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神對西拿基立的審判

以賽亞書
37:21-38
以賽亞書37:31 猶大家所逃脫餘剩的,仍要往下扎根,向上結果。

21 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就打發人去見希西家,說:「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你既然求我攻擊亞述王西拿基立, 22 所以耶和華論他這樣說:『錫安的處女藐視你,嗤笑你,耶路撒冷的女子向你搖頭。 23 你辱罵誰,褻瀆誰?揚起聲來,高舉眼目攻擊誰呢?乃是攻擊以色列的聖者! 24 你藉你的臣僕辱罵主,說:「我率領許多戰車上山頂,到黎巴嫩極深之處,我要砍伐其中高大的香柏樹和佳美的松樹,我必上極高之處,進入肥田的樹林。 25 我已經挖井喝水,我必用腳掌踏乾埃及的一切河。」』
26 「耶和華說:『你豈沒有聽見我早先所做的,古時所立的嗎?現在藉你使堅固城荒廢,變為亂堆。 27 所以其中的居民力量甚小,驚惶羞愧,他們像野草,像青菜,如房頂上的草,又如田間未長成的禾稼。 28 你坐下,你出去,你進來,你向我發烈怒,我都知道。 29 因你向我發烈怒,又因你狂傲的話達到我耳中,我就要用鉤子鉤上你的鼻子,把嚼環放在你口裡,使你從原路轉回去。』
30 「以色列人哪,我賜你們一個證據:你們今年要吃自生的,明年也要吃自長的,至於後年,你們要耕種收割,栽植葡萄園,吃其中的果子。 31 猶大家所逃脫餘剩的,仍要往下扎根,向上結果。 32 必有餘剩的民從耶路撒冷而出,必有逃脫的人從錫安山而來。萬軍之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
33 「所以耶和華論亞述王如此說:他必不得來到這城,也不在這裡射箭,不得拿盾牌到城前,也不築壘攻城。 34 他從哪條路來,必從哪條路回去,必不得來到這城。這是耶和華說的。 35 因我為自己的緣故,又為我僕人大衛的緣故,必保護拯救這城。」
36 耶和華的使者出去,在亞述營中殺了十八萬五千人。清早有人起來,一看,都是死屍了。37 亞述王西拿基立就拔營回去,住在尼尼微。 38 一日,在他的神尼斯洛廟裡叩拜,他兒子亞得米勒和沙利色用刀殺了他,就逃到亞拉臘地。他兒子以撒哈頓接續他做王。

西拿基立真應了「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這一句話。他的信當被希西家呈遞在耶華神的面前的時候,促使耶和華神決心立即懲罰這一個傲慢之徒,祂藉著以賽亞傳遞了亞述隊即將被摧毀的預言(37:21-29)。

而同時,先知也宣告了耶和華給猶大的證據,以未來連年五穀豐收來證明耶和華必拯救到底(37:30-32)。希西家向猶大發預言說:「以色列人哪!我賜你們一個證據。你們今年要吃自生的,明年也要吃自長的,至於後年,你們要耕種收割栽植葡萄園,吃其中的果子」。

這一段講論可能暗示希拿基立攻打猶大的時候,正值禧年的前一年。依照利未記廿五章的規定,安息年及禧年都不能耕種,但神卻仍祝福他們有三年的收成以及美好的果實。可見,神以此保證祂將供應猶大一切的食糧,使他們不致因戰亂而缺乏。此外,先知為了消減拉伯沙基先前對百姓的利誘(36:12-18),因此宣告神的百姓必脫離亞述圍困的景況而不致於陷入「吃自己糞、喝自己尿」的困境(參閱36:12)。他們也將要有自己的收成,然而是在猶大自己的土地上,而非在拉伯沙基要他們遷往的異鄉(參閱36:16-17)。

從本段經文中,我們意識到禱告求告神所帶來的極大轉變與能力。神拯救的手並非縮短,儘管仇敵以言詞攻擊,祂終將向他們證明自己的神聖不可侵犯。亞述憑恃著無數的戰車,隨心所欲的上到高山,穿過野林,下到深谷(37:24a),以為任何人都無法阻擋。又自比為像利巴嫩的香柏木般的崇高,自比為像松樹一般的佳美繁盛但是神必將他砍伐傾倒(37:24b)。

更有甚者,希拿基立宣稱他的軍隊即使在沙漠缺水之地,也照樣可以挖井得水,對戰力毫無影響,因此埃及將被踩在腳底征服(37:25西拿基立意在顯示他對蘇丹與埃及的聯軍不屑一顧)。的確,神曾藉著亞述的手,成就他對以色列的懲罰,使「堅固城成亂堆」,讓被懲罰的百姓猶如「野草」、「青菜」、「未長成的禾稼」般的脆弱(37:27)。然而,神卻要因亞述狂傲地向神發怒,而把鉤子鉤上亞述的鼻子,把嚼環放在他的口中(比喻制約亞述的行動)。

果然,亞述軍隊在一夜之間,被耶和華的使者擊殺了十八萬五千人(37:36),使得西拿基立不得不落荒而逃,回到首都尼尼微去,最後,竟在自己親生兒子的手裡被暗殺身亡,應驗了先知以賽亞的預言「我必驚動他的心,他要聽見風聲就歸回本地(尼尼微),我必使他在那裡倒在刀下(被弒身亡)」。這是狂妄暴君的下場,也是對褻瀆真神者的警戒。

人豈可向神強嘴呢?一個驕傲的人,心中先是沒有神,然後在言語行動上便顯出敗象來。西拿基立之所以敗亡,不是敗在希西家的軍隊,而是敗在神的對付。

〔今日禱告〕忍耐到底的,終必得救,在無助時,我們當向神求堅持到最後的信心。(戴文峻牧師)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