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神啊,復興我們!

詩篇
80:1-19
詩篇80:19 耶和華萬軍之神啊,求你使我們回轉;使你的臉發光,我們便要得救!

詩篇80:1-19 亞薩的詩,交於伶長。調用為證的百合花。

1領約瑟如領羊群之以色列的牧者啊,求你留心聽!坐在二基路伯上的啊,求你發出光來!
2在以法蓮、便雅憫、瑪拿西前面施展你的大能,來救我們!
3神啊,求你使我們回轉;使你的臉發光,我們便要得救!
4耶和華萬軍之神啊,你向你百姓的禱告發怒,要到幾時呢?
5你以眼淚當食物給他們吃,又多量出眼淚給他們喝。
6你使鄰邦因我們紛爭,我們的仇敵彼此戲笑。
7萬軍之神啊,求你使我們回轉;使你的臉發光,我們便要得救!
8你從埃及挪出一棵葡萄樹,趕出外邦人,把這樹栽上。
9你在這樹跟前預備了地方,他就深深扎根,爬滿了地。
10它的影子遮滿了山,枝子好像佳美的香柏樹。
11它發出枝子長到大海,發出蔓子延到大河。
12你為何拆毀這樹的籬笆,任憑一切過路的人摘取?
13林中出來的野豬把他糟蹋,野地的走獸拿他當食物。
14萬軍之神啊,求你回轉,從天上垂看,眷顧這葡萄樹,
15保護你右手所栽的和你為自己所堅固的枝子。
16這樹已經被火焚燒,被刀砍伐,他們因你臉上的怒容就滅亡了。
17願你的手扶持你右邊的人,就是你為自己所堅固的人子。
18這樣,我們便不退後離開你。求你救活我們,我們就要求告你的名。
19耶和華萬軍之神啊,求你使我們回轉;使你的臉發光,我們便要得救!

這是一集體哀求的禱文。他們身在危難之中,我們不能確定這危難的性質,但看來似是國破之苦。這是一首在苦中仍不失盼望的詩歌。我將這首詩分成四段。第一段:1-3節。這是一段緊急的哀求。這裡用了大量意象。神是誰?他是「牧人」,他是帶領羊群的牧人。他在哪 裡?他坐在二「基路伯」之上。「基路伯」是有翼的神獸,後來理解為天使。這二「基路伯」是約櫃頂上的神獸。藉此,詩人提醒自己,這位神是與自己有關的,神與人是有約的關係的。人在艱難中,不是孤身面對,而是有一位與人有關的神幫助人去面對的。神以約櫃為寶座。這約櫃放在耶路撒冷的聖殿裡,神的寶座不在高天 之上,卻在人間。對身在苦難的人來說,神在人間是重要的。距離太遠,便遠水不能救近火了。你若人在香港需要急救,但救護車需要從廣州急調過來,則你便會絕望了。在生命的黑暗裡,最需要的是光明,所以詩人求神發出光來。 

第2節,詩人求神「施展大能」,所謂「施展」,其實意指神像睡了覺一樣, 現在叫醒他,叫他快快回復體力。Eugene Peterson 的 “The Message” 的翻譯很傳神,他這樣翻譯這節經文: “Get out of bed — you’ve slept long enough! Come on the run before it’s too late.” 這裡有點似福音書裡的一個故事情節。耶穌和門徒在船上。忽然起了暴風,船入了水快沉,但耶穌卻睡著了。門徒叫醒他,看來帶點埋怨,你看,危難當前,你還睡覺嗎?詩人在這裡表達同樣的情緒--神啊,你是否睡了覺?你看不到我們的苦況嗎?你快快「施展大能」、快快「恢復體力」吧!

神是親近我們的,他是牧人,坐在百姓中間。但神看來也是很遠的,他像看不見我們苦難似的,他像睡了覺似的。若神真是牧人,若神是為羊捨命的好牧人,而羊現在受苦,就可能不是牧人睡了覺,而是羊故意走入迷途了。第1及2節,用了四個imperative的動詞。第1節:「求你留心 聽」可直解為「聽啊」;「求你發出光來」可直解為「發光啊」;「施展你的大能」可直解為「起身啦」;「來救我們」的「來」可直解為「來啊」。我們感受到這 些受苦的人的迫切。他們呼求神,聽啊,發光啊,起身啦,來啊。似乎在說:「救命呀」、「救命呀」、「救命呀」、「救命呀」。現代人有問題,會第一時間想起 google,因為相信 google 會提供一切問題的答案。詩人在生命的苦難中,卻尋求一位有情、有義、有約的牧人,一位在人間的神。

第3節裡的「回轉」與「復興」是同一個字。走迷的人,需要神帶領他回轉;陷在生命幽谷中的人,需要神給他復興的力量。詩人尋求神的光明,勝於尋求世上的智慧和力量。 

第二段:4-7節。首段的哀求以後,便是苦況的自述。我想起集中營裡的人,在絕望裡,在痛苦裡,吃的,飲的,也是淚水。你病了,這是苦。但若旁人說,「看你幾時死」,則更苦。你破產了,這是苦。但若旁人說,「總算等到你有今日」,則更苦。你失敗了,這是苦。但旁人說,「終於輪到你跌一回」,這更苦。這些苦,是鄰舍加的,是敵人加的。主耶穌希望人能愛鄰舍,愛敵人。但這裡的鄰舍和敵人,只懂雪上加霜。

第4節,詩人發出哀聲,這一切,要到幾時呢?最近探訪過一個住在板間房(用木板分隔的房間)的家庭,他們也問這個問題:要到幾時呢?他們申請了公屋,等了若干日子,但,還要等多久呢?問這問題的人,在一苦境中。但他們仍在等,因他們仍抱一絲希望。這真是一個天問:「要到幾時呢?」人生的苦難,幾時才會完呢?詩人說:「耶和華──萬軍之神啊,你向你百姓的禱告發怒,要到幾時呢?」這裡的「發怒」,原來的用字是指「煙」。詩人用這意象,去表達神的怒氣如煙。神被這煙遮住了眼睛,故看不到他們的苦況。這要到幾時呢?

但是,我們也可按這意象作一點推想,煙熏目則會流淚。在人間,受苦的人認為自己日日以淚為飲食,但是,這難道不也是神的眼淚?在Mel Gibson 導演的〈受難曲〉(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裡,當人間的基督死在十架上時,一大滴眼淚從天而降,代表著神的無盡悲哀。人間的眼淚,難道不也是神的眼淚嗎?若人問:「要到幾時呢?」神也會問:「要到幾時,人才懂得愛鄰舍和愛敵人呢?」

第8節,詩人稱神為「萬軍之神」,更強調神的力量了。求神使我們回轉〔或譯:復興〕,使你的臉發光,我們便要得救!

第三段:8-14節。受苦的人,想當年。想當年,神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在迦南地茁壯成長。曾有輝煌的日子。西面,去到大海,即地中海。東面,去到大河,即幼發拉底河。即當時從東到西之處。但是,俱往矣。這個國家被人毀了。這棵好樹的籬笆被人拆毀了,任人予取予攜。一片江山,被以色列人最討厭的豬摧毀了。豬,當然就是最粗暴的外邦人了。

中國南唐的李後主,在亡國後,也寫了很多想當年的詞句。我們熟識的〈虞美人〉說:「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大自然的春花秋月,是常有的,這對比著人事的無常。「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東風是常有的,這對比著故國生活的不常有。回首這不常有的過去,是不堪回首的。「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過去的宮殿,或許不變吧,這對比著人的歲月的不能不變。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春水向東流,是永恆的,在人生中只有愁,也如此永恆。

李後主的故國回憶,只有愁。詩篇80篇的故國回憶,卻是喚起希望的回憶。在詩篇的詩人眼中,現在,的確是一片荒涼,故國不再,但是,他不停在這裡,他回憶,他進行救贖的回憶。過去,荒涼之前,是美好的故園。這故園,這過去的生命和生活,是神栽種的,是神培植的。這一切背後,神是牧人,他和人有親密的、約的關係。故此,詩人越回憶,他越接近神,他的心越 堅定,他越明白救贖的大路。他明白,一切不是愁,一切是有希望的。神是希望之源。

第四段:14-19節。這是希望的宣告。第14節是副歌的一個變奏。這次,不是求神使我們回轉或復興,而是求神回轉。「神啊,你回來吧!」只要你回來,一切便會復興了。我們曾是你手提攜的人,我們的生活是你建立的,我們的生命是你指引的。現在,我們誤入歧途,我們走入死角,我們苦不堪言。神啊,求你回來吧,繼續在我們生命裡,完成你未完成的工程。

第17節:「願你的手扶持你右邊的人,就是你為自己所堅固的人子」。「人子」即人,不必想到新約的基督。第18節:「這樣,我們便不退後離開你;求你救活我們,我們就要求告你的名。」這是一種悔改的決志。若神回頭再看我們,我們便不能再離開神了。在詩人看來,一切苦難,來自人背叛神。希望來自神,只要人回到神那裡,他就能懷著希望地活下去。

第19節,最後一次副歌。這次,稱神為「耶和華─萬軍之神」。「耶和華」 是神的名字,是讓以色列人叫神的名字。這名字不是泛泛的一個神的名字,是尊指那位與他們有關係,與他們有約,並至終看顧他們的神的名字。但願,你在艱難中,能對神有信心,看到神和你的關係,你也能叫得出神的名字。不是泛泛的一個神的名字,而是和你生命有愛的連繫之神的名字。

我們的生命是由神栽種的,請回到神那裡找生命的意義。你若在逆境中,請檢視一下你的生活態度,請看看你離開了神多遠,請悔改,請回轉,並期待復興。你的生命可能面對逆境,但逆境不是你生命的主,神才是。請不要失望,要仰望神,我們不知要等多久,但請忍耐等待。(整理自鄧瑞強博士的講道)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