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永生神的殿

哥林多後書
6:14-18
哥林多後書6:18 我要作你們的父,你們要作我的兒女。

14 你們不要和不信的人同負一軛。義和不義有甚麼相關?光明和黑暗有甚麼相連? 15 基督和彼列有甚麼相和?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甚麼相干? 16  神的殿和偶像有甚麼相同?因為我們是永生 神的殿,就如 神曾說:「我要在他們中間居住來往;我要作他們的 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17 所以主說:「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跟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淨的東西,我就收納你們。18 我要作你們的父,你們要作我的兒女。這是全能的主說的。」

在保羅的時代,土耳其、希臘、羅馬這些地方原本沒有太多基督徒,最多也是由幾個去過耶路撒冷的人帶回這個信仰。那時到處都是偶像崇拜,經過希臘文化的大肆同化,到處都在拜希臘神話中的神,即使換了羅馬統治也只是換湯不換藥,把名字變一變,內容大同小異。保羅到各地去傳福音,信主的人數和尚未信主的比例,說是一千人中才有一個基督徒也不為過。面對這樣的環境,保羅竟然發出如此的言論,一定使人很難接受。“軛”是人擱在牛馬頸背上的曲木,以驅使牛或馬按照主人的意思行走,牛或馬若走往不是主人要去的方向時,軛就會變成他們的重擔。軛一般用來給兩頭牛或馬一起犁田或拉貨物。

在舊約申命記裡曾經教導,不可並用牛、驢耕地;因為牛和驢是不同種動物,在性情上有差異,在體型和負重上也都不一樣,強迫不一樣的動物同負一軛,是不獸道的事。對人要人道,對動物也有獸道。對動物都不可以讓不同種類的同一軛,那麼人就當然更不可以了。保羅舉了五個例子來說明為何信與不信的人不能同負一軛,也就是不能共同承擔事情。有的人當然不同意,因為不信主的人,有些人的道德水準也很高;信主的人有的也是混水摸魚,做事馬虎的。在這裡指的是心裡真的有主的標準在心裡的人與心裡沒有主的標準的人不能同負一軛。現在來看保羅的例子:

1. 義和不義有什麼相交呢?這個義是在主前稱義;還沒信主的人,不能在主前稱義。這個義是因為己經蒙主的寶血遮蓋,神以為義的人。信主的人應當以聖經的教導為標準。例如:守主日或安息日去敬拜,不做生意;當交的稅就要交,不逃稅、不避稅;誠實不欺騙人,不偷工減料,等等。乍看之下,這些原則讓人覺得簡直無法賺錢。可是事實上,真正成功的人都是有原則的,因為生意或工作都要建立信用才能做得長久,靠詭詐或佔便宜只能取得小利,終久失敗。因此做生意合夥,要和信仰相同的人,才不會標準不一,害了自己。

2. 光明和黑暗有什麼相通呢?光明和黑暗不能同時存在。我們只要一開燈,房間就亮了;一關燈就又進入黑暗裡。我們的心也是如此,若有聖靈居住其中,黑暗便得離開,除非你故意不聽聖靈的警告,讓自己活在黑暗之中。

3.基督和彼列有什麼相和呢?彼列是音譯,其實就是指魔鬼/撒旦。撒旦原是要爭奪神的地位,與神一比高下。神愛世人,撒旦則千萬百計要引誘人離開神,進入牠的網羅,跟牠一起滅亡。撒旦和基督對人的心意實在是南轅北轍,一點都不相和。我們若明白他們本質上的不同,就不會無知的以為這中間有灰色地帶。

4.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甚麼相干呢?這裡說的是信主的人和不信主的人,從各方面來看,走的都是兩條互不相交的道路。信主的人求的是行在神的旨意之中,不信主的人以已為王,在撒旦的誘導下,以為行在自己的意念之中,其實是走向滅亡之路,怎能一樣?例如,在家裡,一個教孩子一切向錢看,一個想要孩子行出神的旨意,豈不天天吵架?一個要奉獻,一個不肯奉獻,多彆扭!做生意時,一個要行賄,一個要靠神正經做事,豈能合一?

5.神的殿和偶像有甚麼相同呢?神的殿裡,沒有人手造的像;偶像的殿裡,都是人手所造的偶像。神和偶像的本質原不一樣。神創造宇宙,賜人生命;偶像是什麼?有眼不能看,有手不會動,有口不能說,有耳不會聽。敬拜對象不一樣,敬拜的人之心裡也不一樣。因此我們要認清楚自己敬拜的對象。

保羅用這五個比喻強調,信與不信的人不可同負一軛,並不是不可交朋友或來往。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五章也做了解釋,我們不可能在生活中把不信主的人劃分出去,因為其中也有我們的家人和朋友們。我們還要向他們傳福音,不是嗎?所以這裡強調的是不可同負一軛,在婚姻上、生意上或是一起籌謀計劃,等等。不要在別人的罪上有份,因為我們是永生神的殿。我們信主的時候,都曾決志,求主作我們生命的主;我們發出邀請,主就與我們同在,聖靈也在我們的心裡開始做潔淨的工作,因此我們必須從世人中間出來,與他們有分別,因為神是我們的父,我們是神的兒女。我們必須保守自己。

唐崇榮牧師在談到信與不信的不能同負一軛時,曾經提到因為人性的軟弱,以致於我們經常妥協。但是:“不要因為我們是軟弱的,就永遠甘願作軟弱的人”。我們要學習明白自己是神的兒女,我們的身體是永生神的殿,不要沾不潔淨的物,免得失去這一切的福份。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