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所羅門的追尋

傳道書
2:1-3
傳道書2:1我心裡說:「來吧,我以喜樂試試你,你好享福。」誰知,這也是虛空。

1我心裡說:「來吧,我以喜樂試試你,你好享福。」誰知,這也是虛空。2我指喜笑說:「這是狂妄」,論喜樂說:「有何功效呢?」3我心裡察究如何用酒使我肉體舒暢,我心卻仍以智慧引導我;又如何持住愚昧,等我看明世人,在天下一生當行何事為美。

在所羅門尋找日光之下有何值得他把握的事情時,他以尋樂為第一目標。世人都喜歡快樂,不是嗎?喜樂和享福,是許多人心中的第一志願。父母在我們小時候要好好讀書,就可以有成成績,才能考上好大學,畢業後才能找到好工作,才能賺大錢。有了錢,就可以買大房子、豪華轎車、請得起佣人,結婚有排場,孩子上名校,等等。所以人生以賺錢為目的,賺錢是為了享福,享福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有面子,不必動手做事。到處旅遊,享受榮華富貴。

但是在溫哥華有很多移民都已經達到這樣的水準了,要什麼有什麼。結果,你知道嗎?有很多這樣的達人和貴夫人,天天往賭館跑,最後把什麼都輸光了。他們有很多錢,買到了幾百萬的房子,最名貴的轎車,家裡佣人三班制,兒女上不上得了名校又是另一回事。但是享福的結果是只剩下去找刺激作樂。快樂是在找刺激時來那麼一下,立刻又走了,因為輸錢了;快樂在贏錢時也會過來一下,也很快就走了,因為一下子就輸光了。

到處旅遊,起初很感新鮮有趣。但是不久就感到累了,天天換住的地方,再高級的旅館也不像家裡的床令人安心;吃得再好,有時也有不對胃的時候;看來看去,都是青山綠水以及聽不懂的外國話。加上被導遊像鴨子趕來趕去,經常緊張得連生理時鐘都難以配合。快樂,是在期待的時候;上路後有時也感到失望和疲憊。快樂,是在和朋友說事時提起一下,感覺很有面子。不過,若別人也去過,就平常了。

錢可以買到的快樂,總是像蝴蝶似的,翩然而來,翩然而去。等你想正視它時,卻已經不見了。有人說,買新衣服最快樂的時候就是在快要付錢的那一刻,付錢後,快樂就走了。這就是為什麼,女人的衣櫃裡總有幾件從未上身的新衣,我想,男人也是。這就是為什麼他指著喜笑說:“這是狂妄”,因為高興得太早。而快樂總是翩然而去,使我們無法查覺它在我們的生活中留下的痕跡,毫無功效,對我們的生活起不了改變的作用。然後,人就死了。買來的快樂和享福也是虛空。

我用“快樂”來取代譯文的“喜樂”,在英文裡是joy/pleasure,是指生活中的享樂,一時的快樂;但是一般而言,喜樂是從神那裡來的,不必靠世上的任何條件,只要有神的同在,在任何情況裡都有的平安穩妥,充滿盼望的心境。喜樂很單純,不需要任何的物質,只要有神的同在;快樂要靠世上的東西才能取得的,一時的高興,只要有利的環境一變,立刻就不一樣了。在平安順利時,人不一定快樂;但是信主的人,即使在苦難中,也能因著神的同在而充滿喜樂。所以,在這裡所羅門指的是人靠物質和條件找來的快樂,而不是從神來的喜樂。

當所羅門王發現世界上可以供應的快樂和嘉笑是那麼有限時,他想到用酒,另一種刺激,使肉體舒暢。在〈箴言〉31章6-7節裡,利慕伊勒王的母親勸他,可以把濃酒給將亡的人喝,把清酒給苦心的人喝。 讓他喝了,就忘記他的貧窮,不再記念他的苦楚。所羅門王也因而轉向酒精,希望肉體舒暢時,可以找到活在世上的目標和意義。有的人藉著醉酒滋事,但也有人說,其實醉酒時,頭腦裡依然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是拒絕做出負責任的選擇。

所以,所羅門王說,即使在醉酒時,他的心依然清醒。他的肉體放鬆了,他藉酒賣乖了,做了一些清醒時不肯做的愚昧之舉,但是他的理智還在。他的智慧仍然使他明白,他的舉止何等愚昧。這是新國際版的英文,可以幫助我們更明白這經節的意思:“I tried cheering myself with wine, and embracing folly—my mind still guiding me with wisdom. ”這是第三節的下半句,表明他做這些事的心意: “ I wanted to see what was good for people to do under the heavens during the few days of their lives.”為了明白在日光之下,人們在他們的有生之年當行何事為美,他非常賣力地去做了一些實驗和研究。明天,我們一起來看他的實驗和結果。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