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生命的氣息

傳道書
3:18-22
傳道書3:21 誰知道人的靈是往上升,獸的魂是下入地呢?

18我心裡說:「這乃為世人的緣故,是神要試驗他們,使他們覺得自己不過像獸一樣。19因為世人遭遇的,獸也遭遇,所遭遇的都是一樣。這個怎樣死,那個也怎樣死,氣息都是一樣。人不能強於獸,都是虛空。20都歸一處,都是出於塵土,也都歸於塵土。21誰知道人的靈是往上升,獸的魂是下入地呢?」22故此,我見人莫強如在他經營的事上喜樂,因為這是他的份。他身後的事,誰能使他回來得見呢?

對於人類,所羅門王有一種見解:神使人覺得和獸一樣,是出於神的試驗。假如主張進化論的人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他們會不會覺得原來聰明反被聰明誤?的確,當我們和動物相比時,有時會覺得牠們和人有許多相似之處,最常見的就是猿和猴子,因為牠們善於模仿,又可以教牠們一些東西,所以很多假設就放在牠們身上。

進化論告訴人說,最高級的人是從一種低等的人進化來的;這種低等的人是從一種動物——如猿人——進化來的;猿人又是從猿猴進化來的;猿猴又是從比它低等的 動物——如青蛙——進化來的;青蛙又是從比牠更低等的生物魚進化來的;而這種低等生物或有機物又是從某種結晶體出來的。總之,他們認為有生命的,是從沒有生命的,自然產生。生命的源頭照達爾文的假設,是“電和蛋白質”組成的。(採自張郁嵐《認識真理》)

達爾文因為要找一種動物在人和猿猴之間來証明他的學說,所以在1831至1836年,乘“獵犬號”輪船周遊世界,尋找這種動物。事後報告,經過地方以紐西蘭為最黑暗;那地的人民沒有衣沒有鞋,在樹上做巢居住,殺嬰孩獻祭,拜偶像,不顧婦女的血戰,欺騙詭詐,大量喝酒,淫亂等等。可 惡的習慣多得不能一一列舉。達爾文那時說這類民族還須要進化二千年,才能像現在人的樣子。但是他第二次再經過那個地方時,因為基督教已經傳進去,竟然完全不同了。紐西蘭的人已經建造房屋居住,並且裝窗,也能種田種樹,惡習也一一去除。達爾文到這時不能不贊嘆基督的大能!自己慚愧所創立的學說幼稚錯誤,就出一大筆金錢,買了許多《聖經》分送各處土人。他說:“我承認原始的生命是造物的神造的,如果沒有一個終極的原因,宇宙就不能存在。”(見達爾文自傳)

當然後來科學家也找出很多辯証,一是古生物學中找不到猿猴變人的過程,二是人血和猿猴的血構造不同,三是任何生物之間不能互相變化,四是後天改變的不能遺傳,五是發現許多化石和骨頭都是造假;六是從生物的生存來看,從來都是一樣,並沒有任何改變。雖然有人認為,人類胚胎生長的過程,和人類進化論所想的過程,魚、兩棲、鳥、獸類相像,但也只是相像,並不一樣。而藉著這相似之處,神考驗人的智慧和判斷力。原來,這是神給人的考試。讓不肯接受神的人,自覺與獸無異。

誠然,人和獸都是神用塵土所造。所以你有沒有想過,假如神用塵土造動物,動物就有生存的能力,那麼神造人之後,其實也會動會吃,並不是泥娃娃。所以人和動物有何不同?〈創世記〉三章7節說:“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裡,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名叫亞當”。這“生氣”的英文是breath of life,生命的氣息。接著看,亞當就成了有靈的活人。所以這生命的氣息就是人與動物不同之處,人具有從神來的靈,動物沒有。也因為我們具有從神來的靈,所以我們的靈裡知道有永生,神藉著這口氣,把永生放在我們“心”裡。在〈創世記〉第六章3節裡,耶和華說:“人既屬乎血氣,我的靈就不永遠住在他裡面,然而他的日子還可到一百二十年。”所以我們知道,我們裡面有神的靈。所以我們若不認識神,不與祂和好,我們的心就永遠不會滿足,永遠覺得空虛,要用許多種東西去填滿,卻填不滿。

我們的肉體和動物的屍體都要歸於塵土,但人的靈要回到神那裡,接受審判,或得永生,或進入永遠的滅亡。動物沒有神的靈在裡面,所以他們的魂是下入地或去哪裡,就不知道了。有人認為魂是一種意志的稱呼,若是,那就自動消失了。從各個宗教來看,人死後都有很多招魂的儀式,表示人知道,人死了並不一了百了,還有靈魂。但是你不會為動物招魂。這也是一種與生具來的認知,沒有人教也懂的一種明白。

所羅門王的時代,耶穌還沒有來,所以他只能看到:“人莫強如在他經營的事上喜樂”。當然,人能在自己經營的事上喜樂,是他的份,是神的恩典,是神的祝福。但是在主裡,我們都能享受到更上一層樓的喜樂,那就是遵行神旨意,有神同行的喜樂和滿足。身後的事,我們不用煩惱看不見,因為在主裡,人都是活著的,有一天我們都要和所親愛的人再相聚,很多事情都還是看得到。所以讓我們在今生好好傳福音,以後見主面時就不用後悔了。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