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歷史與人生_從瑣安到錫安(下)

詩篇
78:40-72
詩篇78:72 於是他按心中的純正牧養他們,用手中的巧妙引導他們。

詩篇78:40-72 亞薩的訓誨詩。

40他們在曠野悖逆他,在荒地叫他擔憂,何其多呢!
41他們再三試探神,惹動以色列的聖者。
42他們不追念他的能力和贖他們脫離敵人的日子。
43他怎樣在埃及地顯神蹟,在瑣安田顯奇事,
44把他們的江河並河汊的水都變為血,使他們不能喝。
45他叫蒼蠅成群落在他們當中,嘬盡他們,又叫青蛙滅了他們;
46把他們的土產交給螞蚱,把他們辛苦得來的交給蝗蟲。
47他降冰雹打壞他們的葡萄樹,下嚴霜打壞他們的桑樹;
48又把他們的牲畜交給冰雹,把他們的群畜交給閃電。
49他使猛烈的怒氣和憤怒、惱恨、苦難成了一群降災的使者,臨到他們。
50他為自己的怒氣修平了路,將他們交給瘟疫,使他們死亡。
51在埃及擊殺一切長子,在含的帳篷中擊殺他們強壯時頭生的。
52他卻領出自己的民如羊,在曠野引他們如羊群。
53他領他們穩穩妥妥的,使他們不致害怕,海卻淹沒他們的仇敵。
54他帶他們到自己聖地的邊界,到他右手所得的這山地。
55他在他們面前趕出外邦人,用繩子將外邦的地量給他們為業,叫以色列支派的人住在他們的帳篷裡。
56他們仍舊試探、悖逆至高的神,不守他的法度,
57反倒退後,行詭詐,像他們的祖宗一樣,他們改變如同翻背的弓。
58因他們的丘壇惹了他的怒氣,因他們雕刻的偶像觸動他的憤恨。
59神聽見就發怒,極其憎惡以色列人。
60甚至他離棄示羅的帳幕,就是他在人間所搭的帳篷;
61又將他的約櫃交於人擄去,將他的榮耀交在敵人手中。
62並將他的百姓交於刀劍,向他的產業發怒。
63少年人被火燒滅,處女也無喜歌。
64祭司倒在刀下,寡婦卻不哀哭。
65那時主像世人睡醒,像勇士飲酒呼喊。
66他就打退了他的敵人,叫他們永蒙羞辱。
67並且他棄掉約瑟的帳篷,不揀選以法蓮支派,
68卻揀選猶大支派,他所喜愛的錫安山,
69蓋造他的聖所好像高峰,又像他建立永存之地。
70又揀選他的僕人大衛,從羊圈中將他召來,
71叫他不再跟從那些帶奶的母羊,為要牧養自己的百姓雅各和自己的產業以色列。
72於是他按心中的純正牧養他們,用手中的巧妙引導他們。

3.入迦南,得地業:進入迦南地以後的經歷(40-72節)

歷史不斷重複。其中失敗重複得最多,經驗似乎不是最好的老師。以色列民在曠野對神悖逆犯罪,等到他們進入迦南地之後,不但未見改進,反倒變本加厲。

亞薩再度用以色列民出埃及、經歷耶和華所行的神蹟奇事,來對比他們在迦南地犯的罪。與前一段講曠野中的神蹟不同,本段專講出離埃及之前,所經歷的10災中的7災,且與《出埃及記》所載的次序不同。

這7個災,包括水變血(《出埃及記》中的第1災),蠅成群(第4災),河生蛙(第2災),蝗蟲害(第8災),降冰雹(第7災),畜染疫(第5災),及殺長子(第10災)。
亞薩似乎是刻意這樣選擇的。《出埃及記》把10災分為3部分,每部分3個災,最後再加上“殺長子”之災。每部分的第一個災,都以摩西清早站在法老面前,給予警告為開始。第二個災開始前,摩西也會去見法老,給予警告。亞薩則在詩篇中,省略了每個部分的第3災(土變虱,人生瘡,大黑暗),這些災篇幅都較短,且沒有預警。

選擇7個災,可能是代表“完全”的概念,更成為末日大災難的預表(參《啟示錄》中,七印、七號、七碗,與末後的大災難)。

《詩篇》第105篇,也只論及7個災,但是內容、次序又與本篇不同,代表各篇作者在取捨上的自由。

重提10災,不是要人去注意這些神蹟,而是要人信靠行神蹟的神。祂是創造與拯救的神,是信實與慈愛的神,也是權能與聖潔的神。10災打擊了法老的傲慢、不信,戳破“法老是神”的謊言、迷信,使以色列民得以脫離為奴之家,前往上帝應許之地。

耶和華帶領以色列民出埃及、過大海、經曠野、入迦南、得地業(52-55節)。哪知這些以色列民也像他們的前輩一樣,“仍舊試探、悖逆至高的神,不守祂的法度”(56節)。他們更學迦南人,用邱壇(意思是“在小山邱上修築的祭壇”),向雕刻的偶像下拜(58節)。他們從外表到內心,都被不信耶和華的當地人同化了。

再一次,耶和華的怒氣向他們發作。祂離棄示羅,任憑聖所被敵人毀壞、踐踏(60節,示羅有象徵耶和華與百姓同在的會幕),祂任憑約櫃被擄、神的榮耀失去(61節),神的百姓倒在刀下。

這是混亂的士師晚期,以色列戰敗,約櫃被擄,百姓和祭司被殺,士師以利也憂忿而死(參《撒上》4:22)。

人的失敗不能阻止神的恩惠,那段悲慘、黯淡的日子過後,以色列中一個蒙揀選的支派(猶大),一個蒙揀選的城市(耶路撒冷),一個蒙揀選的君王(大衛),躍上歷史的舞台!合神心意的善牧、賢君,為以色列國帶來前所未有的光榮、強盛,並使神的百姓享受幸福、平安的生活!

以埃及的瑣安起始,以耶路撒冷的錫安作結束(12,43,68節),本篇詩敘述了從奴役到自由,從得救到委身,從揀選到作王,這正是神整個救恩計劃的具體實現。

豐富多樣的詠史詩

除了《詩篇》78篇以外,另有105,106及136篇,也常被歸類為“詠史詩”。這些詩篇雖然都是取材自舊約五經及歷史書,講論以色列建國初期的歷史,但是每一篇的筆法不同,重點各異,呈現出多樣風貌、豐富內涵。

《詩篇》105和106篇,是一對“讚美詩篇”,是在103篇(讚美赦罪的主)及104篇(讚美創造的主)之後,緊接著讚美“掌管歷史的主”。

有這些讚美詩為藍本,今日教會的敬拜讚美,更可注入豐富的內容。正如《代上》16:8-22,及35-36,分別引用《詩篇》105:1-15及106:47-48,把詠史詩從教導,擴及到敬拜的範疇。

105篇從更早的、神揀選以色列的先祖亞伯拉罕、以撒、雅各開始講起,講神與以色列人立約,這“約”世代傳承,正是以色列成為神選民的基礎。他們和3位先祖一樣,都被稱作“耶和華的僕人”(5-6,25,42節),說明神不只揀選他們個人,更透過“約”的傳承,揀選整個民族,成為“神的選民”(43節)。

106篇則像78篇,同樣從出埃及講到進迦南,而且對比神的慈愛與人的悖逆。以色列人從在埃及開始就犯罪,雖然耶和華救他們脫離埃及,但是他們很快就“忘了祂的作為,不仰望祂的指教”(13節)。作者列出他們的罪狀,包括貪求食物、結黨叛逆、造金牛犢、探子小信、與巴力毗珥聯合等事件,連摩西也因“米利巴水”事件,不得進入應許之地(32節)。
然而,106篇也肯定神的僕人在關鍵時刻的關鍵角色(摩西與非尼哈),而且懇求耶和華,記念祂的約,因著祂豐富的慈愛,重施拯救,招聚擄民歸回(47節)。

136篇更把講述歷史,化成禮儀頌讚的極至。全篇26節,每一節的上半句講歷史,下半句都是“因祂的慈愛永遠長存”。雖然對歷史事件的描述不若前幾篇那麼生動,但藉著重複的宣告,力度不斷加大,結尾達到全篇最高點。

該篇更把救恩的歷史與上帝的創造大工連結,使講述歷史有了新的向度。創造是時間的開始,歷史是時間的進程,二者都是神的能力與慈愛的展現。

歷史是神、人互動的記錄,是神永恆旨意的彰顯。歷史經過記錄、保存、整理、研究、宣講,深印在人的記憶中。國家的歷史塑造民族的認同,個人的經驗造成後來的人格。然而歷史經驗唯有經過反思,方能帶動國家民族的聖化、人性的提升。所以,我們現今的信徒,該不該多讀舊約歷史?(全文完)

作者賴建國,來自台灣,原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院長,現為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客座教授。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