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對形式主義者的信息

以賽亞書
66:1-4
以賽亞書66:2 耶和華說:這一切都是我手所造的,所以就都有了。但我所看顧的就是虛心、痛悔、因我話而戰兢的人。

1 耶和華如此說:「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腳凳,你們要為我造何等的殿宇?哪裡是我安息的地方呢?」 2 耶和華說:「這一切都是我手所造的,所以就都有了。但我所看顧的就是虛心、痛悔、因我話而戰兢的人。 3 假冒為善的宰牛好像殺人,獻羊羔好像打折狗項,獻供物好像獻豬血,燒乳香好像稱頌偶像。這等人揀選自己的道路,心裡喜悅行可憎惡的事, 4 我也必揀選迷惑他們的事,使他們所懼怕的臨到他們。因為我呼喚,無人答應,我說話,他們不聽從,反倒行我眼中看為惡的,揀選我所不喜悅的。」

六十六章為以賽亞信息的尾聲,本章分為兩段。第一段論到神對死抱型式主義的惡百姓的責備與審判(66:1-4),第二段為神對敬虔的餘民堅忍的稱讚與賜福(66:5-14)。

今天的信息為第一段,先知以真假敬拜的對比,來論到審判的依據。在這一段中又分為兩部份──第一部份66:1-2論到真實敬拜的本質,第二部份66:3-4論到對假敬拜的責備與審判。

在第一部份的講論中,先知先敘述何為真實敬拜的本質。先知以向百姓提出兩個問題,來進行他的講論。這兩個問題包含在第一節上帝的宣告中,神說:「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腳凳,你們要為我造何等的殿宇呢?哪裡是我安息的地方呢?」的確,物質的殿不能使神安居,唯有神降卑自己時,才有可能「形式上」的住在人手所造的殿中。上帝要能夠得到安息,也並非「形式上」住在人手所造的殿中,而是因著罪惡能夠由地上完全的除去。

然而,神卻看不到祂的百姓向他謙卑的降服,反倒天天看到罪惡在地上滋生。面對這虛假的敬拜,以及百姓滿了罪行的生活,上帝的心實在得不到安息。百姓自欺欺人的說,只要為上帝建造一座殿宇,就可以使神的心歡喜,然而,越是這樣,越是叫神厭煩。先知指出當聖殿被這一群口是心非的惡百姓濫用時,神更不願意住在其中,因為耶和華神「所看顧的,就是虛心痛悔,因我話而戰競的人」。

基於這部份的論述,先知因此接著轉述上帝眼中的百姓罪行(第二部份),這包含他們自以為義的敬拜行為,先知以對和錯交替對比的方式進行他的講論。先知指責百姓「宰牛好像殺人」、「獻羔羊好像打折狗項」、「獻供物好像獻豬血」、「燒乳香好像稱頌偶像」。這四個描述都在形容百姓在敬拜的事上,沒有懷著敬畏神的心,一切都是行禮如儀,甚至與外邦人拜偶像的舉措無異。上帝厭惡他們的獻祭,因為他們獻祭的行動,徒然使上帝想起他們的罪來。

當他們宰牛的時候,神就想起他們殺人的罪;當他們獻羔羊的時候,神就彷彿看見他們像打狗似的兇殘暴行。當他們獻供物的時候,神看這供物好像豬血般的惹神的厭惡;當他們在他的壇上燒香的時候神就記起他們拜偶像的邪行。神說,都因他們「揀選自己的道路,心裡喜悅行可憎惡的事」,因此神就任憑他們陷入那些變幻莫測的虛妄之中,隨他們所欲的行惡。

天地既然都是神所造的,物質的聖殿是無法滿足神安息的需求的。唯有被建立在虛心痛悔人心中的屬靈聖殿,才是神所願住的。我們所有的敬拜,會讓神想到、看到、記起甚麼呢?神將如何看待我們的信仰行為呢?或許我們以為常常來禮拜神、禱告、聚會、唱詩、讚美是可以取悅神的行動,但若我們的生命與生活沒有先被神喜悅,那我們一切的信仰行動,就可能不如我們所預期的是一個美好的獻祭,神也將不悅納我們的一切敬拜。

〔今日禱告〕主啊!不要丟棄我使我離開祢的面,不要從我收回你的聖靈。 (戴文峻牧師 )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