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煙薰的皮袋

詩篇
119:81-88
詩篇119:83 我好像煙薰的皮袋,卻不忘記你的律例。

ך Kaph(第11段)

81我心渴想你的救恩,仰望你的應許。
82我因盼望你的應許眼睛失明,說:「你何時安慰我?」
83我好像煙薰的皮袋,卻不忘記你的律例。
84你僕人的年日有多少呢?你幾時向逼迫我的人施行審判呢?
85不從你律法的驕傲人,為我掘了坑。
86你的命令盡都誠實,他們無理地逼迫我,求你幫助我。
87他們幾乎把我從世上滅絕,但我沒有離棄你的訓詞。
88求你照你的慈愛將我救活,我就遵守你口中的法度。

在這段經文裡,詩人形容他好像煙薰的皮袋。煙薰的皮袋的什麼意思?那是指在古代用來裝水、盛酒或盛其他液體的容器,是用皮做的袋子。假如皮袋裡裝著水或酒時,冬天為了保暖,免於結冰,經常會掛在屋裡的火爐旁,讓爐子上昇的煙使袋子裡的液體保持液狀且溫暖,要喝時比較方便。如果屋子裏沒有煙囱,皮袋就會被煙熏得十分乾燥且皺巴巴的。當詩人形容他好像煙薰的皮袋時,第一個提到的就是他的眼睛因而失明。

因為眼睛長久在煙薰之下無法張開,時時流淚,久而久之就看不見了。詩人盼望得著神的應許和救恩,但是敵人的逼迫使他日日以淚洗面,無法看見他的拯救。敵人怎樣對付他呢?一是逼迫,二是為他掘坑,意思就是要把他置於死地,甚至活埋;三是要把他滅絕。詩人的心裡很苦,因為眼睛都看不到出路,根本無路可走,只能仰望神。在等待神的救恩時,他好像一個煙薰的皮袋,不停地被煙的熱氣弄得又乾又疼,卻無法挪移。

我們可以想像到很多這樣的情況,例如希特勒在屠殺猶太人時,那些猶太人的處境;在文革時,甚至在目前的大陸,許多教會被逼迫,發生很多無理的事情,十字架被毀、教會被拆,都在一個自稱有信仰自由的地方發生。無理,沒有理由可講。有的教會付了錢買了教堂,不給搬進去,也不還錢;有的傳道人莫名其妙就被抓去關起來。無理的逼迫。很苦,像個煙薰的皮袋,沒有辦法離開那個被逼迫的處境,只能期待神的拯救。

這些事讓我們想到主耶穌當年,也是被無理的逼迫,直到被逼上十字架。無理,完全無理。因為是出於撒旦的作為,怎能有理?但是在無理的逼迫中,主耶穌說,那是祂自願選擇的道路,為了世人得救,祂默默地忍受一切的無理。祂在無理之中看到神的旨意,甘願受苦至死而不悔。無理。我們經常要講理,跟這個講道理,跟那個講道理,但是有一天,神要我們明白,救恩是從無理當中產生的。

耶穌知道很多現象是無理的。好像在祂的時代,羅馬兵無理地打人,無理地要求猶太人為他背東西走一里路,無理地要求猶太人把外衣給他,很無理。但是耶穌要祂的門徒怎樣回應呢?可能大家都記得:“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 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裡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強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有求你的,就給他;有向你借貸的,不可推辭。(太5:39-42)”

我記得遠志明弟兄說過一個比喻,他說人一旦做了基督徒就好像耶穌一樣,變成了一隻羔羊,要被吞吃被宰殺的羊。當人(或狼)殺了吃了這隻羊之後,他們就也變成羊,被其他的狼或人殺了吃了,然後那些吃了羊的,又變成羊。神的救恩和國度就是這樣,用無數寶貴的性命去換來的。所以假如主耶穌要面對人世間的無理,跟隨祂的人很可能也都要面對無理。這樣聽起來似乎很慘,但是結果卻非常美麗。

耶穌為何肯接受那些無理?因為祂相信神的旨意是最美好,最有智慧,最完全的計劃。我們為何能在無理中有盼望,永不灰心,因為我們相信神的公義,以及永生。所以把握住神的訓詞,神的話語,是信徒唯一得到能力的方法。在無理中得以與之對抗的,最真實有力的武器,因為神的話要托住我們,使我們在面對無理時不至跌倒,不至失望,不至滅亡。不管詩人的仇敵怎樣無理,不管詩人怎樣像煙薰的皮袋,神按著祂的應許和救恩把他救活了,使他有力量寫下他的見證。有一位牧者說,很多人喜歡服事神,卻不喜歡跟神交通。他道出了今天信徒軟弱的真相,只要做事彰顯自己,卻不肯花時間到神面前領受神的話語。但是詩人在任何景況下都緊緊抓住神的話語,遵守神的法度,因為那是得勝的秘訣。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