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日光之上

傳道書
6:1-2
傳道書6:1 我見日光之下有一宗禍患,重壓在人身上。

1我見日光之下有一宗禍患,重壓在人身上。2就是人蒙神賜他資財、豐富、尊榮,以致他心裡所願的一樣都不缺,只是神使他不能吃用,反有外人來吃用。這是虛空,也是禍患。

“神賜人資財豐富,使他能以吃用,能取自己的份,在他勞碌中喜樂,這乃是神的恩賜”。相反的,若是神賜人資財豐富,卻不能吃用,不能取自己的份,不能在勞碌中喜樂,就是禍患了。你在勞碌中可有喜樂?你能否享用神賜給你的資財,你能否取得自己的份?假如你一直在埋怨你的工作,假如你一天到晚捨不得吃捨不得喝,不敢用錢,一用錢就心疼,那麼你得好好在神面前思考,究竟你這一生的“份”是什麼?

神的恩賜是讓人可以享用他的勞碌所賺取的一切,假如你捨不得去享用你勞碌所賺取的,反而要留給外人吃用,那麼祝福就變成禍患了。這當中的福與禍,就在於自己的心懷意念。假如你的信心放在錢財之上,你自然不敢花用,因為錢財成了你的安全感。你害怕自己年弱衰老之際沒有錢用了,那怎麼辦呢?所以要把錢抓得緊緊的,像華爾街巫婆Hetty Green,洗衣服要省肥皂,只洗領子或袖子;找醫院要找免費醫院,至死不敢用錢。她的錢財就留給外人用了。

但是我們的安全感若是注目在神那裡,就知道我們是神的管家,神沒有要我們做守財奴,神賜給人資財、豐富、尊榮,就是要人在他的勞碌中喜樂,並享用勞碌所得。我們不要奢侈浪費,也不要過份節儉,當用則用。所以所羅門王一直強調:“日光之下”假如我們的眼界只在日光之下,看不到日光之上的神,那麼活著就很可悲,就是禍患。因為即使神賜他資財、豐富、尊榮,以致他心裡所願的一樣都不缺,但是他卻只能看不能吃用,反有外人來吃用。豈不可憐?

有個人在紐約開了一間餐館,天未亮就要去準備,夜半才得以歸家。他勞碌不堪,終於存了一筆錢,在隣省紐澤西買了一棟豪宅。在紐約有很多人都是這樣做,寧可在紐澤西買房子,住得舒服。然後,他請了一個管家幫他打理房子。他依舊日未出就走,月亮升到中央了才回到家。有一天他感覺不大舒服,提早收工回家。一到家門前,他不敢置信地望著自家大門,那樣漂亮而有氣派,而他從來沒時間去欣賞。開門後,他聽到有悅耳的音樂傳來,他走到後院,看到管家正坐在樹下乘涼,旁邊的小桌上有飲品有點心,還有一台小收音機。這是他夢想的,卻讓外人去享受了。他擁有這座豪宅,然而真正享受豪宅的,是他的管家。

“重壓在人身上”的“重壓”,也含有“人間常見”的意思。在五章13節說“我見日光之下有一宗大禍患,就是財主積存資財,反害自己”,為什麼反害自己呢?一是財富引起他人的覬覦,使人因羨慕而嫉妒,最終想法謀取,便會加害財主;二是財主因錢而傲,以致得罪人,製造敵人;三,財主的信心放錯地方,因得罪神而無法享用。而財主的問題在哪裡呢?五章10節:“貪愛銀子的不因得銀子知足,貪愛豐富的也不因得利益知足”。無法知足,心裡永遠不滿足,因為他們想用銀子填滿自己心裡的空虛和安全感,所以永遠填不滿。

讓我們把眼目從日光之下轉到日光之上,看到在日光之上眷愛我們的神,讓祂挪去我們的小信,挪去重壓我們的禍患,讓我們能夠享用祂賜給我們的份,使我們一生知足喜樂。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