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論以色列週邊列國的預言

耶利米書
49:23-39
耶利米書49:38 我要在以攔設立我的寶座,從那裡除滅君王和首領。這是耶和華說的。

23論大馬士革。「哈馬和亞珥拔蒙羞,因他們聽見凶惡的信息就消化了。海上有憂愁,不得平靜。 24 大馬士革發軟,轉身逃跑。戰兢將她捉住,痛苦憂愁將她抓住如產難的婦人一樣。 25 我所喜樂、可稱讚的城,為何被撇棄了呢? 26 她的少年人必仆倒在街上,當那日一切兵丁必默默無聲。」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27 「我必在大馬士革城中使火著起,燒滅便哈達的宮殿。」
28 論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所攻打的基達和夏瑣的諸國。耶和華如此說:「迦勒底人哪,起來上基達去,毀滅東方人! 29 他們的帳篷和羊群都要奪去,將幔子和一切器皿並駱駝為自己掠去。人向他們喊著說:『四圍都有驚嚇!』」
30 耶和華說:「夏瑣的居民哪,要逃奔遠方,住在深密處,因為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設計謀害你們,起意攻擊你們。」 31 耶和華說:「迦勒底人哪,起來,上安逸無慮的居民那裡去!他們是無門無閂,獨自居住的。 32 他們的駱駝必成為掠物,他們眾多的牲畜必成為擄物。我必將剃周圍頭髮的人分散四方,使災殃從四圍臨到他們。」這是耶和華說的。 33 「夏瑣必成為野狗的住處,永遠淒涼。必無人住在那裡,也無人在其中寄居。」
34 猶大王西底家登基的時候,耶和華論以攔的話臨到先知耶利米說: 35 「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必折斷以攔人的弓,就是他們為首的權力。 36 我要使四風從天的四方颳來臨到以攔人,將他們分散四方,這被趕散的人沒有一國不到的。 37 耶和華說:我必使以攔人在仇敵和尋索其命的人面前驚惶。我也必使災禍,就是我的烈怒臨到他們。又必使刀劍追殺他們,直到將他們滅盡。 38 我要在以攔設立我的寶座,從那裡除滅君王和首領。這是耶和華說的。39 「到末後,我還要使被擄的以攔人歸回。這是耶和華說的。」

這是耶利米先知對列國所發的第六個預言,有關大馬士革的預言。大馬士革,又譯為大馬色,是亞蘭族,也是敘利亞國的首都。哈馬和亞珥拔是大馬色以北的兩個城。大馬士革位於於兩條主要貿易通道的交匯處:一,海路從埃及向北沿著地中海海岸線,經米吉多和加利利海,穿過巴勒斯坦北部。二,陸路大道是穿越沙漠,從阿拉伯和以東向北經過外約旦地區。這兩條路線在大馬十革會合,然後穿過沙漠到達美索不達米亞。作為交通中心,大馬士革自古以來就是軍事、商業、宗教要地。江水和運河使國土比較肥沃,其領土也要比以色列的其他周邊國家寬廣。

此預論及當巴比倫大軍進入哈馬、亞珥拔時,消息傳到大馬色,居民驚惶失色,未作任何抵抗即棄城而逃,以及大軍過後,城市被毀的淒涼景況。“海上有憂愁,不得平靜”,意指巴比倫軍的入侵如海浪般波濤澎湃,使人因恐慌而無法平靜。“少年人必仆倒在街上”,少年人本是指國中精壯有力氣,國之倚靠的,但是他們卻都跌倒,爬不起來,表示亞蘭無力與巴比倫抵抗。

大馬士革曾有“著名之都,宴樂之城”之名,,人在其中享樂,被人所稱讚之城,有如當今的紐約、香港、北京、台北之類的繁華所在。有一句阿拉伯古語說:“人間若有天堂,大馬士革(Damascus)必在其中”。 “便哈達”直譯是“哈達的兒子”。哈達是亞蘭人的神。便哈達是亞蘭國王常用的稱號。

大馬士革先後遭亞述和巴比倫的入侵,在主前605年被尼布甲尼撒攻陷。此後便成為各大帝國的領域或附屬,直到羅馬帝國。奇妙的是,在新約時期,敘利亞曾經是基督教發源地之一和傳播中心,到了七世紀之後,阿拉伯人開始廣傳伊斯蘭教。後來內戰不斷,又被伊斯蘭國所侵,戰事年年不斷,硝煙未曾消停。許多人逃到歐洲避難。

基達和夏瑣是生活在以色列東部和亞蘭南部之間沙漠地帶的兩個遊牧民族。基達是以實瑪利的後裔,和摩押、亞捫、以東一樣,和以色列人都有親戚的關係。基達人在草原過遊牧生活,以擅長射箭著名。基達人和夏瑣人的故鄉都是阿拉伯,所以又被稱東方人。他們大量牧羊,與推羅、西頓貿易往來,累積許多財富。

他們生活在幾乎沒有外敵侵略的狀況下,生活極其安逸,經濟也相當富足,所以沒有特別抵禦外敵入侵的措施。“剃周圍頭髮的人”,是一種異教的風俗。他們原本臣屬亞述帝國,亞述亡後,這些阿拉伯部族不斷騷擾巴比倫,主前598年尼布甲尼撒南下攻打猶大,順道征服基達、夏瑣。

西元前597年,猶太人被擄到巴比倫以後不久,先知發出了這個預言。當時尼布甲尼撒帶走了約雅斤,王室成員,許多士兵和工匠。隨後巴比倫王任命約雅斤的叔叔西底家繼位。這個有關以攔的預言對被擄到巴比倫的許多猶太人非常重要。因為那時他們與以攔人的關係比以前更加密切了。以攔是現今的伊朗。以攔位於巴比倫之東,於公元前597年遭尼布甲尼撒王攻打,其後漸漸成為波斯帝國的核心(參但2),後來成為大利烏王的御居所在地。

以上的資料是綜合許多查經資料簡錄一些。但是在查考的過程裡,想到這些過去的泱泱大國和世界歷史,不禁感嘆,不管人生或歷史,都像流水在時間的洪流中急速地消失。神坐在寶座上,神掌管一切,也審判一切。人何等渺小有限。不管是像大馬士革有堅固城牆防禦工事的,或像基達和夏瑣一樣,想逍遙於世外,安逸無慮,當滅亡來臨時,誰能預料?神已經讓先知預言未來,人做的準備有用嗎?除了轉向神,真心悔改,若得神的憐憫,或許仍有生路。神不是預定我們的未來,而是讓我們知道未來,讓人仍有選擇,在未來之前,為自己尋得唯一的生路。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