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們|免費訂閱

耶穌一來

以賽亞書
9:1-5
以賽亞書9:2 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看見了大光,住在死蔭之地的人有光照耀他們。

1但那受過痛苦的,必不再見幽暗。從前神使西布倫地和拿弗他利地被藐視,末後卻使這沿海的路,約旦河外,外邦人的加利利地,得著榮耀。 2 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看見了大光,住在死蔭之地的人有光照耀他們。 3 你使這國民繁多,加增他們的喜樂。他們在你面前歡喜,好像收割的歡喜,像人分擄物那樣的快樂。 4 因為他們所負的重軛和肩頭上的杖,並欺壓他們人的棍,你都已經折斷,好像在米甸的日子一樣。 5 戰士在亂殺之間所穿戴的盔甲,並那滾在血中的衣服,都必作為可燒的,當做火柴。

西布倫是雅各的第十個兒子,利亞所生的第六個兒子,名字的意思是"同住",也是以色列十二支派中的西布倫支派的祖先。雅各臨終前給他的祝福是:“西布倫必住在海邊,必成為停船的海口;他的境界必延到西頓”(創49:13)。摩西論西布倫說,西布倫哪,你出外可以歡喜(申33:18)。

拿弗他利是雅各的第六個兒子,是拉結的使女辟拉所生,拉結為其取名拿弗他利,就是相爭的意思。雅各臨終前對他的祝福是:“拿弗他利是被釋放的母鹿,他出嘉美的言語”(創49:21)。意譯為:“拿弗他利是多產的母鹿,生出可愛的小鹿。”雅各祝福拿弗他利出產豐富,如多產的母鹿生下美好的小鹿。摩西對拿弗他利支派的祝福:“拿弗他利啊,你足沾恩惠,滿得耶和華的福,可以得西方和南方為業”(申33:18)。士師底波拉曾派人從拿弗他利的基低斯將元帥巴拉召來,吩咐他率領一萬拿弗他利和西布倫人到他泊山去打仗(士4:6),也曾支持士師基甸與米甸人作戰,可見拿弗他利和西布崙支派的勇士確實為數不少。大衛做王時,這兩個支派也曾派人送食物給大衛,與大衛一起爭戰。

這樣兩個蒙福的支派會何受痛苦,經幽暗,被藐視呢?西布倫支派地業的範圍,約略是在米吉多平原之西半部,北與拿弗他利,西與亞設,南與瑪拿西,東與以薩迦相鄰,但是邊界都欠明確。這是一片非常肥沃的土地,雨水充足,有兩條國際大道從此間通過,在其南方有一系列的軍事重鎮,如米吉多、約念、耶斯列等等,在戰略上非常重要。

以色列分裂數十年之後,拿弗他利全境遭受敘利亞王便哈達一世侵擾。大約兩百年後,以色列王比加執政期間,亞述王提革拉比列色三世將拿弗他利全境的居民擄到亞述去。北方的以色列國被推翻差不多一百年之後,猶大王約西亞大力鏟除偶像崇拜,所清除的丘壇雕像甚至遠達北端受亞述操縱的拿弗他利的各城和周圍的荒地(代下34:1-7)。所以這章經文指的,很可能是指這兩個地方在亞述人手中遭受的屈辱和打擊。其實因為位在邊境,每當有戰事發生,必首當其衝。又因以色列北國遠離耶和華神,去拜金牛犢,因而被神懲罰,雪上加霜,災禍不斷,苦不堪言。

在馬太福音第四章12-15節記載:
12 耶穌聽見約翰下了監,就退到加利利去; 13 後又離開拿撒勒,往迦百農去,就住在那裡。那地方靠海,在西布倫和拿弗他利的邊界上。 14 這是要應驗先知以賽亞的話說: 15 「西布倫地、拿弗他利地,就是沿海的路,約旦河外,外邦人的加利利地, 16 那坐在黑暗裡的百姓看見了大光,坐在死蔭之地的人有光發現照著他們。」

馬太的這段話讓我們看見神對西布倫和拿弗他利這兩個支派的眷顧,雖然在人的眼中,他們受盡滄桑,歷經苦難,但是神並沒有忘記他們。他們覺得是坐在黑暗中等死的百姓,坐在死蔭之地毫無希望,但是主耶穌的事工卻從他們當中開始,帶給他們生命的光和希望。神要增他們的人數,增添他們的喜樂,回復他們當年的光榮。除去他們的重軛和人壓制他們的杖,他們要再度享受尊嚴、自由與和平。

耶穌一來,抹去他們的眼淚;耶穌一來,夢事都要改變。這就是神要給人的恩典。祂把耶穌賜給我們,讓我們不再被罪轄制,毫無希望;不再受到死亡的壓榨,擁有永生和自由。耶穌一來,我們都要離開黑暗和死蔭之地,進入光明中,與神在永生中同行。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