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流浪者之歌

詩篇
137:1-9
詩篇137:5 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記你,情願我的右手忘記技巧!

1我們曾在巴比倫的河邊坐下,一追想錫安就哭了。
2我們把琴掛在那裡的柳樹上。
3因為在那裡,擄掠我們的要我們唱歌,搶奪我們的要我們作樂,說:「給我們唱一首錫安歌吧!」
4我們怎能在外邦唱耶和華的歌呢?
5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記你,情願我的右手忘記技巧!
6我若不記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過於我所最喜樂的,情願我的舌頭貼於上膛!
7耶路撒冷遭難的日子,以東人說:「拆毀!拆毀!直拆到根基!」耶和華啊,求你記念這仇!
8將要被滅的巴比倫城啊,報復你像你待我們的,那人便為有福!
9拿你的嬰孩摔在磐石上的,那人便為有福!

這是一首很悲傷的流浪者之歌,這些流浪者被強迫,擄到了外邦異地,失去國土,不再擁有主權,只能坐在巴比倫的河邊,回想家園,流淚作曲。順便咒詛兩句他們的敵人。當以色列人在埃及為奴時,因為已經為奴了四百年,沒有受教育的機會,只能流淚嘆息,也沒有琴可以撫弄。但是在以色列人進入迦南之後,在大衛和接續的王朝裡,他們的生活開始改變,從奴隸成為自主的人,從一無所有到成家立國,從貧困進入富裕。然後就把那位使他們環境改變的神忘了,開始去拜外邦的偶像和假神。

在以西結書裡,以西結在異象中看到神一步步被趕離聖殿,猶大人在敬拜神的地方敬拜偶像,污穢聖殿,以致神無法駐留,只得遠離,成為流浪的神(結8-10章)。“耶和華的榮耀從殿的門檻那裡出去(結10:18a )”,當神在聖殿中不再有地位時,祂就走了。留下猶大人保護自己,讓他們去倚靠他們所拜的偶像和假神。自然是滅亡。當巴比倫來到耶路撒冷時,那個戰況十分淒慘。猶大人的嬰孩被摔在磐石上而死,太慘了,以致於詩人咒詛,希望將來巴比倫也遭到同樣的境況,他們的孩子也被敵人摔在磐石上而死。那種撕裂心腸的痛令人難以忘懷。

現在他們亡國了,回想起錫安,想到的是什麼?他們把琴掛在柳樹上,不敢去碰它。帶著悲哀的心情要唱歌娛樂敵人嗎?南唐的末代君王李煜在亡國之後,被宋太祖稱為違命侯。有一次在宴會中,宋太祖命他作詩娛眾,他說:“揖讓月在手,動搖風滿懷”,宋太祖說他好一個翰林學士。意思是說:你不配做皇帝,做一個文人好了。在他的〈破陣子〉說到:“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銷磨”,成為宋太祖的俘虜後,“沈腰”指人瘦了,“潘鬢”指髮白,整個人都老了。淒涼。李煜在亡國後想起的是,“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鳳閣龍樓連霄漢,至樹瓊枝作煙蘿,幾曾識干戈?” 在和平時不懂得保護家國,一味享受,等到國破家亡時,就真的“往事已成空,還如一夢中”。

猶大人在巴比倫的河邊,想到亡國之恨,感受到亡國之痛,體會到亡國之可怕,但是有沒有想到為什麼會亡國?有沒有想到離棄了活水的泉源的後果?有很多以色列人(包括猶大人),都深深懷著復國的盼望,因為他們明白一個國家重要性。他們曾在埃及為奴,曾經被人看不起,當做機器使用,然後神使他們立國,在不可能的情況下,建立了自己的國度,還有外邦來朝貢的威儀之時。神給了他們那樣多那樣大的恩典,但是在他們把神趕走之後,他們就再也沒有力量和保護者了。他們只能哭泣,再一次淪落為奴了。

不能忘記耶路撒冷,因為那是他們深以為傲的君城和聖殿。但是光有聖殿,沒有實質的敬拜,又算什麼?“耶路撒冷遭難的日子,以東人說:‘拆毀!拆毀!直拆到根基!’”。國仇家恨都上心頭。猶大人的經歷,是信徒的鑑戒,當我們身處平順時,不要忘記神的恩典,不要因為有一點小成就,就離棄建我們的神。因為祂是我們的力量,我們的避難所,我們隨時的幫助。祂的愛,使祂甘心與我們同在,但是當我們不懂得敬畏祂時,後果堪虞啊!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