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病痛中求耶和華憐恤

詩篇
6:1-10
詩篇6:5 因為在死地無人記念你,在陰間有誰稱謝你?

詩篇6:1-10 大衛的詩,交於伶長。用絲弦的樂器,調用第八。

1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在怒中責備我,也不要在烈怒中懲罰我!
2耶和華啊,求你可憐我,因為我軟弱。耶和華啊,求你醫治我,因為我的骨頭發戰。
3我心也大大地驚惶。耶和華啊,你要到幾時才救我呢?
4耶和華啊,求你轉回,搭救我,因你的慈愛拯救我。
5因為在死地無人記念你,在陰間有誰稱謝你?
6我因唉哼而困乏,我每夜流淚,把床榻漂起,把褥子濕透。
7我因憂愁眼睛乾癟,又因我一切的敵人眼睛昏花。
8你們一切作孽的人,離開我吧!因為耶和華聽了我哀哭的聲音。
9耶和華聽了我的懇求,耶和華必收納我的禱告。
10我的一切仇敵都必羞愧,大大驚惶;他們必要退後,忽然羞愧。

思考:

1.大衛此時的身體狀況如何?

2.大衛憑什麼知道他的仇敵必羞愧退後?

根據丁道爾的〈詩篇註釋〉,以色列人採用希臘哲學家畢達哥拉斯的八度音來區分音調的高低,因此,調用第八,是指男低音 。記得我的乾媽滌然曾經分享過,她有次接受癌症化療後,身體非常難受,她一直禱告,求神醫治。那時她想起大衛這句話:“我因唉哼而困乏,我每夜流淚,把床榻漂起,把褥子濕透”。那時她的心立刻得到安慰,原來在她之前,大衛早已經嚐過病痛的煎熬,為她寫下了這感同深受的句子。那時她再不覺得孤單,她相信若大衛能倚靠神而得勝,她也能學傚大衛,倚靠神而得勝。

人生充滿了苦難,生老病死,無人能免。小至感冒,大至瀕死,每一個階段都不好受。外子前幾個星期發燒發冷,精神委靡,食慾不振,每天抱著枕頭去找周公。一個小小的病毒就可以使一個大男人渾身無力,四肢疲軟。更何況那些得了重病的人呢?大衛當時不知得了什麼病,冷到骨頭發戰,外子發冷時也有如此一說,冷是發自體內的,因此棉被熱袋熱毯子都不管用,冷到他發抖,然後就發高燒,燒到他頭疼,噁心。我們現在還有一些退燒藥可以使用,大衛當年可能沒這麼方便,一定更辛苦吧。

大衛形容的,便是人在病痛時的感受,覺得好像被神擊打、懲罰了。當約伯渾身長毒瘡時,也是如此痛苦,不斷求神憐憫。他的朋友們則認為他必定是犯罪了,所以神才如此擊打他。人在病中,尤其是過了半百的人,往往心裡驚惶,覺得時不我予,是不是要準備後事了?“因我所恐懼的臨到我身,我所懼怕的迎我而來。(伯3:25)”因此大衛哀求神:“在死地無人記念你,在陰間有誰稱謝你?”大衛跟神的關係是如此親密,以致於向神撒嬌,又要脅神,祢再不把我醫好,就少了一個稱謝祢的人,到時祢可別想念我啊!是祢讓我死的。我死了就開不了口啦!

患過慢性病的人可能都會有大衛的經歷:“我因唉哼而困乏,我每夜流淚,把床榻漂起,把褥子濕透。我因憂愁眼睛乾癟”,尤其現在有很多可怕的絕症,例如重症肌無力,當力氣一點一點地消失,到最後嘴也張不開,眼也打不開時,呼吸也會變得十分辛苦。癌症的朋友不少,失智的朋友也有。所以當我們看到別人生病時,我們要引以為戒,問為何不是自己。倘若神還存留我們的力氣和健康時,祂有何目的?我們要去體會病患的痛苦,也要珍惜神給我們的健康和時間。

大衛此時的敵人,是他的病痛,有可能來自撒旦,像約伯一樣;也有可能被病毒侵入,被流感擁抱得太緊,也有可能是神要他休息一下。反正沒有不生病的人,只是遲早的問題,大衛的身體不是鐵打的,當然也會生病。生病的感覺並不舒服。雖然曾經有人作見證,曾經為了逃避上英文課就一直告訴自己:“我要生病了,我要生病了。”所以一到英文課,他的氣喘一定會發作,而必須被送到醫療室,他雖然真的逃過了英文課,可是想來那氣喘的感覺也不好受吧。在生病時因頭痛而眼睛昏花也是理所當然的。

誰是“作孽的人” workers of iniquity,也可以說是在罪孽中的人。其實就是因為生病不舒服,在身旁侍候他的人。生病時情緒不好,也會對身邊的人感到不耐煩。其實大衛的意思很可能是,神已經聽了他的禱告,他的病快好了,所以你們都不要再來煩我了。因為“耶和華聽了我的懇求,耶和華必收納我的禱告”。所有的疾病,好像攻擊他的敵人,必都羞愧退後。當我們生病痊癒後,會不會也有這樣的感覺?我打贏了,病魔,退去吧!但願我們在病痛之中時,記得仰望那造我們,又賜生命給我們的神,因為祂垂聽大衛的呼求,也會垂聽我們的呼求。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