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人怎能在神面前稱義

約伯記
9:1-35
約伯記9:4 他心裡有智慧,且大有能力,誰向神剛硬而得亨通呢?

約伯記9:1-35  約伯回答說:2「我真知道是這樣,但人在神面前怎能成為義呢?3若願意與他爭辯,千中之一也不能回答。4他心裡有智慧,且大有能力,誰向神剛硬而得亨通呢?5他發怒把山翻倒挪移,山並不知覺。6他使地震動離其本位,地的柱子就搖撼。7他吩咐日頭不出來,就不出來,又封閉眾星。8他獨自鋪張蒼天,步行在海浪之上。9他造北斗、參星、昴星,並南方的密宮。10他行大事不可測度,行奇事不可勝數。11他從我旁邊經過,我卻不看見;他在我面前行走,我倒不知覺。12他奪取,誰能阻擋?誰敢問他『你做什麼』?

13「神必不收回他的怒氣,扶助拉哈伯的屈身在他以下The allies of the proud lie prostrate beneath Him(NKJV)。14既是這樣,我怎敢回答他,怎敢選擇言語與他辯論呢?15我雖有義,也不回答他,只要向那審判我的懇求。16我若呼籲,他應允我,我仍不信他真聽我的聲音。17他用暴風折斷我,無故地加增我的損傷。18我就是喘一口氣,他都不容,倒使我滿心苦惱。19若論力量,他真有能力;若論審判,他說:『誰能將我傳來呢?』20我雖有義,自己的口要定我為有罪;我雖完全,我口必顯我為彎曲。21我本完全,不顧自己,我厭惡我的性命。22善惡無分,都是一樣,所以我說,完全人和惡人,他都滅絕。23若忽然遭殺害之禍,他必戲笑無辜的人遇難。24世界交在惡人手中,蒙蔽世界審判官的臉,若不是他,是誰呢?

25「我的日子比跑信的更快Now my days are swifter than a runner,急速過去,不見福樂。26我的日子過去如快船,如急落抓食的鷹。27我若說我要忘記我的哀情,除去我的愁容,心中暢快,28我因愁苦而懼怕,知道你必不以我為無辜。29我必被你定為有罪,我何必徒然勞苦呢?30我若用雪水洗身,用鹼潔淨我的手,31你還要扔我在坑裡,我的衣服都憎惡我。32他本不像我是人,使我可以回答他,又使我們可以同聽審判。33我們中間沒有聽訟的人,可以向我們兩造按手。34願他把杖離開我,不使驚惶威嚇我,35我就說話,也不懼怕他,現在我卻不是那樣。

思考:

1.約伯說人為何不能在神面前稱義?

2.約伯怎樣形容時間?

在約伯記裡,我們可以讀到很多精采的辯論,這些辯論和論述所使用的文句極為精美,光是約伯用來形容人生在世的短暫就有這樣多精采的比喻:我的日子比賽跑的更快,我的日子過去如快船,如急落抓食的鷹,我的生命不過是一口氣,我的日子比梭更快。再看約伯對神的形容,足可顯出他對神的認識:“但人在神面前怎能成為義呢?若願意與他爭辯,千中之一也不能回答。他心裡有智慧,且大有能力,誰向神剛硬而得亨通呢?”很多人在神面前自以為義,但是約伯知道,人在神的面前是無法稱義的。

因為人若想與神爭辯,千中之一也不能回答。 If one wished to contend with Him, He could not answer Him one time out of a thousand.(NKJV) 千中之一的意思是,即使有人想和神爭辯,給他一千個問題,他也回不了一個。這也是在後來發生的事情,神給約伯的每一個問題,約伯都無法回。你若不相信,我就給你一個簡單的:“誰為雨水分道?誰為雷電開路?山巖間的野山羊幾時生產,你知道嗎?母鹿下犢之期,你能察定嗎?”約伯一個問題也答不出來。我們自己以為可以滔滔不絕的理,到了神面前,什麼也不是。

接下來,約伯的形容你看看最有可能發生在何時?“祂發怒把山翻倒挪移,山並不知覺。祂使地震動離其本位,地的柱子就搖撼。祂吩咐日頭不出來,就不出來,又封閉眾星。祂獨自鋪張蒼天,步行在海浪之上。祂造北斗、參星、昴星,並南方的密宮。祂行大事不可測度,行奇事不可勝數。”神在何時發怒把山翻倒挪移呢?何時使地震離本位,使地的柱子搖撼?何吩咐日頭不出來又封閉眾星?何時獨自鋪張蒼天,步行在海浪之上?何時造北斗、參星、昴星,並南方的密宮?這裡彷彿給了我們一點創世記的影子。創世記第一章第一節第一節說:“起初,神創造天地。”緊接著第二節就是:“ 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接著,神就造出空氣,將空氣以下的水、空氣以上的水分開了。神稱空氣為天。然後,神造了兩個大光,大的管晝,小的管夜,又造眾星。約伯的形容何等生動。

拉哈伯的希伯來文"Rahab"意即廣大,驕傲的意思。英文直接的繙譯是audacious(大膽、無畏的),或arrogant, or one who rages(蠻橫的、凶猛的)。其字義是來自“行動如狂風、凶猛的海怪”。有人說神原命他為混沌之海的支配者,但因為拒絕聽從神的吩咐,而被打入地獄成為死亡天使;也有人說根據中東的傳說,他是古代神話中的海怪,曾被神征服(伯26:12)。神發怒和不收回祂的怒氣都有原因,神發怒把山翻倒挪移,使地震離本位,是否因為那時和叛變的天使撒旦之戰,以致地變成空虛混沌,淵面黑暗?這裡的隱意是指那些向神驕傲者,扶助驕傲者,也得服在神之下。因此約伯承認神的權威,不敢與神辯論。

即使約伯自覺有義,自覺沒有犯罪,也只敢向審判他的懇求。但是在約伯的祈求禱告中,卻不斷經歷到更重的打擊,使約伯更感苦惱。當然,我們知道那些是撒旦的作為,可是約伯那時怎能知道是出自撒旦的攻擊?你有沒有這樣的經歷呢?越禱告,事情的發展越糟糕。好像有的教會求復興,結果卻分裂了。這時最深的人性裡的渣滓就浮上來了,我們才明白,原來自己的內裡有那麼多的驕傲和污穢,原來教會裡面有那樣多問題存在。再一次讓我們明白,人在神面前怎能稱義?只要一點患難,人的惡心惡行就畢露無遺。保羅要我們把自己身體當活祭獻上,但是有沒有不哀叫的活祭呢?試煉之火很難頂得住,不是嗎?

因此約伯深感痛苦,覺得神對他不公。神以他有罪,而他無處申冤。在人的絕境裡,我們有時也為像約伯一樣,問神為什麼?為何是我?今年二月,IS的北非分支斬首了21名埃及基督徒,但是他們最近在敘利亞北部釋放了37名,在今年二月抓去的,超過60歲的基督徒。他們今年陸續續釋放人質,到目前為止共有88名基督徒人質被釋放。在世人眼中,這是個奇蹟。沒有人知道他們為何會釋放人質。但我們知道,即使在撒旦手中,神仍然在掌權。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