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論古實_衣索匹亞

以賽亞書
17:12-18:7
以賽亞書18:5 收割之先,花開已謝,花也成了將熟的葡萄,他必用鐮刀削去嫩枝,又砍掉蔓延的枝條。

17:12 唉!多民鬨嚷,好像海浪砰訇;列邦奔騰,好像猛水滔滔。 13 列邦奔騰,好像多水滔滔,但神斥責他們,他們就遠遠逃避,又被追趕,如同山上的風前糠,又如暴風前的旋風土。 14 到晚上有驚嚇,未到早晨他們就沒有了。這是擄掠我們之人所得的份,是搶奪我們之人的報應。
18:1唉!古實河外翅膀刷刷響聲之地, 2 差遣使者在水面上,坐蒲草船過海。先知說:「你們快行的使者,要到高大光滑的民那裡去,自從開國以來那民極其可畏,是分地界踐踏人的,他們的地有江河分開。」 3 世上一切的居民和地上所住的人哪,山上豎立大旗的時候,你們要看!吹角的時候,你們要聽!4 耶和華對我這樣說:「我要安靜,在我的居所觀看,如同日光中的清熱,又如露水的雲霧在收割的熱天。」 5 收割之先,花開已謝,花也成了將熟的葡萄,他必用鐮刀削去嫩枝,又砍掉蔓延的枝條。 6 都要撇給山間的鷙鳥和地上的野獸,夏天鷙鳥要宿在其上,冬天野獸都臥在其中。 7 到那時,這高大光滑的民,就是從開國以來極其可畏,分地界踐踏人的,他們的地有江河分開,他們必將禮物奉給萬軍之耶和華,就是奉到錫安山,耶和華安置他名的地方。

「高大光滑的民」,亦即古實,即現今的衣索匹亞人。「高大」一字的原意為伸出、延長,而非指長度上的高。此句在此暗示該民族乃是擁有長久歷史的國家。該國位於尼羅河上游(埃及則位於下游),因此先知稱之為「有江河分開之地」(18:2, 7)。

在論到第五個國家之後,先知插入了一段的獨白。這一段獨白分為了兩個部份,第一部份是講論到周圍列國的景況第二部份則是談到先知對使者的宣示。兩段都以感嘆語「唉」作為開始(17:12,18:1「唉」一字的原意含有「禍哉!」的警告內涵)。

第一部份中(17:12-14),先知先論到列國的景況。他形容列國好比「海浪匉訇」,又如「猛水滔滔」。這些國家素來都是與神的子民為敵的。他們勤於戰鬥爭鬧,以致於先知形容他們為「鬨嚷」。他們曾經是神手中懲罰的工具,但是他們也彼此戰爭。因此,神要一舉掃除這班爭鬧的列國。為了說明神輕而易舉的便完成此一掃蕩行動,先知將他們比喻為「山上的風前糠」與「暴風前的旋風土」,當神一斥責的時候,便灰飛煙滅(17:13)。先知指出這就是那敵對神子民,搶奪擄掠他們之列國所應得的報應(17:14)。

第二部份(18:1-7)先知續論到對使者的宣示。一般認為是因為先知看到了在猶大宮中那些從異邦來的使者,他們朝見猶大王的目的無非是要邀請猶大與他們結盟,以共同對抗亞述(「快行的使者」一語,乃是形容帶者很迫切的任務趕往出使國)。從18:1的描述(「古實河外」、「翅膀刷刷響聲之地」、「坐蒲草船過海」),猜測使者可能是從埃提阿伯(即現在的衣索匹亞)來的。因為當地人口眾多而混雜如同蒼蠅嗡嗡的響聲一般,而蒲草又是當地普遍可見的植物,盛產於尼羅河一帶。

先知委婉的向使者宣示,神的心意。祂不同意祂的百姓與異邦同盟抵擋亞述,因為祂自己就是猶大的保障。祂要使者回到「高大光滑的民」裡去,等著看神到時候的作為(「豎立大旗」、「吹角」均象徵神對列國採取行動)。祂將要以看似沉靜的方式進行攻擊,如同打獵的冷靜的盯住獵物一般。那時,列國將在上帝的審判中消失,正如露水在熱天中被蒸散,又似成熟的葡萄被收割(18:4-5)。直到它完全荒涼成為野獸居住之地(18:6)。到那時,衣索匹亞必認識耶和華的大能,而將貢物敬獻給祂(18:7)。

「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歷史上多少窮兵黷武的君王與帝國,無一能存到如今。歷史是最好的老師,教導我們不值得為那僅僅短暫存留的事物而付上生命的代價,更不值得為了功成名就而不惜與上帝相敵。正如聖經所言:人若賺得全世界,卻賠上生命,有甚麼益處呢?

今日禱告:我要將萬事當作有損,唯以得著基督為至寶。(戴文峻牧師)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