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約伯希望能與神辯白

約伯記
16:1-22
約伯記16:19 現今,在天有我的見證,在上有我的中保。

約伯記16:1-22 約伯回答說:2「這樣的話我聽了許多。你們安慰人,反叫人愁煩。3虛空的言語有窮盡嗎?有什麼話惹動你回答呢?4我也能說你們那樣的話,你們若處在我的境遇,我也會聯絡言語攻擊你們,又能向你們搖頭。5但我必用口堅固你們,用嘴消解你們的憂愁。

6「我雖說話,憂愁仍不得消解。我雖停住不說,憂愁就離開我嗎?7但現在神使我困倦,使親友遠離我,8又抓住我,做見證攻擊我。我身體的枯瘦,也當面見證我的不是。9主發怒撕裂我,逼迫我,向我切齒;我的敵人怒目看我。10他們向我開口,打我的臉羞辱我,聚會攻擊我。11神把我交給不敬虔的人,把我扔到惡人的手中。12我素來安逸,他折斷我,掐住我的頸項,把我摔碎,又立我為他的箭靶子。13他的弓箭手四面圍繞我,他破裂我的肺腑,並不留情,把我的膽傾倒在地上;14將我破裂又破裂,如同勇士向我直闖。15我縫麻布在我皮膚上,把我的角放在塵土中。16我的臉因哭泣發紫,在我的眼皮上有死蔭。17我的手中卻無強暴,我的祈禱也是清潔。

18「地啊,不要遮蓋我的血!不要阻擋我的哀求!19現今,在天有我的見證,在上有我的中保。20我的朋友譏誚我,我卻向神眼淚汪汪。21願人得與神辯白,如同人與朋友辯白一樣!22因為再過幾年,我必走那往而不返之路。

思考:

1.使約伯痛苦的有哪些因素?

2.約伯的指望是什麼?

有時候我去探病,也會覺得自己給人的安慰反叫人愁煩。有一次我的乾媽滌然女士來溫哥華,邀我一起去探望在醫院換下巴關節的一位師母。她看到那位師母沒說什麼,只是坐在病床邊,握住那位師母的手,默默地流淚。那位師母大半生受苦於嚴重的風濕性關節炎,身上的大關節能換的都換了,那時因為下巴的關節也壞了,不換就難以進食或說話。我的乾媽癌症曾復發了幾次,深知化療之苦。雖然不同的病痛,卻能以己之心去體貼他人之痛。不用說話,因為沒有什麼話能安慰受苦的人。

最近外子和我都感冒了,這次的流行性感冒很厲害,有不少人轉成肺炎或鼻竇炎什麼的。朋友紛紛安慰:要保重啊!多喝水!多休息!等等,我心裡感激,但是誰能除去那使人無法呼吸的鼻塞?減輕睡醒後的頭痛?使身體躺下後,痰不會湧上來,使咳到無法入睡?這是小病,即使小病,病的過程也只有自己去對付,因此更明白人的有限。在人的有限裡,自然轉向神,尋求那造人之主,盼望因祂的憐憫,而使身體得到需要的安歇。

因此使約伯痛苦的,不只是身體的枯瘦和折磨,還有朋友們無情的指責。因此約伯說,換了是他看見朋友們落在苦難中,他不會用言語攻擊他們,反而會用口堅固他們,用嘴消解他們的憂愁。這就是約伯對朋友們來探望他所得的心得。因此我們探望在苦難中的人,要學習用口堅固他們,用嘴消解他們的憂愁。也就是學習說有建設性的話去安慰人,而不要去批評、論斷或指責。一般人有錯,自己都知道,為什麼會得這病啊,而且必然在後悔了,何必加重他們的罪惡感呢?

約伯形容他的痛苦,猶如“神使我困倦、親友遠離、身體的枯瘦;主發怒撕裂我,敵人怒目看我,打我的臉羞辱我,聚會攻擊我;神把我交給不敬虔的人,把我扔到惡人的手中。他折斷我,掐住我的頸項,把我摔碎,又立我為他的箭靶子;他的弓箭手四面圍繞我,他破裂我的肺腑,並不留情,把我的膽傾倒在地上;將我破裂又破裂”,這些折磨使約伯的臉因哭泣而發紫,表示哭到喘不過氣來,因睡不成眠,眼皮發黑,如同將死之人一般。但是他並沒有做過什麼壞事,為何神允許這些苦難臨到他呢?他的祈禱裡也沒有祈求不對的事,或對神不敬,為何他會遭到如此的“懲罰”?

有位姐妹卅幾歲,和她丈夫感情很好,兩個孩子都很小,她卻患上癌症末期。她不斷地問神、問牧師、問每一個去探訪她的人:“為什麼?為什麼是我?”她一向敬虔,在教會裡有很好的服事,對人十分溫和,大家都很喜歡她。沒有人能回答她的問話。為什麼是我?後來我讀到有一篇文章〈為什麼不是我?〉生活在這充滿污染的社會裡,人造的東西取代了天然食品,化學的添加劑取代了天然的好味道,含重金屬的水、汽車和工廠排出的廢氣,等等。其實我們每個人都該中獎而死,這是理所當然。為什麼不是我?憑什麼我可以免去癌症或其他災難的威脅?

所以有時候災難和病痛實在不由人。你可以說抽煙的人得肺癌,理所當然;可是也有很多不抽煙的人得肺癌,你怎麼去安慰他們?所以惡人遭報是應該,但是像約伯這樣手中無強暴,祈禱也清潔的大好人,為何會遭災難。當然現在你和我都知道,那都是撒旦的挑釁,但是神為何允許撒旦去試驗祂的跟隨者?因為祂也想知道約伯愛祂,是愛祂的祝福,還是真的愛祂嗎?

即使人也會有這樣的想法,總想看看究竟別人是愛他的錢或禮物,還是愛他(她)這個人?大人會試驗小孩,先給小孩東西,再問可不可以給我一個?有錢的戀人假裝失去一切,看看對方是否還愛他(她)?現在約伯已經通過這兩個考驗,在失去孩子和財產之後,他依然相信神有主權;在患了毒瘡後,他反而更親近神,不斷希望能明白他為何遭還此難?他沒有轉向偶像,也不去找算命的,也不看星座,他只向神哀告祈求。因為他相信“現今,在天有我的見證,在上有我的中保Surely even now my witness is in heaven, And my evidence is on high.”所以這裡的中保指的不是新約裡的主耶穌,而是可以證明他無辜的證據。他所願的,便是得與神辯白,如同人與朋友辯白一樣。因為他知道他的生命有限。他希望弄清楚:為什麼?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