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一張滿江紅的成績單

以西結書
20:1-49
以西結書20:42 我領你們進入以色列地,就是我起誓應許賜給你們列祖之地,那時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以西結書廿章

因為在台北有許多人隨便放置自行車,所以柯文哲巿長宣佈了一些處罰和取締的條例。他說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話:“法律是給人民遵守,而不是參考的。”我相信神給以色列人的律法也是基於同樣的想法。但是上有想法,下有作法,所以就產生了一些美其名是別闢蹊徑、標新立異的作法,我們稱之為違規或犯法。

在這一章裡,有幾個以色列的長老來求問以西結,想知道為何神允許他們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神列舉了以色列人在三個時期的成績單,從以色列人在埃及地的悖逆(4-9節),到在曠野中的悖逆(10-26節),以及進入迦南地之後的悖逆(27-32節),以色列人真的是拿了個滿江紅(不及格)。

從以色列人悖逆的歷史上來看,我們明白人性的無知和愚蠢。當他們在作奴隸時,神應允要領他們出埃及,他們卻還是不肯拋棄那轄制他們的,埃及之偶像。為何寧可拜使他們為奴的偶像,不肯拜使他們成為自由人的耶和華神?你能說出個緣由嗎?

在曠野裡,神使以色列人從一個民族變成一個國家,為他們建立軍隊,賜給他們律例典章,讓他們成為有尊嚴有氣度的一國之民;他們卻寧可隨從自己的私慾,隨從外邦的偶像,成為被踐踏的賤民。

在迦南地,神祝福他們,得了外邦之地。神親自與他們同在,有了華麗堂皇的聖殿,各國都來稱臣進貢;他們卻轉離耶和華神,去供奉那些戰敗國的假神和偶像。為什麼不拜使他們得勝的耶和華神,卻要親近敗在他們手下的偶像呢?人,真的有智慧和聰明嗎?為何有如此不合邏輯的思維?

伊朗最高領袖阿亞圖•霍梅內(Ayamollah Ali Khomenei)曾呼籲穆斯林世界抵制任何與猶太人有關的工作或產品。猶太藥劑師Meyer M. Treinkman作了以下的回應,去協助他們抵制(只是節錄一部份):任何有梅毒的穆斯林都不要去用由猶太人埃利希博士發現的薩爾瓦桑藥醫治,甚至不應該試圖找出他是否患有梅毒,因為Wassermann測試是一個猶太人發明的。如果一個穆斯林懷疑自己患有淋病,那麼最好別尋求診斷,因為診斷的方法是一個名叫奈瑟的猶太人發明的。患有心臟病的穆斯林也最好不使用洋地黃,這是猶太人路德維希•特勞貝(Ludwig Traube)發現的。如果穆斯林有糖尿病,也不要使用胰島素,這是猶太人閔可夫斯基(Minkowski)的研究結果。穆斯林應該有所準備面對死亡,因為治療耳部和腦部損傷的方法是猶太諾貝爾獎獲得者羅伯特•巴拉尼(Robert Barany)的研究成果。小兒麻痺疫苗的發現者是一名猶太人,喬納斯•索爾克(Jonas Salk);醫治肺結核的鏈黴素也是猶太人塞爾曼•瓦克斯曼(Selman Waksman)的發明。這些資料將可以幫助穆斯林世界更知道如何抵制與猶太人有關的工作或產品。

在最後他提出一個問題:穆斯林對世界有什麼醫療貢獻?全球伊斯蘭人口約為12億,即百萬億兩千萬人口,佔世界人口的20%。全部得了七個諾貝爾獎。而全球猶太人口約為1400萬,即十四萬億人口,約佔世界人口的0.02%。 他們獲得了129個諾貝爾獎。

當我們看到以色列人的悖逆和神的祝福時,就不難明白神對他們那種長久忍耐和永不止息的愛,也同樣發生在我們身上。當神指責他們之後,卻以承諾“我從萬民中領你們出來,從分散的列國內聚集你們,那時我必悅納你們好像馨香之祭,要在外邦人眼前,在你們身上顯為聖。”來作回應。這跟我們平常看的故事或電影完全不同,在人的世界裡就是有恩報恩,有仇報仇,恩怨分明。但是神不報仇,祂只管教,用慈繩愛索毫不放棄地帶領,直到我們歸向祂。

即使神使火在以色列中間著起,燒滅他們中間的一切青樹和枯樹,猛烈的火焰必不熄滅。從南到北,人的臉面都被燒焦。神卻不肯滅掉他們,神只是要人們都知道這是出於神的管教。因為神為祂的名之緣故,不照著我們的惡行和我們做的壞事待我們,我們就知道祂是耶和華。看看以色列人離開偶像之後,神的祝福如何傾倒在他們之間,我們也當遠離偶像,確認祂是我們的神,我們是祂的子民。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