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但以理見綿羊和山羊異象

但以理書
8:1-27
但以理書8:19 我要指示你惱怒臨完必有的事,因為這是關乎末後的定期。

但以理書8:1-27 伯沙撒王在位第三年,有異象現於我但以理,是在先前所見的異象之後。2我見了異象的時候,我以為在以攔省書珊城中,我見異象又如在烏萊河邊。

3我舉目觀看,見有雙角的公綿羊站在河邊,兩角都高,這角高過那角,更高的是後長的。4我見那公綿羊往西、往北、往南牴觸,獸在牠面前都站立不住,也沒有能救護脫離牠手的。但牠任意而行,自高自大。

5我正思想的時候,見有一隻公山羊從西而來,遍行全地,腳不沾塵,這山羊兩眼當中有一非常的角。6牠往我所看見站在河邊,有雙角的公綿羊那裡去,大發憤怒,向牠直闖。7我見公山羊就近公綿羊,向牠發烈怒,牴觸牠,折斷牠的兩角,綿羊在牠面前站立不住。牠將綿羊觸倒在地,用腳踐踏,沒有能救綿羊脫離牠手的。8這山羊極其自高自大,正強盛的時候,那大角折斷了,又在角根上向天的四方長出四個非常的角來。

9四角之中有一角長出一個小角,向南、向東、向榮美之地,漸漸成為強大。10牠漸漸強大,高及天象,將些天象和星宿拋落在地,用腳踐踏。11並且牠自高自大,以為高及天象之君;除掉常獻給君的燔祭,毀壞君的聖所。12因罪過的緣故,有軍旅和常獻的燔祭交付牠。牠將真理拋在地上,任意而行,無不順利。13我聽見有一位聖者說話,又有一位聖者問那說話的聖者說:「這除掉常獻的燔祭和施行毀壞的罪過,將聖所與軍旅踐踏的異象,要到幾時才應驗呢?」14他對我說:「到二千三百日,聖所就必潔淨。」

15我但以理見了這異象,願意明白其中的意思,忽有一位形狀像人的站在我面前。16我又聽見烏萊河兩岸中有人聲呼叫說:「加百列啊,要使此人明白這異象。」17他便來到我所站的地方。他一來,我就驚慌俯伏在地。他對我說:「人子啊,你要明白,因為這是關乎末後的異象。」18他與我說話的時候,我面伏在地沉睡。他就摸我,扶我站起來,19說:「我要指示你惱怒臨完必有的事,因為這是關乎末後的定期。20你所看見雙角的公綿羊,就是瑪代和波斯王。21那公山羊就是希臘王,兩眼當中的大角就是頭一王。22至於那折斷了的角,在其根上又長出四角,這四角就是四國,必從這國裡興起來,只是權勢都不及他。23這四國末時,犯法的人罪惡滿盈,必有一王興起,面貌凶惡,能用雙關的詐語。24他的權柄必大,卻不是因自己的能力。他必行非常的毀滅,事情順利,任意而行,又必毀滅有能力的和聖民。25他用權術成就手中的詭計,心裡自高自大,在人坦然無備的時候,毀滅多人。又要站起來攻擊萬君之君,至終卻非因人手而滅亡。26所說二千三百日的異象是真的,但你要將這異象封住,因為關乎後來許多的日子。」27於是我但以理昏迷不醒,病了數日,然後起來辦理王的事務。我因這異象驚奇,卻無人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思考:

1.但以理在異象中彷彿被提到哪裡?

2.公綿羊喻表什麼?公山羊又喻表什麼?

“以攔”位於今日的伊朗境內,本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後為亞述打敗,成為亞述的附屬國;後再為波斯併吞,變成波斯的一省。“書珊城”原是以攔的首都,波斯王因其風景秀麗,以它作為全國的首都和寒宮。〈以斯帖記〉的第一章第2節就記錄了:亞哈隨魯王在書珊城的宮登基。烏萊河是書珊城的一條人工運河,運河本身十分寬闊,兩岸相距九百尺。

在第八章裡,但以理看到一隻前後角不一樣長的公綿羊,牠往西、往北、往南去攻擊,無堅不摧。天使告訴但以理:“你所看見雙角的公綿羊,就是瑪代和波斯王”。瑪代原屬亞述,後來瑪代傾覆亞述;波斯本是巴比倫的屬國,後來逐漸強盛,瑪代卻日漸衰弱,此時兩國組成一個聯合王國,雙方君王輪流統治。公綿羊的前後角高矮不一樣,代表兩國勢力的不均等。波斯雖比瑪代較後才崛起,卻在古列王的領導下,變得比瑪代更為強大,後來還克制了瑪代。所以後長的角可代表波斯王古列,後來居上。相傳波斯王出征時喜戴上精金造的羊頭頭盔;考古學家也掘出這些羊頭狀的冠冕。綿羊是瑪代波斯的國徽,曾出現在古錢幣及其他古物上。

在瑪代和波斯征服呂底亞之後,波斯為了擴張版圖,便向希臘進軍,雖然敗翼而歸,但在侵犯的過程中,曾經火燒雅典護衛城,並做出一些褻瀆希臘神明的作為,使希臘人非常憤恨。亞歷山大廿歲繼承王位,半年後便出軍波斯,雖然他只有三萬五千精兵,軍勢遠不如波斯;但是他精通戰略,屢屢以寡敵眾,遍行全地,腳不沾塵,不到廿五歲時就滅了波斯,成為當時的霸主。

有一隻公山羊來攻擊公綿羊,公綿羊無法與之對抗,不支倒地。那公山羊喻表希臘,兩眼當中的大角乃是亞歷山大大帝。古時的希臘就曾以公山羊為其民族的標誌。公山羊從西而來,四處征討,並向公綿羊大發烈怒,將牠觸倒於地,用腳踐踏。史載主前334年希臘開始反擊波斯,於331年將它殲滅。

山羊的大角折斷了,在角根上向天的四方長出四個非常的角來,這四角就是亞歷山大手下的四個主要將領。大角亞歷山大在33歲時死於巴比倫,他死的時候,叫人在他的棺材旁挖兩個洞,把他的手放到洞外,讓世人看清楚,他是如何空手而走的,以警戒世人:他怎樣從母胎赤身而來,也必照樣赤身而去;他所勞碌得來的,手中分毫不能帶去。

《約翰福音》第十章22節,提到耶穌在修殿節時在聖殿裡所羅門的廊下行走時,不知您對於修殿節有沒有什麼印象?這是發生在兩約之間的典故。“兩約之間”指的是舊約和新約中間那段神“沉默”的時期,也就是猶大亡國之後,到耶穌誕生之間的這段時間。亞歷山大大帝死後,他的地土由四個將領瓜分。其中和以色列有關係的是北邊的敘利亞西流古王朝和南邊的埃及多利買王朝。猶太位於兩雄之間,是兩雄必爭之地。

埃及多利買王朝先接管猶大,其推行希臘化的手段比較溫和,而且不干預猶大人的信仰;托勒密二世為了充實亞歷山大圖書館,更致力於保存猶大文化,甚至召集猶大學者推動翻譯工作,完成舊約希臘文七十士譯本(第一本從希伯來文譯成希臘文的舊約聖經)。敘利亞西流古王朝約主前198年接管猶大之後,致力於傳播希臘文化,使猶大人希臘化。到了安提奧古四世時,他傲慢又兇殘,向猶太人索重稅,任意更換大祭司,不准猶大人行割禮、守安息日、搶劫擄掠猶大人為奴隸;在聖殿內安置希臘宙斯神像、祭壇,又強迫猶太人獻豬給宙斯。他就是四角之中有一角長出的那個小角,他自高自大,以為高及天象之君;除掉常獻給君的燔祭,毀壞君的聖所。

安提奧古四世強迫各地的猶大人拜偶像。想想看世事何等奇怪,以前猶大人離棄神去拜偶像,神怎樣叫喚,他們都不回轉;現在亡國了,不能敬拜耶和華神,他們卻感到很痛苦,也覺得拜偶像是褻瀆之事,當時幾萬名猶太人因堅守信仰殉道而死。主前167年有一位敘利亞軍官在耶路撒冷城西築希臘神像,並召猶大人去獻祭,且逼迫當地的老祭司馬他提亞帶頭獻祭。馬他提亞不從,卻有別的猶大人為了討好敘利亞軍官而上前獻祭,馬他提亞一怒之下,當場拿起鐵錘就把他給殺了。他的兒子們接著把敘利亞軍官也殺了,並且呼召凡是願意敬拜耶和華神,守祂律法的人跟隨他們。馬他提亞此時已年邁,死前指定三子猶大繼續領導,大家稱他為“馬加比”(Maccabees),意思就是“執鐵錘者”,因此這段事蹟稱為馬加比革命。

敘利亞王屢次派軍隊鎮壓,皆未成功,後來勢弱,遂容許猶大人自治。主前165年猶大率軍突襲,攻入耶路撒冷。在12月25日進入被玷污的聖殿,清除所有異教物品,潔淨聖殿,要恢復聖殿的敬拜,再一次將聖殿奉獻給上帝,這就是“修殿節”的由來。然而他們遇見一個難題,就是在聖所中的金燈台,原本點燃著不可熄滅的燈火,因沒有祭司打理而熄滅多時,而殿中只剩下一瓶聖油可用來燃點金燈台。那瓶聖油只夠燃點一天,但聖油的製作需要八天的時間。儘管擔心金燈台很快便會熄滅,他們還是把惟一僅有的那瓶聖油點上。結果,那一瓶聖油,竟奇跡地燃燒了八天,使聖殿大放光明!因此在這一天家家戶戶點臘燭慶祝,於是又叫做“眾光節”Hanukkah,光明節或哈努卡節。

據西流古王朝誌記,安提奧古四世從即位到駕崩,共6年3月18日,連閏年算在內共有2300日,和但以理的異象正好吻合。主前  164  年他進擊巴比倫的叛亂餘黨,在  以呂馬Elymas  一役慘敗,他竟傷痛過度而憂鬱致死(也有說他患上癲癇病而死),應驗了經上說“非因人手而滅亡”。

從一些解經家所得的亮光裡,我們看到除了管教以色列人之外,神更藉著這些強權為全世界預備了救恩之路。從巴比倫的得勝,以色列民終於認識到拜偶像的真相,因而去除各樣的偶像,包括心中的偶像,專一回到神的面前;神又藉波斯王古列讓選民回歸,重建聖殿;亞歷山大統一了歐亞非三洲,為福音預備了通用的語言;羅馬的建築則為福音使者開闢了四通八達的道路。接著,主耶穌誕生了。全能神的智慧何等奇妙啊!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