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行在神的光中

詩篇
56:1-13
詩篇56:11 我倚靠神,必不懼怕,人能把我怎麼樣呢?

詩篇56:1-13 非利士人在迦特拿住大衛。那時,他作這金詩,交於伶長。調用遠方無聲鴿。

1神啊,求你憐憫我,因為人要把我吞了,終日攻擊欺壓我。
2我的仇敵終日要把我吞了,因逞驕傲攻擊我的人甚多。
3我懼怕的時候要倚靠你。
4我倚靠神,我要讚美他的話。我倚靠神,必不懼怕,血氣之輩能把我怎麼樣呢?
5他們終日顛倒我的話,他們一切的心思都是要害我。
6他們聚集、埋伏,窺探我的腳蹤,等候要害我的命。
7他們豈能因罪孽逃脫嗎?神啊,求你在怒中使眾民墮落!
8我幾次流離,你都記數,求你把我眼淚裝在你的皮袋裡。這不都記在你冊子上嗎?
9我呼求的日子,我的仇敵都要轉身退後。神幫助我,這是我所知道的。

10我倚靠神,我要讚美他的話!我倚靠耶和華,我要讚美他的話!

11我倚靠神,必不懼怕,人能把我怎麼樣呢?
12神啊,我向你所許的願在我身上,我要將感謝祭獻給你。
13因為你救我的命脫離死亡,你豈不是救護我的腳不跌倒,使我在生命光中行在神面前嗎?

在〈詩篇〉裡,大衛寫的詩有六篇稱為金詩,第16篇、第56、57、58、59篇是大衛逃難的時候寫的,第60篇是他作王之後寫的。從“金詩”的金字來看,這些詩歌是他一生的精華所凝聚而成,經過千錘百煉而產生的,所以在這幾篇金詩裡,每一句話都非常寶貴,也使人得到最大的幫助。因為這些詩歌的靈感不是來自風花雪月,也不是為賦新詞強說愁,而是在流淚和血的情況下所迸發出來的生命之漿。

大衛從不向神隱藏他的懼怕,也不因為要向神求憐憫而感到羞恥;相反地,他時時在神面前坦然承認他的軟弱。我認識有一些無神論者,在他們受苦時,他們不願意承認自己的軟弱和需要幫助,他們覺得自己一定可以頂過去,覺得人生就是這樣,不需要有神的憐憫。他們活得很累很苦,但是強顏歡笑,以為這就是勇者的表現,可以與神抗衡。他怕害怕說出內心真正的恐懼,因為一說出來就輸了,所以有的用酒精麻痺自己,有的寧可咬牙度日,也不肯尋求神的憐憫。雖然以前有句話說,男人有淚不輕彈;但是現在我們都知道,情緒需要有適當的疏導和宣洩,才不會因為憂鬱的積壓而變成生理的疾病。大衛的金詩讓我們明白他得力的來源。

大衛是個勇士,他不是一個多愁善感、百無一用的書生,也不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虛弱男子。在眾人都因為非利士巨人而縮頭縮尾時,是他站出來,用一顆石頭解決了比他強大百倍的巨敵;是他帶領以色列軍隊衝峰陷陣,是他靠著自己的雙手殺死要來偷襲羊群的獅子和熊,在許多巨大的困難之前,大衛是個頂天立地的漢子。但他不是一個莽夫,當掃羅不斷地追殺他時,他雖然手有能力,卻因為敬畏神而選擇逃亡,而不是抵抗。當他不抵抗時,就彷彿綁住自己的雙手;他不再憑藉自己的力量,轉眼仰望神的公義和憐憫。這是非常艱難的選擇,在需要保命時,還是有所不為。

這時他感到懼怕,在獅子和熊,甚至巨人歌利亞之前,他沒有懼怕過,也未曾退縮。但此時為了敬畏神,他放逐自己好像一隻飛向遠方的鴿子,孤獨無聲地飛走,承載了所有的誤會和不幸。就像十字架上的耶穌,在世人的攻擊之下,默默地為世人擔起罪惡的債,為世人償還罪的代價;甚至連天父都必須與祂隔絕。

大衛為了逃脫掃羅的追捕,逃到迦特,尋求非利士人的庇護。迦特王亞吉或許是大衛的好朋友,其他的非利士人卻沒有忘記大衛殺了歌利亞之仇。現在大衛送上門來了,豈不是自投羅網,得來毫不費功夫?這時大衛發現自己又身入險境了,而這次比以前任何時候都危險。亞吉身邊的人在王面前顛倒大衛的話,要使亞吉懷疑大衛;他們聚集、埋伏,窺探大衛的腳蹤,等候抓住把柄要害大衛。因此大衛開始裝瘋賣傻,讓亞吉厭惡,因而把他趕走。大衛因而脫險。

英勇一世的大衛竟然淪落到要裝瘋賣傻來保命,難怪他說:“我幾次流離,你都記數,求你把我眼淚裝在你的皮袋裡。這不都記在你冊子上嗎?”這就是大衛的生命裡被壓榨擠出的金子,這句話安慰了無數在苦難中的心靈。因為我們的神與我們同受苦難,祂記取我們流下的每一滴眼淚。假如我們知道神記得我們每次的苦難,流下的每滴眼淚,你會怎樣做?必然明白自己是神何等珍愛的兒女,而更加倚靠祂而奮發向上吧!

所以大衛寫下了這句話之後,呼求就變為讚美了:“我倚靠神,必不懼怕,人能把我怎麼樣呢?”在大衛心中,耶和華神大於一切,所以他一倚靠神就不懼怕了,他一倚靠神就可以讚美了,他一倚靠神就可以感謝了。我們軟弱,我們失敗,不是因為我們缺乏,而是因為自大,不肯倚靠神,所以無法得勝。其實只要試一次,放下自己的驕傲,看天父怎樣為你成全,你就明白神的憐憫就是我們最大的力量和恩典。這是大衛的金詩,在最黑暗的時候,他因為倚靠神而行在神的面前和生命的光中;我們的生命也可以因為倚靠神,而行在神的光中。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