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順服掌權者

羅馬書
13:1-7
羅馬書13:5 所以你們必須順服,不但是因為刑罰,也是因為良心。

1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 2 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
3 做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你願意不懼怕掌權的嗎?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稱讚; 4 因為他是神的用人,是於你有益的。你若作惡,卻當懼怕;因為他不是空空地佩劍,他是神的用人,是申冤的,刑罰那作惡的。
5 所以你們必須順服,不但是因為刑罰,也是因為良心。 6 你們納糧也為這個緣故,因他們是神的差役,常常特管這事。 7 凡人所當得的,就給他:當得糧的,給他納糧;當得稅的,給他上稅;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

美國開國元勳都是基督徒,其中有便雅憫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他 在1778年一個立憲的會議上,作出以下的聲明,並要求議會每天的程序以禱告開始。他說:“我已經活了一把年紀,隨著日子的過去,我越發看見一個真理,就是神管理人類的事。倘若一隻麻雀沒有神的許可也不會跌在地上,難道一個國家的興起可以不用祂的幫助嗎?我們從神聖的文獻《聖經》中得著保證:‘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我相信這句話的真實,也相信若得不著神的協力幫助,我們在這政治大樓所進行的,不會比巴別塔的建築者更好。” 便雅憫肯定了美國之建立是出於神的帶領和幫助,也希望每天的議事以禱告開始,這樣的國之基礎比任何軍事防禦更為可靠。可惜美國後來的領袖逐漸認為可以不需要神的幫助,甚至有總統夫人不尋求神,而去找算命的求問。因此其國勢與日下降,這也是有目共睹的。

我們相信,若不是神賜下權柄,沒有人可以掌權。就好像主耶穌對彼拉多說:“若不是從上頭賜給你的,你就毫無權柄辦我。”(約19:11)可是人都覺得奇怪,若權柄是由神所賜,為何會有那麼多暴君和不尊重神的掌權者?神為何不選一些聽祂話的人掌權,世界不就太平了嗎?為何讓普世眾生活在暴君和貪官污吏的權柄下,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好像聯合國運送很多救濟物資給乾旱的非洲蘇丹,但是大部份都被王室或有權勢的人拿走,到不了老百姓手裡,成千上萬的達爾福爾人在饑渴中死去,而王室卻過著奢侈無比的生活。老百姓還要順服這樣貪婪的王室嗎?好像羅馬皇帝尼祿,自己焚燒羅馬城,卻嫁罪於基督徒,陷害基督徒,這樣的掌權者,還要順服他嗎?

當保羅寫羅馬書時,他並不是在一個很民主的環境裡,充滿了正義和平的掌權者之下而寫;那時猶太人被羅馬統治,被羅馬人欺負。提彼留大帝Tiberius命猶太人離開羅馬,猶太人就得拖家帶小地走,六年後猶太人被允許回羅馬;主後49年革老丟(Claudius)又驅逐猶太人,數年後又被允許回羅馬。保羅因有羅馬籍而享受到一些比較好的待遇,但最後還是被砍頭了。這樣的掌權者,保羅還叫人順服嗎?這也是基督徒和猶太人分離的一個導火線,因為當猶太人想要革命時,猶太人的基督徒卻不能同意帶領的人自稱是彌賽亞,而不願跟隨;也因為耶穌、保羅、彼得的教導都要順服掌權的,因此他們也不革命。這樣的作法引起了猶太人極大的憤慨,從此兩方面就如水火不能相容了。

在現實生活裡,華人也經常碰到這樣的難題。兩岸三地的百姓對政府都有一些負面的看法,不過,問題是:假如由你來當掌權者,你能保證每個人都同意你的作法嗎?在教會裡、團契當中,甚至在家庭裡,你能保證若由自己作頭,凡事都會合神和人的心意嗎?我想只有一些人認為自己能做得比他人更好,因為我們知道自已的有限。也由於知道自己有限,因而明白掌權者也是有限的;也由於掌權者不順服神、不尋求神的智慧,因而會落入魔鬼的擺佈之中。這就是我們現今所看到的世局,魔鬼存心挑起紛爭,使世界永無寧日。換個角度想,若是神把權柄賜給你,你會每天早上禱告,求祂賜下智慧去帶領國家嗎?假如你現在每天早上起床,就禱告求神帶領你的一天,或許有可能達到那樣的境界。事實上,很多人一旦掌權,整個人就變了。不要說掌權,有多一點錢就變了,你信不信?人是非常善變的。所以不管誰掌權,都很難保守自己一直有敬畏神的心,難免犯下驕傲自大的錯。

如此,人若因而不順服掌權者,那就好像春秋戰國時代,只要有一點軍力就想稱霸為王,因此戰火四起,民不聊生。這樣的生活,又豈是你我所願?好不容易把孩子養到廿來歲,一顆子彈就結束他的生命,又豈是為人父母所願看到的?但是即使掌權者不求神的智慧,魔鬼到處煽風作亂,但是至終的權柄還是在神的手裡。人受罪也是因為自己活在人造成的罪惡之中。我們卻不能因為人的罪惡所造成的困難,而埋怨神的權柄,因為凡事都有定時,末期必定來到,那時神的旨意必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保羅說:“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主耶穌在世上時,也為了不得罪官吏而交稅。但是假如掌權者的命令和神的命令相抵觸時,基督徒還要順服嗎?解經家顧爾曼說:“新約中很少有一句話像這句一樣,被大大誤用。” 他特別是指人誤用這句話,來要求人對極權政府的絕對服從。自從大祭司嚴嚴囑咐彼得和使徒不可再傳福音,彼得和使徒回答:“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就為後人立下了一個明顯的分界線。彼得教導門徒:“你們為了主的緣故要順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或是君王所派罰惡賞善的臣宰。因為神的旨意原是要你們行善,可以堵住那糊塗無知人的口”。可見政府能要求人服從的限度,只在神所託付它的目的之內──而若它要求唯有神才配得的尊崇,我們必須抗拒。

因此“凡人所當得的,就給他:當得糧的,給他納糧;當得稅的,給他上稅;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做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雖然現在有的政權倒行逆施,使神的僕人受苦。但是即使在羅馬政府對猶太人甚不公平時,保羅依然期待羅馬的信徒不要因為如此而心懷不平或敵視政府,並要凡事謹慎,不要讓人有誤會,得到把柄來控告教會。因此,順服掌權者也是自保、澄清謠言的一個好方法。求神給我們靈巧如蛇的智慧去分辨何時該順服神,何事該順服人。若是為了神要背十字架,讓我們也快快樂樂、甘心情願地走十字架的道路。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