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權貴名流的佈道會

使徒行傳
25:13-27
使徒行傳25:25 但我查明他沒有犯什麼該死的罪,並且他自己上告於皇帝,所以我定意把他解去。

13 過了些日子,亞基帕王和百妮基氏來到該撒利亞,問非斯都安。 14 在那裡住了多日,非斯都將保羅的事告訴王,說:「這裡有一個人,是腓力斯留在監裡的。 15 我在耶路撒冷的時候,祭司長和猶太的長老將他的事稟報了我,求我定他的罪。 16 我對他們說,無論什麼人,被告還沒有和原告對質,未得機會分訴所告他的事,就先定他的罪,這不是羅馬人的條例。 17 及至他們都來到這裡,我就不耽延,第二天便坐堂,吩咐把那人提上來。 18 告他的人站著告他,所告的,並沒有我所逆料的那等惡事。 19 不過是有幾樣辯論,為他們自己敬鬼神的事,又為一個人名叫耶穌,是已經死了,保羅卻說他是活著的。 20 這些事當怎樣究問,我心裡作難,所以問他說:『你願意上耶路撒冷去,在那裡為這些事聽審嗎?』 21 但保羅求我留下他,要聽皇上審斷,我就吩咐把他留下,等我解他到該撒那裡去。」 22 亞基帕對非斯都說:「我自己也願聽這人辯論。」非斯都說:「明天你可以聽。」
23 第二天,亞基帕和百妮基大張威勢而來,同著眾千夫長和城裡的尊貴人進了公廳。非斯都吩咐一聲,就有人將保羅帶進來。 24 非斯都說:「亞基帕王和在這裡的諸位啊,你們看這人,就是一切猶太人在耶路撒冷和這裡曾向我懇求、呼叫說:『不可容他再活著!』 25 但我查明他沒有犯什麼該死的罪,並且他自己上告於皇帝,所以我定意把他解去。 26 論到這人,我沒有確實的事可以奏明主上。因此,我帶他到你們面前,也特意帶他到你亞基帕王面前,為要在查問之後有所陳奏。 27 據我看來,解送囚犯不指明他的罪案是不合理的。」

在這段經文裡說的亞基帕王是指亞基帕二世(Agrippa II;主後53-92年),亞基帕王一世就是那個強奪神的榮耀,以致被蟲咬死的那個王(使12/主後42年)。亞基帕王是亞基帕一世的兒子,生於主後27年,在其父去世時才17歲。因他太年輕,羅馬再次派巡撫管治猶大地,並以該撒利亞腓立比為總部,這管治方式一直維持至「第一次猶太人叛亂」(主後66年)為止。新約聖經也曾提及這兩位巡撫:安東尼厄斯腓力斯(Antonius Felix;任期為主後52-60年)及波求非斯都(Porcius Festus;任期為主後60-62年),後者就是今天這段經文所提到的非斯都。

然而,後來該撒革老丟卻賜予亞基帕二世「王」的銜頭,將巴勒斯坦北部和東北部的領土賜給他。他不足30歲已漸漸取回由希律家族原來管治的領土。當該撒尼祿(Nero;主後54-68年)在主後54年繼承王位,亞基帕二世已成功承接其叔父腓力的領土。他將首府從「該撒利亞腓立比」改名為「尼祿尼亞」(Neronias)以表示對該撒尼祿的謝意,但是這名用了一段時期就被廢棄了。

從主後48至66年間,亞基帕二世擁有委任猶太人為大祭司的特權。因此,巡撫非斯都準備要審問使徒保羅時,邀請被認為熟悉猶太人習俗的亞基帕二世來聽保羅的申辯,而他的妹妹百尼基亦在場(徒25:13-26:32)。然而,亞基帕二世跟其父一樣,極其尊重猶太教和聖殿兩者的傳統,故未能幫助使徒保羅。他甚至用開玩笑的口吻,指責保羅想把他改造為一位基督徒(徒26:28)。這事就是新約聖經記載有關亞基帕二世的事件。

事實上,這段由巡撫管治的日子非常重要,因再次見證羅馬政府忽視猶太人,以及猶太人對遵守律法的執著。在巡撫的暴政之下,猶太人對宗教的熱誠令整個民族非常齊心,一起對抗那些企圖改變他們的同胞和宗教的人。亞基帕二世完成其祖父大希律修築聖殿的計劃,並在耶路撒冷多處街道上,鋪上大理石塊。他雖然敬重猶太教,卻仍忠於羅馬政府。(擷自以斯拉網路)

百妮基是亞基帕一世的女兒,亞基帕二世的妹妹。13歲就嫁給她的叔父,生了兩個兒子,七年後叔父死亡,就回來和大她一歲的哥哥亞基帕二世(以下簡稱亞基帕)同居。直至這宗亂倫醜聞傳得沸沸揚揚,她才嫁給了西利西亞王波萊莫,條件是後者要歸信猶太教。因為他們的曾祖母是猶太人,所以她的後代都算是猶太人,所以她的丈夫必須入猶太教。但不久她又拋棄丈夫,再次跟亞基帕王姘居。她跟亞基帕到凱撒里亞拜會總督非斯都,以皇后的姿態和他一起出現在眾人眼前,來聽保羅的申訴。

兩人應非斯都之請,「鋪張揚厲而來,帶著眾將軍和城裡的名流進了謁見廳」。非斯都下令把被囚的保羅帶進來,准他在所有權貴、名流面前為自己申辯。看起來像是掌權者錯誤的安排,讓這樣亂倫的一對兄妹來聽保羅的申訴;可是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豈不是神對他們的特別憐憫,為這些權貴名流安排了一個特別的佈道會,希望他們有悔改的機會?也是神特地留保羅在監獄裡的原因之一?不管人願不願意接受福音,總之,神已經給了機會。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