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從苦難絕境到滿得安慰

詩篇
77:1-20
詩篇77:19 你的道在海中,你的路在大水中,你的腳蹤無人知道。

詩篇77:1-20  亞薩的詩,照耶杜頓的做法,交於伶長。

1我要向神發聲呼求,我向神發聲,他必留心聽我。
2我在患難之日尋求主,我在夜間不住地舉手禱告,我的心不肯受安慰。
3我想念神,就煩躁不安;我沉吟悲傷,心便發昏。(細拉)
4你叫我不能閉眼,我煩亂不安,甚至不能說話。
5我追想古時之日,上古之年。
6我想起我夜間的歌曲,捫心自問,我心裡也仔細省察:
7難道主要永遠丟棄我,不再施恩嗎?
8難道他的慈愛永遠窮盡,他的應許世世廢棄嗎?
9難道神忘記開恩,因發怒就止住他的慈悲嗎?(細拉)
10我便說:「這是我的懦弱,但我要追念至高者顯出右手之年代。」
11我要提說耶和華所行的,我要記念你古時的奇事。
12我也要思想你的經營,默念你的作為。
13神啊,你的作為是潔淨的,有何神大如神呢?
14你是行奇事的神,你曾在列邦中彰顯你的能力。
15你曾用你的膀臂贖了你的民,就是雅各和約瑟的子孫。(細拉)
16神啊,諸水見你,一見就都驚惶,深淵也都戰抖。
17雲中倒出水來,天空發出響聲,你的箭也飛行四方。
18你的雷聲在旋風中,電光照亮世界,大地戰抖震動。
19你的道在海中,你的路在大水中,你的腳蹤無人知道。
20你曾藉摩西和亞倫的手引導你的百姓,好像羊群一般。

我們每天的生活工作學習服事總有低潮或是不順的時候,總有憂愁或是壓力出現。在那樣的情況之下,我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又要如何走出那樣的光景呢?詩篇77篇細膩地把作者從苦難絕境到滿得安慰描述出來,值得我們學習再思。

詩句開始有一段小字:“亞薩的詩、照耶杜頓的作法、交與伶長”。這裡說亞薩是作者但用的是耶杜頓所作的曲調,在150篇詩篇中,有三篇詩跟耶杜頓這個作曲家有關,就是39,62,和77篇。39篇和62篇都是大衛寫的,77篇是亞薩寫的,都是用耶杜頓的調子。在大衛作王的時代,耶杜頓、亞薩和希幔是大衛的詩班長,專門給大衛的詩配樂,耶杜頓的名字又作以探(代上15:17)。這三篇詩篇用的都是耶杜頓所作的曲調,所以他們必定是類似的詩歌,如果我們看這三篇的一開始,會發現一個相似的地方,39:1,2我要謹慎我的言行……我默然無聲,連好話也不出口……62:1我的心默默無聲,專等候神,我的救恩是從祂而來。77:1我要向神發聲呼求,我向神發聲,祂必留心聽我。

你看出來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大衛是默然無聲,一句話都不說,亞薩的77篇卻是大聲向神呼求,能夠把無聲或是有聲的情景和人在那種困境的光景,用同一種音樂表達出來的大概就是耶杜頓所寫的曲調。

亞薩作的這一篇詩的3,9,15節後面都有一個“細拉”曲調休止符,所以這篇詩可以被分成四小段。但也可以簡單的分成兩大段,就是1-9節和11-20節。1-9節是說亞薩的苦難煩惱,11-20節是說亞薩得到安慰。而中央的第十節是最重要的一節,正是亞薩從苦惱絕境中到得安慰的轉折點,也是我們今天信息要強調的一個重點。

這位亞薩是什麼人?他不是大衛時代的人,不是大衛的詩班長亞薩,而是後來以色列王國滅亡以後,百姓被擄時期的人。他寫下了詩篇73到83篇一共11篇詩篇,都是他懇切向神的禱告,讓我們看見他跟神關系一直很好,他常常禱告而且都很誠懇迫切。但有一個時期他落入困境,禱告好像不靈了,不知道怎麼回事,非常苦惱。他要怎麼樣才能從苦惱中翻轉,得到安慰呢?

在他心中有事情壓抑得很厲害,又說不出口,最後他把他的痛苦呻吟,他禱告呼求的聲音,他的感受發泄出來,寫成這一篇詩篇來見証他的經歷和他的轉變。

第一節告訴我們,他遭遇患難,光景不好的時候,首先是來到神面前呼求祂,向神發聲禱告,這一點很重要,他沒有作糊塗事,沒有把事情悶在心中,默默不講話,他乃是大聲地把心中的話說出來,他的意思是希望神聽見,他也相信神一定會聽他的禱告呼求。

各位弟兄姊妹,這是一個很好的提醒,向神發聲是一個很實際的動作,也許我們也會這樣作。但是亞薩的經歷告訴我們,他那樣作了好像還是走不出來,神並沒有立刻幫助他,問題還是懸在那裡沒有解決。他說:我在患難之日尋求主,我在夜間不住地舉手禱告,我的心不肯受安慰。我想念神,就煩躁不安,我沉吟悲傷,心便發昏。

他白天晚上不住地尋求神的幫助,大聲呼求,他向神舉手禱告,但是一整天下來他的心還是靜不下來,因為沒有得到安慰。他到底遭遇到什麼事情,這麼嚴重?從詩篇的內容我們看不出來,但從他所寫的其它詩篇(特別是79,80篇),我們可以推斷他可能是被困在巴比倫的俘虜,他想到耶路撒冷城淪陷變成荒地,聖殿被污穢。他感覺到不單是已經失去了家園,失去了國家,他好像也失去了神。想到這樣的光景,他來到神面前求神拯救他,拯救以色列。神應允他的禱告嗎?一直都沒有!好多年過去了,他還是一個俘虜,這就是他的苦惱。

他的心很亂,沒有人,沒有什麼話可以安慰他,他什麼都聽不進去。他心靈發昏,不但悲傷,甚至不能說話,不想說話。因為說了也沒有用,沒有人會了解。然後這第三節很奇怪。他說:“我想念神,就煩躁不安,”人想到神就是要找到出路,找到安慰,等候神,怎麼他反而是煩躁不安呢?這怎麼理解?他處在那樣的困境,長久得不到解決,禱告神也沒有得到答案,怎麼辦?

在理性上,他知道神是又真又活的神,知道神是慈愛願意幫助他的,但實際上他的難處一直都在,又不敢向神隨意發怒,於是心中開始出現矛盾。在那樣的光景,一想到神,這些矛盾就出現在他的腦海,到底還要不要相信神?他整夜不能睡,他抱怨神說:都是你,是你讓我不能閉眼睡覺﹔我心煩亂不安,甚至不能說話。

這段經文怎麼應用在我們自己身上呢?有人會覺得這段經文很難引起共鳴,因為我們沒有機會經歷這種患難,我們也不會像亞薩這樣做。這樣的患難的確是很難想像的,前些日子全世界的人都在找那架失蹤的飛機,那兩百多個遇難者的家庭他們所受到的壓力哀傷、內心的煎熬,我們能體會嗎?伊拉克ISIS恐怖分子有系統地在多個城鎮以最血腥、殘忍、喪盡天良的手段殘殺異己,受迫害的主要是基督徒,連孩子都不能幸免,他們在基督徒寓所外做標記以便鏟除異己,基督徒面臨大屠殺的威脅,慘況無法用言語形容。這種患難我們能說不會發生嗎?國內不信的人瘋狂拆十字架,許多的弟兄姊妹為了捍衛自己的信仰受逼迫,甚至流血、坐監,這種逼迫就在我們身邊發生啊!

如果把患難的層面降低,像是身體上的病痛、失去工作,老板給的壓力,或是家裡的人吵吵鬧鬧、噩運連連等等,這些我們都可能經歷過,只是程度不同。這我們就比較會有共鳴。我們也為這些事禱告,希望能夠改善,但是神一直沒有回應,所以憂愁苦惱的那個結打不開,就一直壓在心裡,甚至連覺也睡不好,就像亞薩一樣。我們如果站在亞薩的位置上,恐怕也會像他一樣,對神發出一聲聲的懷疑。他說什麼?

我追想古時之日,上古之年。我想起我夜間的歌曲,捫心自問,我心裡也仔細省察。難道主要永遠丟棄我,不再施恩麼?難道祂的慈愛永遠窮盡,祂的應許世世廢棄麼?難道神忘記開恩,因發怒就止住祂的慈悲麼?

亞薩想到,過去的好日子都沒了,以前晚上還可以唱歌,但是怎麼想都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淪落到這樣悲慘的下場。他用一連串的懷疑,把神的恩典、神的慈愛、神的應許全部打上問號。他想大概是神不要他了,也許神的慈愛是有限度的,神的應許已經無效了,神把他給忘了,神發怒,不理他了。難不成是神改變了嗎?

從這一連串的問號看,亞薩真的是信心動搖,隨時就會不再相信神了。一個人如果一直“難道”下去,一直懷疑下去,整個人就會崩潰,他的信心就很難再恢復正常。你的眉毛額頭很容易就顯露出你的光景,如果你老是雙眉緊鎖,皺著眉頭,表示說你心裡的事情讓你擔憂,那種壓力打擊著你的信心。所以我們看小孩子的額頭都是平整的,但是年紀越大,額頭的溝紋就越深,有的都可以夾名片了,這都是心裡的壓力所造成的。亞薩的懷疑就在這個最困難的時候及時剎車,因為在他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了兩句話。

第一句:“我便說:這是我的懦弱。”

亞薩突然發現他檢討了所有人,回想過去的一切,對所有的細節都做了反省,還抱怨神,但是他忘了他自己,他發現這根本不是神的問題而是他自己的軟弱。原來神並沒有改變,神也不可能改變;而是軟弱的人會變來變去,憑自己的感覺,看外面的環境,然後動搖我們自己的信心。既然這樣,那就得怪自己,不能怪別人也更不能埋怨神。亞薩這時候認識到自己的有限,自己的無知,他終於承認自己實在是一個懦弱的人。

就這一點,使徒保羅後來也有相似的反應,他知道:“主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主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他說:“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所以這裡我們要學習的功課就是,謙卑下來,承認自己的軟弱無能,靠自己什麼都不能作,這樣你才會有一顆完全交托的心,你死抓著不放,神怎麼幫你?你堅持不承認自己的軟弱,神就只好任憑你了。

第二句他說:“但我要追念至高者顯出右手之年代。”這句話的希伯來原文只有三個字,“至高者”、“右手”;第三個字可以翻譯為“年代”或“改變”。如果翻譯成“改變”並不能表達他真正的意思。亞薩已經很苦惱,現在還說神的右手已經變了,不像以前施行大能。這樣的翻譯會讓人更糊塗。和合本聖經把第三個字翻譯成年代,另外加上一些字來幫助我們明白,有些字的旁邊有黑點,表示說這些是翻譯附加上去的。亞薩說他要重新追念神過去在世界上,以及對以色列所行過的神跡奇事,看看那些歷史事件的前因後果和其中的過程,看看神是不是改變了。是什麼神跡奇事呢?11-20節的兩段經文就是要來說明。

現在我們暫時停在這裡,請你數一下這前面1-10節有幾個“我”這個字。我仔細數過,是十八個。亞薩作詩很有創意,他用十八個“我”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嗎?大家想想,什麼樣的情形會用“我”,面對面跟人說話的時候。以前在軍隊當兵受訓的時候,那個訓練班長規定我們跟他對話的時候,不准用“你”和”我”這兩個字,只能尊稱他為長官,稱自己是入伍生或是士兵。用“你”“我”就要被嚴厲處罰,為的就是逼我們謙卑下來。

這裡前面十節,亞薩用了十八個我,再請你看看,1-10節他用了幾個“你”?只用了一次。表示說他每天都是自己在想,自己在猜,自己在懷疑,什麼都是以“我”為主。真正跟神面對面就是第四節:你叫我不能閉眼,我煩亂不安,甚至不能說話。他跟神面對面對話的一次沒有別的只有抱怨。這跟我們的情況好像喔!不是嗎?

但是當他想起第十節的話以後,整個人就翻轉過來完全不一樣了。可以再數一下11-20節他用了幾個“你”這個字來跟神說話?居然也是十八個!我們先看11-15節:我要提說耶和華所行的,我要記念你古時的奇事。我也要思想你的經營,默念你的作為。神啊!你的作為是潔淨的;有何神大如神呢?你是行奇事的神;你曾在列邦中彰顯你的能力。你曾用你的膀臂贖了你的民,就是雅各和約瑟的子孫。

這一段亞薩一口氣提到“你”古時的奇事,你的經營,你的作為,你的能力,你的膀臂,你的民。當他一樣一樣數算歷史上神的手所留下的痕跡,他非常地驚訝,亞薩曉得神是有能力的,祂的作為是聖潔的,世界上沒有別的神明可以跟祂相比。他承認神的偉大,他找到了一個歷史事實,就是神已經從外邦中救贖了以色列的子孫,而他亞薩就是這些被救贖的百姓後代中的一位。他居然把這麼重要的事情給忘了,實在是糊塗!接下來16-18節經文跟前一段大不相同:

神啊!諸水見你,一見就都驚惶;深淵也都戰抖。雲中倒出水來,天空發出響聲;你的箭也飛行四方。你的雷聲在旋風中,電光照亮世界,大地戰抖震動。

讀這些關於諸水、深淵、世界、風雲、雷電、旋風、電光、地震的經文,一定要參考約伯記的故事,我們才會深入地了解。約伯記裡提到了約伯是個義人,但是他突然遇到他人生中最大的苦難。包括他的兒女、家產、僕人、牲口,一夕之間全都沒了,只剩下他的太太。有誰能忍受這麼大的苦難?

聖經說:約伯當下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說: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聖經說,在整個事件當中,約伯不以口犯罪,他默默地忍受著。是不是約伯犯了什麼罪,所以才有這樣的災難呢?這個問題彌漫在整個約伯記裡面。到了最後,38-41章,神出現在約伯面前,他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反而是用大自然的創造,來回問約伯說:我立大地根基的時候,你在哪裡?是誰定地的尺度?地的根基安置在何處?你曾進到海源,或在深淵的隱密處行走嗎?光明的居所從何而至?黑暗的本位在於何處?誰為雨水分道?誰為雷電開路?你知道天的定例嗎?

這些都是神創造宇宙萬物的奧秘。當然約伯連一個問題也無法回答,因為他都不知道答案;神要用這些創造的奧秘來提醒約伯一件事:關於苦難的發生,對人來說,那也是個奧秘,但是神既然有能力創造並且管理整個宇宙萬物,當然,神也曉得我們目前的遭遇,一切都在祂的掌握當中,祂完全知道!祂當然會伸手解決的!約伯最後對神說了一句肺腑之言:“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伯42:5)

在亞薩這裡的禱告中,神使他明白,在諸水、深淵、世界、風雲、雷電,旋風、電光、地震之中,人實在是微不足道,但是對神而言,人是他親手所造的,是被造之中最重要的。神對人類的照顧從來沒有短少,更何況亞薩呢?

亞薩是誰?神為什麼要拯救他?最後兩節經文說:“你的道在海中,你的路在大水中,你的腳蹤無人知道。你曾藉摩西和亞倫的手引導你的百姓,好像羊群一般。”

神讓亞薩看見神大能的作為在創造中,也顯現在救贖之中。當神的選民在埃及受苦難,神沒有忘記他們,神差遣摩西亞倫去帶領百姓出埃及,過紅海要進入迦南美地。這第十九節就是描述在出埃及記中神的子民離開埃及,渡過紅海的景況。這裡說神走在他們前面,百姓雖然看不見,聽不到,但是摩西和亞倫引領他們走在神的道路,跟隨神的腳蹤,白天有雲柱,夜間有火柱在他們的四周。亞薩重新發現其實是神親自帶領他的羊群,脫離苦難進入流奶與蜜之地,而他亞薩如今仍然在羊群之中。

請問他得到安慰了沒有?

各位弟兄姊妹,你是否在苦難之中,你是否有像亞薩的經歷,走不出來?請你好好思想這十八個“你”和“我”,用第十節的經文“這是我的懦弱,但我要追念至高者顯出右手之年代”來反省自己的光景,看看你能否翻轉走出陰霾憂愁?願聖靈引導你,用說不出的嘆息來替你禱告,讓你看清自己,不要再向神抱怨,觀看思想神的作為,最重要的是回到基督十字架的面前悔改,謙卑讓主引導你,在主裡面得到安慰滿足,得到真正的安息。

(作者:何春勛,來自台灣,芝加哥北郊葛霓華人教會牧師,生命季刊董事。)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