瓶中的不同種鹼基取出,複制合成一個由850基因組成的絲狀支原體基因組,其中並將他們的電郵網址,46個 參加研究人員名字及三種名人語錄的字母排列轉為蛋白質DNA鹼基密碼的形式插入基因組中作為一個新的細胞的標誌,以容易辨認,並將一個對抗抗菌素及一個控 制藍色的基因也插入,使新細胞與其他細胞區別出來。

第二,將新合成的絲狀支原體的基因組放到一個酵母菌中作為寄生物在培養皿中培養,利用酵母菌其中的黴和營養將基因組的DNA不同部分,重新組合連成了自己一個完整的基因組。

第三,將人造DNA注入被挖去了自己基因組的另外一個稱為山羊支原體的受體細胞中,人造DNA則會利用受體細胞內的黴和營養物指導細胞的 生物合成,最後分裂成兩個後代細胞,一個細胞帶有人造DNA組,另一個帶有天然DNA組。那個帶有人造DNA基因組的細胞及其後代便是“人造兒”。

第四,因為培養這些細胞的培養皿預先放有一種抗菌素,帶有天然DNA的細菌會被這種抗菌素殺死。因為人造DNA基因組已預先插入了一個能 抗這種抗菌素的基因,所以能抵抗這種抗菌素而不斷分裂增生成為很多人造細胞。 以上是“人造兒”的創造過程。我們不難確定,這個人造兒具有一個完整的絲狀支原體基因組,所以其本質上還是一個絲狀支原體,是原來世界上已存在的一個物 種。用任何DNA探針去檢測它都會是一個絲狀支原體。即使文特等人將他們的電郵網址、名字、一些語錄,以及一個抗菌的基因,甚至一個藍色基因。令人造細胞 成藍色的細胞,那還是一個絲狀支原體。頂多只能稱為一個絲狀支原體的變種。這個“人造兒”最重要的部份即是賦予其生命的主要部份的原創者,是創造世界萬物 的神。所以原創知識產權應歸于造物主神。文特等人只是複制者,甚至可以稱為抄襲、剽竊者(因未經原創者的同意複制)。正如很多“中國製造”的跨國公司產 品,即使更換了標籤,加多了一兩個附件,也只能說是一種新的沒有知識產權的產品。所以“人造兒”只是一件變製品,不是一個新物種,更不是什麼進化樹上一新 的分枝。

 

 

其實文特等人的這項研究恰恰證明了生命是智慧者之手創造出來的,而不是所謂的“唯物論者”所講的,原始生命是由無生命的物質隨機碰撞,無目的組合而成,經 幾兆幾億年的自然選擇進化發展到現今世界上如此多而複雜的物種,進而進化到最複雜的人類。這項研究表明,即使被吹捧為與牛頓、伽利略、愛因斯坦一樣偉大的 文特,也要先從一個十分簡單的微生物絲狀支原體作為研究起點。經過詳細研究解碼其原來的DNA基因組排列順序,並以此為基因設計藍圖,為時15年,花費四 千萬美元,參與者達46人,經千辛萬苦,克服重重障礙和困難才複制出第一個人工“人造兒”。無疑,文特等人都是有高度智慧的偉人科學家所以這個新生命“人 造兒”其實就是智慧創造者的產品。這是一個很好的例證。證明基督教的能造萬物的神之存在及其創造論之真實。

確實,文特等人這項科學研究是人類生物、醫學、科學一次重大突破,是生命科學技術發展上一重要的里程碑。以前的技術發展如產生轉基因動植 物、試管嬰兒、克隆羊兔等等,基本上是使用原來世界上已有的生物體上的組織、細胞、基因為基本材料,轉來轉去,加加減減,做的是外科醫生和木匠類似的工匠 式加工工作來產生或改變生物體。這次文特等人則完全不用來自生物體本身的東西,而是以非生物體上的DNA鹼基為基本材料,通過電腦軟件的指揮儀器自動合成 絲狀支原體基因組,將這個人造支原體基因組放到另一種山羊支原體身上,複制出由這人造基因組所控制產生的活的支原體,確是零的突破。但請大家記住,文特等 人合成的支原體基因組單獨則不能產生一個活細胞,非要另一個的山羊支原體的協助不可;也請記住,這個另一個山羊支原體可不是人造的,而是原來世界上就有的 生命體,是造物主智慧創造的啊!所以嚴格地說,他們創造的只是一個基因組,而不是整個細胞。甚至第一個“人造兒”的細胞膜也是山羊支原體的。從這裡,我們 自然會聯想到《聖經》中〈創世記〉第二章第7節,是怎樣描述神怎樣創造第一個人亞當的過程:“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裡,他就成了有靈的活 人,名叫亞當”。也就是說,神用最普通的無生命物質塵土造出人,最關鍵的是,神將生命的氣息使這個用塵土造出的人成為活人。所以人造的絲狀支原體“人造 兒”也需要山羊支原體上的生氣(氣息),才能成為活的能分裂增生的支原體。所以一些科學家及梵蒂崗發言人說:“文特的工作只不過是將一個生命體的生命轉到 一個無生命體上使它具有生命,而絕不是創造了一個新的生命”。

 

 

文特等人的研究為我們提供了很好的技術和方法研究,了解和探索造物主創宇宙萬物的智慧,和創造萬物所用的藍圖(貯藏在各種生物的基因組genome)從中 學習並利用神賜給我們的知識去發展農牧業,能改善人們的健康,促進經濟發展,正如文特小組計劃的,先合成出可以供生命存在和發展的最低限度基因,然後再向 這基因組按我們的需要加入及彌補其他目標基因,創出一系列新的微生物。比如可以產生一些微生物可以從空中吸收二氧化碳、氮及其他廢物產生有用的食物,或專 門吸收環境毒素廢物的細菌以淨化環境,或產生最有效的抗感染的疫苗。

每一次的科學發明都是雙刃劍,有利也有弊。各國科學家和政府指出,由於類似的技術和知識在互聯網就可以隨時可以搜索到,所需的DNA基因 也可以網上直接購買,所以對人造生命體科學技術的研究發展應用,也需要進行產權的控制、監管及規範。文特的研究像打開了潘朵拉的魔盒,如對人造生命體生產 不加監管,隨便讓各種各樣的人造兒隨便播散到自然界,引起自然界生物基因突變,導致環境生物鏈遭受到破壞,有可能造成環境與世界的災難。恐怖主義者也會用 這些技術制造生化武器,如複制一些已滅絕了的傳染病如天花或制造一些完全無法控制的可以跨種族傳染的病毒,就有可能給世界和人類帶來無窮危害,就違背了神 的旨意或企圖改變神的計劃,會因此成為魔鬼和撒但的工具,最終導至神嚴厲的懲罰。

各國科學家和政府已建議聯合國組織監管DNA基因,並禁止讓帶病原和病毒可能的DNA上巿出售。所產生的“人造兒”必須嚴格地保存在實驗 室內,不可以隨便外傳。文特也說,他會發展一些可以控制人造生命的基因如自殺基因及安全基因及中止生命的基因,這樣,如果發展創造的“人造兒”不符合我們 的要求或會成為危害,我們會有足夠有力的辦法去阻止,中止這些有害的人造生命體,保持環境安全和穩定,使這項新的技術發明有利於人類社會的繁榮發展和昌 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