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人生如花似影

約伯記
14:1-22
約伯記14:7 樹若被砍下,還可指望發芽,嫩枝生長不息。

約伯記14:1-22「人為婦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難。2出來如花,又被割下,飛去如影,不能存留。3這樣的人,你豈睜眼看他嗎?又叫我來受審嗎?4誰能使潔淨之物出於污穢之中呢?無論誰也不能。5人的日子既然限定,他的月數在你那裡,你也派定他的界限,使他不能越過,6便求你轉眼不看他,使他得歇息,直等他像雇工人完畢他的日子。

7「樹若被砍下,還可指望發芽,嫩枝生長不息。8其根雖然衰老在地裡,幹也死在土中,9及至得了水氣,還要發芽,又長枝條,像新栽的樹一樣。10但人死亡而消滅,他氣絕,竟在何處呢?11海中的水絕盡,江河消散乾涸。12人也是如此,躺下不再起來,等到天沒有了,仍不得復醒,也不得從睡中喚醒。

13「唯願你把我藏在陰間,存於隱密處,等你的憤怒過去。願你為我定了日期,記念我。14人若死了,豈能再活呢?我只要在我一切爭戰的日子,等我被釋放的時候來到。15你呼叫,我便回答;你手所做的,你必羨慕。16但如今你數點我的腳步,豈不窺察我的罪過嗎?17我的過犯被你封在囊中,也縫嚴了我的罪孽。

18「山崩變為無有,磐石挪開原處;19水流消磨石頭,所流溢的洗去地上的塵土。你也照樣滅絕人的指望。20你攻擊人常常得勝,使他去世;你改變他的容貌,叫他往而不回。21他兒子得尊榮,他也不知道;降為卑,他也不覺得。22但知身上疼痛,心中悲哀。」

思考:

1.約伯如何形容人生?

2.人與樹有何不同?

約伯感嘆人生日子之短少,以及人出生於污穢的世界裡,怎可能完全無罪?既然如此,約伯求神不要對他要求太高,寧可轉眼不看他的罪,讓他得以歇息,直到人生的盡頭。所以約伯雖然覺得自己有理,沒有做什麼壞事,但是當他想到自己年幼之時可能有的過犯,以及可能附合過與社會中一些作法或思想,他知道自己在神面前無法完全。神若數點人的過犯,誰能完全?但是約伯屢屢提及,人生有限,神若不住手加苦害於他,以後神要再找他就找不到了;等神的憤怒過去再要找約伯時,他已經躺下不再起來,不得復醒了。頗有“你到時不要後悔”的意思在裡面。這就是約伯和神的關係,深到一個地步,約伯知道神很愛他,也必然想念他。

約伯想到人若沒有指望,連兒女的升尊或降卑都無所謂了;“但知身上疼痛,心中悲哀”。身外的人事物都不像肉體的攻擊那樣使人感到挫折。因為人有自尊心,有獨立的需求,很多事我們可以自己做時,不願假他人之手,不然就會很沮喪。例如吃飯、洗澡、走路、梳頭,等等的日常生活瑣事,若還需要人家來餵你,幫你洗澡,會讓人覺得很沒用,一無是處,只是個負擔。疼痛雖是個美好的禮物,可以讓我們知道危險而採取應對,但是有的疼痛會使人使去自理的能力,使人覺得像條蟲,不再有人的尊嚴,而感到十分悲哀。

張文亮教授針對這第十四章寫下了〈上帝之斧〉一文,對植物有精闢之解,會讓大家對本章有更多的理解:我對植物學的認識,大都是來自我在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Davis)的學習。我不知道約伯是在哪裡上過課,他怎麼知道這麼多植物的知識?聽啊!他說:「樹若被砍下,還可以指望發芽,嫩枝生長不息。其根雖然衰老在地裡,樹也死在土中,及到得了水氣,還要發芽,又長枝條,像新栽的樹一樣。」(約伯記14:7-9),距今三千年多前的約伯,怎麼有這麼精確敘述?

用植物論人生

樹木生長最旺盛的所在,是地上植株的頂端與地下的根尖,那裡有旺盛生長的分生組織。即使樹幹被砍了,陽光照到僅留樹莖的頂點,那裡的細胞仍會利用根系 送上人的水份,重新發芽,長出嫩枝。在乾旱地方,植物面臨缺水,會進入休眠狀態,停止生長代謝,甚至落葉、枯萎,外表彷彿枯死,但是根部細胞一沾到水氣, 植物又再復甦,繼續生長,這些情況正如約伯的敘述。約伯一定擅於觀察大自然,而且非常有耐心,長期觀看才能知道植物的這些習性。

不過,植物再生的能力並非無止盡,如果砍伐樹幹的部位接近根部,受損的部位過多,植物就會死亡。因此用斧頭砍伐比用鋸子鋸、或刀子切,更能加深植物受損的程度。在後來,施洗約翰在猶大曠野佈道時,遇到法利賽人與撒都該人,施洗約翰對他們說:「毒蛇的種類,誰指示你們逃避將來的忿怒呢?……現在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馬太福音三:10)法利賽人嚴守一切猶太傳統的律例與典章,淪成極端吹毛求疵的宗教狂熱份子,他們與羅馬政府合作,也擁有政治、經濟的影響力;撒都該人是模仿希臘哲學文化的知識份子,他們強調裡性、追求悟性的提昇,是人存在的價值。

世界之樹

在施洗約翰嚴肅的指責中,呈現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人類宗教與理性的發展,看似不同,末了卻會殊途同歸,發展成一棵、棵的大樹,這些樹枝幹延展、根深盤繞,卻不結好果子。上帝將要用斧頭從樹根上砍伐下去,這是極具啟示性預言。

世界上有些宗教,千年來已與政治、經濟、文化盤根錯節,皇帝的加冕要他們去放載,民間的出版要先通過他們的審定,他們欽定聖人,然後崇拜他們欽定的聖 人、聖像,甚至以鑲滿鑽石的聖物,為可誇的圖騰,卻早就失去了那真正信仰的單純與樸實,與人可以直接到上帝面前的道路。

有些宗教發展成對國家唯一的壟斷,以愚民政策,作為培養宗教狂熱的溫床,用肉身綁著炸彈去炸別人,作為進入天國的兌換券,以嚴守道德規定,作為罵別人 是撒旦、是邪惡的自義。這種沒有耶穌寶血赦免人的嚴苛宗教,比世俗的政治、軍事、情治、單位更可怕。有些宗教發展成類似沈在海中的巨大海草,可以立刻與時 下流行的生態環保、吃素排毒、冥思靜坐、精油舒壓、流行媒體、音樂舞蹈等相結合,深入教育、政商、搶奪社會福利,根部幾乎在深不可測的角落。

乾涸的河海

追求理性的科學,迄今也成為一切標準的評定,幫助國家建設、經濟發展、提高生活水準的主力。幸好有「科幻」出來搗亂,提醒科學發展的極致,宗教狂熱極 端的延伸,將給人帶來驚惶、恐怖與毀滅。許多人喜愛看科幻的電影、小說或漫畫,可能那是在凸顯人類可誇「法利賽」或」「撒都該」式的成就之下,還有一把銳 利的斧頭。不過科幻自己也漸成大樹,難怪科幻產品愈來愈驚恐,讓別人驚恐,自己也驚恐。

約伯對樹木的觀察,帶來深度的感傷。人的生命比植物貴重,卻沒有植物砍了還會再長、枯乾了還會再發芽的生命力。他說道:「人死亡而消滅,他氣絕竟在何處呢?海中的水絕盡,江河消散乾涸。人也是如此,躺下不再起來,等到天沒有了,仍不得復醒,也不得從睡中喚醒。」(約伯記14:10-12)。他真是擅於使用比喻,他用海水與江河,來類比人在飛黃騰達時。就好像廣大海域的海灣或是瀉湖,若斷隔與海水的連接,也會逐漸成為陸地。人在得勢時如同洪水時江河之水滿溢地面,但是洪水退去,地面就回復乾燥。

可愛的破爛

這些講論實在有創意,讀來全不八股。實在很難想像,一個人能在自己的受苦,被自己的朋友圍剿,還有如此創意的敘述。他不認為自己是大樹,而是「像滅絕的爛物,像蟲蛀的衣裳。」(約伯記十三:28),這是約伯的可愛,上帝之斧不砍自卑的爛物,祂使「自卑的升高」。

在這破爛景況,約伯依然說:「然而我在祂面前,還要辯明我所行的,這要成為我的拯救。」(約伯記13:15-16)。他渴慕回到上帝面前,這是多麼可愛的呼求。這是何等的寶貝提醒,我們回到上帝的面前,不是宗教的功效,不是理性的明白,不是按照一套規律,不是仿照古人的作法,甚至不是接受整套的神學,而是如同耶穌所說:「上帝是個靈,所以拜祂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祂。」(約翰福音4:24)。那裡沒有斧頭,只有愛的扶持。(轉載自張文亮〈河馬教授網站〉)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