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神的旌旗

詩篇
60:1-12
詩篇60:11 求你幫助我們攻擊敵人,因為人的幫助是枉然的。

詩篇60:1-12 大衛與兩河間的亞蘭並瑣巴的亞蘭爭戰的時候,約押轉回,在鹽谷攻擊以東,殺了一萬二千人。那時,大衛作這金詩叫人學習,交於伶長。調用為證的百合花。

1神啊,你丟棄了我們,使我們破敗,你向我們發怒,求你使我們復興。
2你使地震動,而且崩裂,求你將裂口醫好,因為地搖動。
3你叫你的民遇見艱難,你叫我們喝那使人東倒西歪的酒。
4你把旌旗賜給敬畏你的人,可以為真理揚起來。(細拉)

5求你應允我們,用右手拯救我們,好叫你所親愛的人得救。

6神已經指著他的聖潔說:「我要歡樂,我要分開示劍,丈量疏割谷。
7基列是我的,瑪拿西也是我的。以法蓮是護衛我頭的,猶大是我的杖。
8摩押是我的沐浴盆,我要向以東拋鞋。非利士啊,你還能因我歡呼嗎?」
9誰能領我進堅固城?誰能引我到以東地?
10神啊,你不是丟棄了我們嗎?神啊,你不和我們的軍兵同去嗎?
11求你幫助我們攻擊敵人,因為人的幫助是枉然的。
12我們倚靠神才得施展大能,因為踐踏我們敵人的就是他。

這篇金詩和其他金詩不同之處,在於其他的金詩都是大衛還沒有做王之時寫的,只有這一篇是做王之後寫的。不管是做王之前或之後,都有金子的本意在其中,也就是在火煉的試驗中所產生的作品。話說大衛做了全以色列人的王之後,神大大地祝福他,使他攻無不克,戰無不利。他打敗了非利士人,從他們手下奪取了京城的權柄;又打敗了摩押王,讓他們年年進貢。那跟亞蘭有何關係呢?

按著這詩篇的註解:兩河間的亞蘭(Aram-naharaim),在希伯來文是指米所波大米的地方和人民;而瑣巴的亞蘭 (Aram-Zobah)是指近巴勒斯坦一個亞蘭人的國家。當瑣巴王的兒子哈大底謝要去北方奪回他的國權時,大衛趁機去攻打他,但是在戰事未決時,卻傳來以東乘機侵犯以色列國境的消息。大衛派約押轉戰以東,在鹽谷大勝,殺了一萬八千人(撒下8:13/代上18:12)。但是本詩篇的前題卻只寫了一萬兩千人。關於這一點不同的記載,有猶太人的解經家說,是因為亞比篩先殺了六千,然後約押殺一萬二千的緣故。亞比篩是大衛的姐姐洗魯雅的長子,約押的哥哥,大衛的軍事統帥。鹽谷是指哥亞(Ghor),死海南面較低平原的地方。 

在這詩篇裡,我們可以看到,難處不是在於爭戰,而是來自神的怒氣。大衛或以色列人得罪神,以致於神讓他們失敗。當大衛感受到從神來的怒氣時,他求神使他們復興。即使是信主後,我們也會有常常得罪神的時候,因為老我在裡面做主,有情緒就發出來了。大衛在打敗戰時感受到神的怒氣,便立刻向神祈求。

大衛的禱告像個小孩子那樣直接而真誠。我不知道有誰會在地震時求神把地的裂口醫好,因為地搖動了。我們都想到逃,但是逃到哪裡,搖動的地才會止住不搖?所以大衛這個禱告其實是最實際最有用的禱告。地震動了,地崩裂了,只有創造天地的神才能修補它的裂口。大衛感覺到神的怒氣,因為一些現象使他們自己的兵丁站立不穩。以東人趁著大衛不在,從南方進攻,國境失陷,人民被擄,使軍心大亂。大衛求神讓他們仰望神的旌旗,看見神的應許,為真理而戰。真理,是指倚靠神的人所跟隨的真神。

第五節,大衛求神應允、拯救。大衛的禱告何等直接,把自己的需要很直接的擺在神的面前。因為“好叫你所親愛的人得救",大衛提醒神,他們是神所親愛的人,因為以色列人是神的子民,是神所揀選的。我們是神的兒女,也是神所親愛的人。所以大衛這些禱告的方法,我們都要記起來,才能夠更有效地禱告。大衛如此禱告後,心裡已經有了從神來的應許。

在第6-8節裡,神宣告了祂的主權:基列和瑪拿西是指以色列在約但河東的一切地界,以法蓮和猶大是以色列的中心,這些地方就是包括了整個以色列的版圖,都是屬神的,不能容許以東人來侵犯。神說,“摩押是我的沐浴盆,我要向以東拋鞋,非利士啊,你還能因我歡呼嗎?"沐浴盆也有洗腳盆的說法,既然要沐浴或洗腳,當然要脫鞋,脫了的鞋子一扔就扔到鄰界的以東地了。這裡有兩種說法,一是指洗腳是低賤的工作,鞋脫了是扔給家中的僕婢,表示神藐視來入侵的以東;換句話說,神根本不把這些來犯的以東人看在眼裡,他們不過是像奴僕般的人罷了。二是指當時的習俗,若是向一塊領土拋鞋,乃是象徵一個國家打了勝仗,佔領了那一塊土地。這就是神給大衛的應許。當摩押和以東都服在大衛手下時,非利士人會懼怕以色列人,還是看輕他們呢?

因此大衛明白這場戰爭的勝利完全是神的作為。以東位在猶大山地和死海的南邊,南面到亞喀巴灣的以拉特,北面有跟摩押交界的撒烈溪谷,東面到阿拉伯沙漠,西面越過亞拉巴谷到津曠野。其京城西拉建造在崇山峻嶺之中,其中的房屋都是從山兩邊的石壁中鑿出來的。敵人很難從亞拉巴谷的懸崖絶壁入侵,撒烈溪谷的幽深峽谷也能阻止敵人的攻擊。其地勢之險要,易守難攻。耶利米先知形容以東:“住在山穴中據守山頂”;神說:“你雖如大鷹高高搭窩,我卻從那裡拉下你來。(耶49:16)"。

這樣艱險的情勢,若非神的帶領,約押怎能打勝?大衛非常明白:“人的幫助是枉然的"。大衛求神和他們的軍兵同去,他們倚靠神得以施展大能。所以在倚靠神時,大衛的軍兵也要奮力作戰,才有可能得到鹽谷的勝利,在鹽谷大敗以東。所以大衛作這金詩叫人學習,因為從艱難中,祂認識到神的信實。他不諉言自己的失敗,但是他要後代學習他在失敗時仰望神的功課。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