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立耶戶為以色列王

列王記(下)
9:1-37
列王紀下 9:36a 他們回去告訴耶戶,耶戶說:這正應驗耶和華藉他僕人提斯比人以利亞所說的話。

列王紀下9:1-37 ­先知以利沙叫了一個先知門徒來,吩咐他說:「你束上腰,手拿這瓶膏油往基列的拉末去。到了那裡,要尋找寧示的孫子、約沙法的兒子耶戶,使他從同僚中起來,帶他進嚴密的屋子,將瓶裡的膏油倒在他頭上,說:『耶和華如此說:我膏你做以色列王。』說完了,就開門逃跑,不要遲延。」於是那少年先知往基列的拉末去了。

到了那裡,看見眾軍長都坐著,就說:「將軍哪,我有話對你說。」耶戶說:「我們眾人裡,你要對哪一個說呢?」回答說:「將軍哪,我要對你說。」耶戶就起來,進了屋子。少年人將膏油倒在他頭上,對他說:「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我膏你做耶和華民以色列的王。你要擊殺你主人亞哈的全家,我好在耶洗別身上申我僕人眾先知和耶和華一切僕人流血的冤。亞哈全家必都滅亡,凡屬亞哈的男丁,無論是困住的、自由的,我必從以色列中剪除,使亞哈的家像尼八兒子耶羅波安的家,又像亞希雅兒子巴沙的家。耶洗別必在耶斯列田裡被狗所吃,無人葬埋。」說完了,少年人就開門逃跑了。

耶戶出來,回到他主人的臣僕那裡。有一人問他說:「平安嗎?這狂妄的人來見你有什麼事呢?」回答說:「你們認得那人,也知道他說什麼。」他們說:「這是假話,你據實地告訴我們。」回答說:「他如此如此對我說,他說:『耶和華如此說:我膏你做以色列王。』」他們就急忙各將自己的衣服鋪在上層臺階,使耶戶坐在其上。他們吹角,說:「耶戶做王了!」

這樣,寧示的孫子、約沙法的兒子耶戶背叛約蘭。先是約蘭和以色列眾人因為亞蘭王哈薛的緣故,把守基列的拉末,但約蘭王回到耶斯列,醫治與亞蘭王哈薛打仗所受的傷。耶戶說:「若合你們的意思,就不容人逃出城往耶斯列報信去。」於是耶戶坐車往耶斯列去,因為約蘭病臥在那裡;猶大王亞哈謝已經下去望看他。

有一個守望的人站在耶斯列的樓上,看見耶戶帶著一群人來,就說:「我看見一群人。」約蘭說:「打發一個騎馬的去迎接他們,問說:『平安不平安?』」騎馬的就去迎接耶戶,說:「王問說:『平安不平安?』」耶戶說:「平安不平安與你何干?你轉在我後頭吧!」守望的人又說:「使者到了他們那裡,卻不回來。」王又打發一個騎馬的去。這人到了他們那裡,說:「王問說:『平安不平安?』」耶戶說:「平安不平安與你何干?你轉在我後頭吧!」守望的人又說:「他到了他們那裡,也不回來。車趕得甚猛,像寧示的孫子耶戶的趕法。」

約蘭吩咐說:「套車!」人就給他套車。以色列王約蘭和猶大王亞哈謝各坐自己的車出去迎接耶戶,在耶斯列人拿伯的田那裡遇見他。約蘭見耶戶就說:「耶戶啊,平安嗎?」耶戶說:「你母親耶洗別的淫行邪術這樣多,焉能平安呢?」約蘭就轉車逃跑,對亞哈謝說:「亞哈謝啊,反了!」 耶戶開滿了弓,射中約蘭的脊背,箭從心窩穿出,約蘭就仆倒在車上。耶戶對他的軍長畢甲說:「你把他拋在耶斯列人拿伯的田間!你當追想,你我一同坐車跟隨他父亞哈的時候,耶和華對亞哈所說的預言,說:『我昨日看見拿伯的血和他眾子的血,我必在這塊田上報應你。』這是耶和華說的。現在你要照著耶和華的話,把他拋在這田間。」

猶大王亞哈謝見這光景,就從園亭之路逃跑。耶戶追趕他,說:「把這人也殺在車上!」到了靠近以伯蓮姑珥的坡上,擊傷了他。他逃到米吉多,就死在那裡。他的臣僕用車將他的屍首送到耶路撒冷,葬在大衛城他自己的墳墓裡,與他列祖同葬。亞哈謝登基做猶大王的時候,是在亞哈的兒子約蘭第十一年。

耶戶到了耶斯列,耶洗別聽見就擦粉,梳頭,從窗戶裡往外觀看。耶戶進門的時候,耶洗別說:「殺主人的心利啊,平安嗎?」耶戶抬頭向窗戶觀看,說:「誰順從我?」有兩三個太監從窗戶往外看他。 耶戶說:「把她扔下來!」他們就把她扔下來。她的血濺在牆上和馬上,於是把她踐踏了。 耶戶進去,吃了喝了,吩咐說:「你們把這被咒詛的婦人葬埋了,因為她是王的女兒。」 他們就去葬埋她,只尋得她的頭骨和腳並手掌。他們回去告訴耶戶,耶戶說:「這正應驗耶和華藉他僕人提斯比人以利亞所說的話,說:『在耶斯列田間,狗必吃耶洗別的肉。耶洗別的屍首必在耶斯列田間如同糞土,甚至人不能說這是耶洗別。』」

思考:

1.神膏耶戶做以色列王有何目的?

2.猶大王亞哈謝為何會死?

猶大王:羅波安→亞比央→亞撒→約沙法→約蘭→亞哈謝

以色列王:耶羅波安(一世)→拿答→巴沙→以拉→心利→暗利→亞哈→亞哈謝→約蘭→耶戶

再一次把這個猶大王和以色列王的表列出來,如此大家比較可以明白誰打誰,對照一下究竟哪個王死了。因為在這章裡有太多個王了。在列王紀上第十九章15-17節裡,神交給以利亞三個使命,以利亞做了一個,就是膏以利沙接續他做先知,其餘兩項都交給以利沙去做。以利沙見到哈薛,卻沒有膏他,只是說知道他將來要做亞蘭王,給他一個提示。現在他也沒有親自去膏耶戶,而是叫一個先知門徒去膏耶戶。

以利亞沒有即刻去膏耶戶,很可能是因為當時亞哈因拿伯的事被先知責備而有悔改之意。因此神說:“因他在我面前自卑,他還在世的時候,我不降這禍。到他兒子的時候,我必降這禍於他的家(王上21:29)”。因此以利亞不能去膏耶戶,亞哈的兒子亞哈謝又死得太快,只做王兩年,就從樓上掉下去,也來不及叫耶戶去殺他。因為亞哈謝沒有兒子,所以由他的兄弟約蘭做王。以色列王約蘭去基列的拉末和亞蘭打戰,被打傷了。他在耶斯列療傷時,他的將軍耶戶在基列的拉末被膏為下一任的以色列王,眾軍長也擁護他為王。

這個在戰場上馳騁大半生的將軍一聽到先知的命令,要他去殺亞哈的全家(指男丁),在耶洗別身上流血申冤,立刻熱血沸騰,像一支箭般地射了出去。而此時另一個被愛心灌滿的猶大王亞哈謝,知道舅舅約蘭受傷,也急速地往耶斯列去探望。殺機從北而來,愛心由南而至。而毫不知情的約蘭,不知死活地套車出去迎接那向他急速射出的箭。耶戶的馬趕得又快又猛,卻沒有人意料到將要發生何事。約蘭的問候換來耶戶的怒吼:“你母親耶洗別的淫行邪術這樣多,焉能平安呢?”當約蘭領到耶戶造反時,耶戶的箭已經射中他的脊背,又從心窩穿出。

在〈歷代志下〉廿二章7-9節裡提到,猶大王亞哈謝到了耶斯列後,就和以色列王約蘭一起去攻擊耶戶。耶戶殺了約蘭之後,亞哈謝躲到撒馬利亞,被眾人抓住送到耶戶那裡,耶戶就把他殺了。這猶大王亞哈謝,才做王一年就被殺死了。

耶洗別不愧是女人中的女人,聽到耶戶殺了她的兒子約蘭,她居然沒哭,反而擦粉梳頭,從窗戶裡往外觀看,還想佈置一個美人關。可能在年輕時也是個美人,才會讓亞哈言聽計從,可是沒想到耶戶這個莽漢竟然不想做英雄,平地一聲吼:“誰順從我?把她扔下來!” 那兩三個太監可能平時就對這個半老徐娘不太滿意,想都不想,就真的把她舉起來扔出去了。她的血濺在牆上和馬上,耶戶騎馬踐踏她的屍身而過(and he trampled her underfoot)。等耶戶進去吃喝完畢,想要埋葬她時,只尋得她的頭骨和腳並手掌。這正應驗耶和華藉他僕人提斯比人以利亞所說的話,說:“在耶斯列田間,狗必吃耶洗別的肉。耶洗別的屍首必在耶斯列田間如同糞土,甚至人不能說這是耶洗別”。

耶洗別曾經風光一時,霸道一世,甚至引誘亞哈和以色列子民犯罪,每一件事神都記得。因此,大衛王說:“不要為作惡的心懷不平,也不要向那行不義的生出嫉妒。因為他們如草快被割下,又如青菜快要枯乾。還有片時,惡人要歸於無有,你就是細察他的住處,也要歸於無有(詩37:1/2/10)”。我們當倚靠耶和華而行善,住在地上,以祂的信實為糧。又當默然倚靠耶和華,耐性等候祂,不要因那道路通達的和那惡謀成就的心懷不平(詩37:3/7)。因為申冤在主,主必報應。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