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烈火窯中的神子

但以理書
3:1-30
但以理書3:18 即或不然,王啊,你當知道:我們決不侍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

但以理書3:1-30 尼布甲尼撒王造了一個金像,高六十肘,寬六肘,立在巴比倫省杜拉平原。2尼布甲尼撒王差人將總督、欽差、巡撫、臬司、藩司、謀士、法官和各省的官員都召了來,為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像行開光之禮。3於是總督、欽差、巡撫、臬司、藩司、謀士、法官和各省的官員都聚集了來,要為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像行開光之禮,就站在尼布甲尼撒所立的像前。4那時傳令的大聲呼叫說:「各方、各國、各族的人哪,有令傳於你們:5你們一聽見角、笛、琵琶、琴、瑟、笙和各樣樂器的聲音,就當俯伏敬拜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金像。6凡不俯伏敬拜的,必立時扔在烈火的窯中。」7因此各方、各國、各族的人民一聽見角、笛、琵琶、琴、瑟和各樣樂器的聲音,就都俯伏敬拜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金像。

8那時,有幾個迦勒底人進前來控告猶大人。9他們對尼布甲尼撒王說:「願王萬歲!10王啊,你曾降旨說,凡聽見角、笛、琵琶、琴、瑟、笙和各樣樂器聲音的都當俯伏敬拜金像,11凡不俯伏敬拜的,必扔在烈火的窯中。12現在有幾個猶大人,就是王所派管理巴比倫省事務的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王啊,這些人不理你,不侍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

13當時尼布甲尼撒沖沖大怒,吩咐人把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帶過來,他們就把那些人帶到王面前。14尼布甲尼撒問他們說:「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你們不侍奉我的神,也不敬拜我所立的金像,是故意的嗎?15你們再聽見角、笛、琵琶、琴、瑟、笙和各樣樂器的聲音,若俯伏敬拜我所造的像,卻還可以,若不敬拜,必立時扔在烈火的窯中。有何神能救你們脫離我手呢?」

16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對王說:「尼布甲尼撒啊,這件事我們不必回答你。17即便如此,我們所侍奉的神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窯中救出來。王啊,他也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18即或不然,王啊,你當知道:我們決不侍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

19當時尼布甲尼撒怒氣填胸,向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變了臉色,吩咐人把窯燒熱,比尋常更加七倍。20又吩咐他軍中的幾個壯士,將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捆起來,扔在烈火的窯中。21這三人穿著褲子、內袍、外衣和別的衣服,被捆起來扔在烈火的窯中。22因為王命緊急,窯又甚熱,那抬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的人都被火焰燒死。23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這三個人都被捆著落在烈火的窯中。

24那時,尼布甲尼撒王驚奇,急忙起來,對謀士說:「我們捆起來扔在火裡的不是三個人嗎?」他們回答王說:「王啊,是。」25王說:「看哪!我見有四個人,並沒有捆綁,在火中遊行,也沒有受傷,那第四個的相貌好像神子。」26於是,尼布甲尼撒就近烈火窯門,說:「至高神的僕人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出來,上這裡來吧!」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就從火中出來了。27那些總督、欽差、巡撫和王的謀士一同聚集看這三個人,見火無力傷他們的身體,頭髮也沒有燒焦,衣裳也沒有變色,並沒有火燎的氣味。

28尼布甲尼撒說:「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的神是應當稱頌的!他差遣使者救護倚靠他的僕人,他們不遵王命,捨去己身,在他們神以外不肯侍奉敬拜別神。29現在我降旨,無論何方、何國、何族的人,謗讟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之神的,必被凌遲,他的房屋必成糞堆,因為沒有別神能這樣施行拯救。」30那時王在巴比倫省高升了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

思考:

1.尼布甲尼撒為何要把但以理的三個朋友丟進烈火的窯中?

2. 尼布甲尼撒為何又把他們從窯中叫出來?

在但以理為尼王解夢之後,尼王俯伏在地,向他下拜,又說:“你既能顯明這奧祕的事,你們的神誠然是萬神之神,萬王之主,又是顯明奧祕事的。”但是在他的心裡是否真的如此想呢?有時向人傳福音,人家有困難時為他禱告,當事情解決之後,對方是否會真的認為我們相信的神很厲害,是唯一的真神而投靠祂呢?嘴巴說的和心裡想的,往往是不一樣的。

當但以理為尼王解釋了夢中的人像之後,尼王心裡又是怎麼想的?從尼王所造的金像,我們可以試著去揣摩一二。在尼王的夢中,巴比倫在尼布甲尼撒的時期代表了人像的金頭,但以以後會有其他的國家相繼興起,雖然都不及巴比倫,不及尼王的偉大,但是對於一個相當自負的尼王而言,這豈是可忍受的?他的國度怎麼會就只有一個頭呢?就像秦始皇一樣,他也希望他的國家可以千秋萬世地傳下去,永無止盡,所以他派徐福帶了五百童男童女去找長生不老藥。徐福一去不回頭,據說他那批人變成了現在日本人的祖先。

而尼王呢?他造了一座又高又大的金像,很可能不是精金而是鑲金的。將兩個像一比較,就知道尼王想要表達的心意了,他要他的國度存到永世,而不是只有一個頭的時間。這就是人的野心和不知量力。會有非人手鑿出來的一塊石頭從山而出,打碎列國嗎?好,尼王現在就差人將總督、欽差、巡撫、臬司、藩司、謀士、法官和各省的官員都召了來,為此像行開光之禮,統一他國內的宗教。這些人有許多是從其他國擄來的,他們有各自的信仰,各自拜的神明,但是他尼布甲尼撒打敗了諸國,把各神殿中的器皿都放進米羅達的神廟裡,所以巴比倫所拜的米羅達勝過一切的神明。現在就要求所有的巴比倫子民,無論是巴比倫人或擄來的,通通放棄自己的信仰,都來拜最偉大的米羅達神。這樣,會不會安全一點?可以抵擋那塊非人手鑿出來的石頭?

我們不知道為什麼但以理總督怎麼沒有來參加這個盛會,很可能尼王和他之間有默契,也就不勉強他來,派個差事讓他有個no show(不出席)的藉口。尼王經過上次的過招,知道但以理的神有點厲害,所以就不勉強他吧!但是但以理的三個朋友還是得出席的。這開光禮在民間信仰裡,是指請神明來入住藝術品的一種儀式;在這裡,也是讓大家認識並膜拜的一種儀式。尼王對此事非常認真,先宣佈了:“凡不俯伏敬拜的,必立時扔在烈火的窯中”。有點像現在的ISIS(伊斯蘭國恐怖份子的宣告,凡認耶穌是主的,必死無疑。

在這種高壓政策之下,大家一聽到暗號(聽見角、笛、琵琶、琴、瑟、笙和各樣樂器的聲音),就通通俯伏敬拜尼王所造的金像。當大家都俯伏時,你若不俯伏,那是非常明顯的。就好像大家都躺著睡覺,只有你不躺,不管你是坐著或站著,都難逃眾人的法眼。迦勒底人自從上次敗給但以理之後,可能心裡很不痛快,又見但以理和三個朋友都升了高官,嫉妒加上憤怒,講出來的話就有致人於死地的份量。他們對尼王說:“王啊,這些人不理你,不侍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不理你,是表示渺視;不侍奉你的神,是表示拒絕;不敬拜你立的金像,是根本不把你放在眼裡。尼王怎麼受得了這等刺激?當場就跳起來,叫人把他們帶過來,並且問他們:“是故意的嗎?有何神能救你們脫離我手呢?”是故意的嗎?真大膽啊!

但是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的回答更可怕:“尼布甲尼撒啊,這件事我們不必回答你”。尼王以為個個人都應該怕他,在他面前像老鼠見到貓一樣,可是這是什麼回答啊?不僅直呼他的名號,還說不必回答他?他們所倚靠的是什麼?“即便如此,我們所侍奉的神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窯中救出來。王啊,他也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即或不然,王啊,你當知道:我們決不侍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他們認為他們的神比尼王更厲害,即或不然,也就是不管怎樣,即使會丟了老命,也不拜尼王的金像。尼王的血壓一時飆升,立刻叫人把窯燒熱,比尋常加七倍。又叫人把這三個不知死活的傢伙丟進去。那幾位抬著這三人的壯士都被燒死了,因為不靠近火窯,就無法把人丟進去,一旦把人丟進去後,自己的命也沒了。

尼王剛剛喘了一口大氣,覺得總算讓他們知道厲害了,正要拿杯茶來解渴。一眼望去,卻看見火窯中有人在行走?他揉了揉眼,以為自己有了老花眼或或散光,火窯中有人在行走,不是三個,是四個?並沒有捆綁,在火中遊行,也沒有受傷,那第四個的相貌好像神子!這是一種奇妙的感覺。很多見過耶穌的異象之見證,都很直覺地說:那就是耶穌,那就是神子。尼王不知道第四個人是誰,但是他很直接地說:“那第四個的相貌好像神子”,他見過神子嗎?我相信沒有。主耶穌成為人是新約之後的事,沒有人看過耶穌,但是他可以說出“那第四個的相貌好像神子”。這是不是人的靈與神相通的感覺,當神啟示時,人的靈就有感應了。

尼王親自就近烈火窯門,叫他們出來。想來是因為他覺得太奇妙了,才會如此迂尊降貴地跑到火窯那裡,並且稱呼他們“至高神的僕人”。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從火窯裡走出來,火沒有傷他們的身體,頭髮沒有燒焦,衣裳沒有變色,也沒有火燎的氣味,四方面印證神完全的保守。尼王此時稱頌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的神,也就是耶和華神,並且降旨不准任何人謗讟他們的神,否則必被凌遲,他的房屋必成糞堆。尼王又使他們在巴比倫省內得到更高的職位。

所以,在但以理和朋友的心中,不管他們置身何處,在怎樣的環境之下,都有著與神密不可分的關係。因此,人要先敬畏神,還是先鑽營自己的事業呢?要把神放在第一位,還是追求自己的成功第一位?即或不然,這三人並沒有失去理智,他們知道違背尼王的旨意,後果很可能必死。但是即使要死,也不放棄對神的忠貞。在你的人生中,最不可放棄的是什麼?在壓力之下,你最先會放棄什麼?你相信神能將你從烈火的窯中救出來嗎?即或不然,你會在何種情況下放棄你的信仰?這是神第二次藉著但以理的三個朋友,向尼王彰顯自己。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