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亞哈陣亡

列王記(上)
22:1-40
列王紀上 22:34 a有一人隨便開弓,恰巧射入以色列王的甲縫裡。

歷代志下18:1-3 約沙法大有尊榮、資財,就與亞哈結親。過了幾年,他下到撒馬利亞去見亞哈。亞哈為他和跟從他的人宰了許多牛羊,勸他與自己同去攻取基列的拉末。以色列王亞哈問猶大王約沙法說:「你肯同我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嗎?」他回答說:「你我不分彼此,我的民與你的民一樣,必與你同去爭戰。」

列王紀上 22:1-40 亞蘭國和以色列國三年沒有爭戰。到第三年,猶大王約沙法下去見以色列王。 以色列王對臣僕說:「你們不知道基列的拉末是屬我們的嗎?我們豈可靜坐不動,不從亞蘭王手裡奪回來嗎?」亞哈問約沙法說:「你肯同我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嗎?」約沙法對以色列王說:「你我不分彼此,我的民與你的民一樣,我的馬與你的馬一樣。」

約沙法對以色列王說:「請你先求問耶和華。」於是以色列王招聚先知,約有四百人,問他們說:「我上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可以不可以?」他們說:「可以上去,因為主必將那城交在王的手裡。」 約沙法說:「這裡不是還有耶和華的先知我們可以求問他嗎?」以色列王對約沙法說:「還有一個人,是音拉的兒子米該雅,我們可以託他求問耶和華。只是我恨他,因為他指著我所說的預言不說吉語,單說凶言。」約沙法說:「王不必這樣說。」以色列王就召了一個太監來,說:「你快去將音拉的兒子米該雅召來。」以色列王和猶大王約沙法在撒馬利亞城門前的空場上,各穿朝服,坐在位上,所有的先知都在他們面前說預言。基拿拿的兒子西底家造了兩個鐵角,說:「耶和華如此說:你要用這角牴觸亞蘭人,直到將他們滅盡。」所有的先知也都這樣預言說:「可以上基列的拉末去,必然得勝,因為耶和華必將那城交在王的手中。」

那去召米該雅的使者對米該雅說:「眾先知一口同音地都向王說吉言,你不如與他們說一樣的話,也說吉言。」米該雅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耶和華對我說什麼,我就說什麼。」米該雅到王面前,王問他說:「米該雅啊,我們上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可以不可以?」他回答說:「可以上去,必然得勝,耶和華必將那城交在王的手中。」王對他說:「我當囑咐你幾次,你才奉耶和華的名向我說實話呢?」 米該雅說:「我看見以色列眾民散在山上,如同沒有牧人的羊群一般。耶和華說:『這民沒有主人,他們可以平平安安地各歸各家去。』」以色列王對約沙法說:「我豈沒有告訴你,這人指著我所說的預言不說吉語,單說凶言嗎?」米該雅說:「你要聽耶和華的話!我看見耶和華坐在寶座上,天上的萬軍侍立在他左右。耶和華說:『誰去引誘亞哈上基列的拉末去陣亡呢?』這個就這樣說,那個就那樣說。隨後有一個神靈出來,站在耶和華面前,說:『我去引誘他。』耶和華問他說:『你用何法呢?』他說:『我去,要在他眾先知口中做謊言的靈。』耶和華說:『這樣,你必能引誘他,你去如此行吧。』現在耶和華使謊言的靈入了你這些先知的口,並且耶和華已經命定降禍於你。」

基拿拿的兒子西底家前來,打米該雅的臉,說:「耶和華的靈從哪裡離開我與你說話呢?」 25 米該雅說:「你進嚴密的屋子藏躲的那日,就必看見了。」以色列王說:「將米該雅帶回,交給邑宰亞們和王的兒子約阿施,說:『王如此說:把這個人下在監裡,使他受苦,吃不飽喝不足,等候我平平安安地回來。』」米該雅說:「你若能平平安安地回來,那就是耶和華沒有藉我說這話了!」又說:「眾民哪,你們都要聽!」

以色列王和猶大王約沙法上基列的拉末去了。以色列王對約沙法說:「我要改裝上陣,你可以仍穿王服。」以色列王就改裝上陣。先是亞蘭王吩咐他的三十二個車兵長說:「他們的兵將,無論大小,你們都不可與他們爭戰,只要與以色列王爭戰。」車兵長看見約沙法,便說:「這必是以色列王。」就轉過去與他爭戰。約沙法便呼喊。車兵長見不是以色列王,就轉去不追他了。有一人隨便開弓,恰巧射入以色列王的甲縫裡。王對趕車的說:「我受了重傷,你轉過車來,拉我出陣吧。」那日陣勢越戰越猛,有人扶王站在車上,抵擋亞蘭人。到晚上,王就死了,血從傷處流在車中。約在日落的時候,有號令傳遍軍中,說:「各歸本城,各歸本地吧!」

王既死了,眾人將他送到撒馬利亞,就葬在那裡。又有人把他的車洗在撒馬利亞的池旁(妓女在那裡洗澡),狗來舔他的血,正如耶和華所說的話。亞哈其餘的事,凡他所行的和他所修造的象牙宮,並所建築的一切城邑,都寫在《以色列諸王記》上。亞哈與他列祖同睡。他兒子亞哈謝接續他做王。

思考:

1.約沙法和亞哈結成什麼關係?

2.亞哈想怎樣逃避米該雅的預言?

猶大王:羅波安→亞比央→亞撒→約沙法

以色列王:耶羅波安(一世)→拿答→巴沙→以拉→心利→暗利→亞哈→亞哈謝

從羅波安開始,猶大南國和以色列北國就一直在過招,大小戰役不停,但是到了猶大王約沙法時,這兩個兄弟國竟然和解了。不僅三年沒有爭戰,而且結成親家了。我們不知道約沙法為何會為兒子約蘭,看中亞哈那拜偶像的女兒亞她利雅,娶她為媳。這一和親,幾乎斷送了猶大的王朝,若不是神的保守,猶大國就被這個“武則天”給滅掉了。可見敬畏神的人若是以為自己不管怎麼做,都有神的保守,就可以不顧神的原則去做事,那就是大大的偏離,有可能給自己惹禍上身。就好像魔鬼把耶穌帶到耶路撒冷聖殿的殿頂上,叫耶穌跳下去,因為“主要為你吩咐他的使者保護你, 他們要用手托著你,免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但是耶穌回答他:經上說:“不可試探主你的神。”屬神的人若故意出軌,還真的很難免其禍。

在約沙法大有尊榮、資財時,就與亞哈結親。他已經忘記所羅門娶了外邦嬪妃的後果,反而覺得這是美事,還特地去探望他的親家亞哈。亞哈看到約沙法很高興,這個親家看起來很強,各國來朝,進貢不斷,大可利用一下。因此向他提到了以前被亞蘭搶去,那時尚在亞蘭手中的一塊地,就是基列的拉末。基列的拉末原屬迦得支派,後劃分給祭司米拉利的後裔,南北國分裂後,以色列和亞蘭爭戰,此地數次易手。雖然便哈達二世曾承諾把以往奪得的以色列城鎮還給亞哈,但究竟沒有兌現言。基列的拉末是約旦河東的關口,是從東方進入基列的孔道,君王大道(king’s highway)也通過此城,自古就是一個重要的軍事據點,所以在以色列國的歷史和地理上都佔着重要地位。

亞哈雖然很想奪回基列的拉末,苦於自己兵力不足,因此邀約沙法一起去攻取,或者有機會勝過亞蘭,奪回基末。約沙法不愧是敬畏耶和華的王,在做決定之前,希望能先求問耶和華。亞哈又養了一大假先知,專說逢迎的話,約沙法一聽就知道不是耶和華的先知。因此定意要求問耶和華的先知。亞哈也知道誰是耶和華的先知,但是他心裡也知道耶和華的先知老是要罵他,因為他不專心跟隨神,所以他視他們為仇敵。正如他見了以利亞就稱呼他:“我的仇敵”。事實上是他與神為敵,並不是神與他為敵。神甚至還幫他打敗亞蘭兩次,可是他的心始終不肯歸向神,總是喜歡聽假話,聽奉承逢迎之詞。

這是一般世人的心理,因為執意要做心裡要做的事,不希望受到攔阻,所以只要聽同意的話,不喜歡反對的聲音。在亞哈和米該雅的對話中,米該雅假裝用逢迎的話,亞哈聽了也不相信。但是說了真話,亞哈又要生氣。這就是人的矛盾。米該雅說他看見天上的情形,神使謊言的靈入了假先知的口中。這是不是一個比喻,或是他真的看見,我們就無從查考了。

亞哈聽了米該雅的話,其實已經有幾分膽怯,卻又想搏一搏,因為前面已經打了兩次勝仗,誰說這次不會贏呢?說不定,神又肯幫助他,像前兩次那樣;而且這次還有約沙法幫助他,還是不能失去這個大好的機會。因此,他決定改裝上陣。沒想到在這次的戰事裡,亞蘭王咐32個車兵長,只要盯住亞哈,其他人都不要管。亞哈改裝上陣,亞蘭人不曉得,誤把約沙法當成以色列王,但是約沙法一喊叫,他們發現他不是以色列王,就不理他了。

這裡,我們只能說是“耶和華的箭”,藉著有一人隨便開弓,恰巧射入以色列王的甲縫裡。因為即使讓亞哈一動也不動的站在那裡,要射劍恰好進入甲縫裡,除非是神射手,否則也很難。所以我只能說那是“耶和華的箭”,耶和華導引那箭直入亞哈的心臟,才能一劍畢命。當神施行審判時,沒有人能逃脫得了。神已經給亞哈很多悔改的機會,當“耶和華的箭”射進去時,他想悔改已經沒有機會了。有許多人希望一生胡來,享受罪中之樂,到了臨死前再悔改。可是不見得每個人在臨死前都有悔改的機會。上週五(7月31日)在哥華的高速公路上,有一輛載滿57人的大客車,被一輛突然回頭的黑色轎車撞個正著,大客車整個翻過去了。轎車車主當場死亡。

亞哈死了,正如神的預言,狗去舔他的血。我們都以為碰到像以利亞那麼有靈力的先知,誰能不悔改得救?偏偏神就讓我們看到,即使以利亞來了,有的人也是死也不肯悔改。不是以利亞的錯,是人心太剛硬了。當神如此盡力挽回悖逆的人時,悖逆的人仍然滿口悖逆的言語。亞哈真是人心最剛硬的代表。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