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雷納德的父親

箴言
14:25-29
箴言14:26 敬畏耶和華的大有倚靠,他的兒女也有避難所。

25作真見證的救人性命,吐出謊言的施行詭詐。26敬畏耶和華的大有倚靠,他的兒女也有避難所。27敬畏耶和華就是生命的泉源,可以使人離開死亡的網羅。28帝王榮耀在乎民多,君王衰敗在乎民少。29不輕易發怒的大有聰明,性情暴躁的大顯愚妄。

在美國司法科學教科書的範本裡記載了一個真實的事例。在1985年,由於某些查案手續的不完整,以致於才22歲的雷納德‧卡騰(Ronald Cotton)被控訴性侵犯案成立。雖然他一再強調自己的無辜,並且真正的作案者也承認了罪行,卻無助於翻案,反而被判更重的刑期。時間在無助和憤怒中緩緩地過去,有天雷納德的母親中風了,再也不能去探監,獄中的雷納德想到自己被誣陷,以致連最親愛的母親需要他時,都不能前去照顧。他的憤怒和怨恨不停地上升。

他偷了一塊鐵器,悄俏把它磨成一把尖銳的利刃,打算為自己報仇,去殺掉那個真正犯案,卻害他坐冤獄的傢伙。他把自己的計劃告來探監的父親。他的父親年輕時脾氣很壞,十分風流,到處留種,雷納德在監獄裡還碰上了幾個同父異母的兄弟。但是此時他父親已經信主悔改,戒了酒,並且十分敬虔,甚至在教會做執事。

他父親對他說:“雷納德,你告訴我,你是無辜的。我相信你。然而,要是你殺了這個人,你就永遠回不了家,一輩子屬於這個地方。”探監時間結束,雷納德思考著父親的話,他想到自己若是謀殺普爾,那與其他犯罪的獄友差別又在哪裡呢?隔天,他就把那把刀丟了。他開始參加監獄裡的詩班和讀聖經。他父親和姊姊鼓勵他,要禱告相信主。父親告訴他:“兒子啊,當沒人幫助你時,主會是你的幫助。當沒人聆聽你時,祂側耳傾聽你。”

1992年,他的新律師寫了封信給他,告訴他有一位律師兼法學教授同意看他的案卷,看看是否能夠幫助他。後來,這位律師教授還找了另一位律師一起來幫他。接下來的五年,這兩位律師義務為他搜證,並且等待最佳時機再次上訴。幾經周折,他們發現警方居然還留下一些性侵現場的床單和其他證物,一般而言,結案時都會銷毀這些證物。律師們把其中一位受害者身上有強暴者留下的體液拿去與DNA採樣比對,證明了雷納德的清白。

雷納德的無罪釋放消息傳到當年指證他的女人耳中,有如晴天霹靂。即使DNA證明不是雷納德,但當事人珍妮弗仍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不僅是她在納悶自己怎麼會誤證,那兩位當年辦案的警探也不斷反思和檢討自己的行政錯誤出在哪裡。她很害怕,怕雷納德出獄後會報復她,怎樣償還他11年的青春歲月?她沒勇氣面對這件事,整個人躲在羞愧中。直到兩年後某日,她才停止哭泣,鼓起勇氣要求見雷納德,向他道歉。

再看到雷納德時,她才意識到雷納德比性侵她的男人要高上好幾吋,她確知自己錯了。她預想雷納德可能會大罵她,但沒想到,他很平靜地告訴她:“我沒有生你的氣。我也永遠不會生你的氣。我只要你過好的生活。”雷納德還說:“我們都是受害人。”

雷納德被冤枉下獄關了十年半。進去時正是為追求理想付出努力、奠定事業根基的年紀,但出獄時他已成為一個沒有一技之長、沒有工作經驗的中年人。連駕照都必須要重考。前途更是一片茫茫。然而,他的律師不但還他清白,還幫他在那家為他DNA採樣比對的公司找了一份工作。

照該州當時法律規定,雷納德22歲到33歲的冤獄賠償總共是五千美元。他的律師趁著電視節目的訪談邀請,向大眾批露這個事實,節目主持人大吃一驚。之後,大家發起了運動,珍妮弗更是大力寫信陳情。最後原有的法律修正了。幾年後, 雷納德獲得了近11萬美元的賠償金。

儘管珍妮弗已經得到雷納德的饒恕和祝福,但仍過了一段時間,才能接受自己犯錯誤的事實,尤其是她聽了一位愛荷華州大學教授演講,解釋見證人指證的記憶是會因資訊呈現的方式而受污染的。那一天,她徹底得了釋放。(此故事情節節錄自吳蔓玲的〈大人哪,冤枉〉一文)

做真見證可以救人性命,但是我們卻有可能在被誤導的情況下做出偽證,可見話語不正確之可怕,可以葬送一個人的一生。但是在人的無知裡,幸好我們有神可以倚靠。雷納德的父親悔改信主之後,他因而能在緊要關頭幫助兒子,使他不致於犯下大錯,並且能認識至高的神,尋求祂的幫助,使他的兒女有避難所。因此我們若敬畏耶和華是生命的泉源,也可以幫助兒女離開死亡的網羅。

不再酗酒,不再輕易發怒的父親,用神給他的聰明救了他的兒子免犯大錯。這個故事雖然是司法教科書的範本,為了讓以後的辦案更小心。可是卻讓我們看到一個最重要的關鍵,就是雷納德的父親,因為他的改變,他的兒子也得到了救贖。因著耶穌,原本是極大的冤仇,敵人卻成為朋友。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