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神僕警告耶羅波安

列王記(上)
13:1-33
列王紀上13:3 當日,神人設個預兆,說:「這壇必破裂,壇上的灰必傾撒,這是耶和華說的預兆。」

列王紀上13:1-33 那時,有一個神人奉耶和華的命從猶大來到伯特利,耶羅波安正站在壇旁要燒香。神人奉耶和華的命向壇呼叫,說:「壇哪,壇哪!耶和華如此說:『大衛家裡必生一個兒子,名叫約西亞,他必將丘壇的祭司,就是在你上面燒香的,殺在你上面,人的骨頭也必燒在你上面。』」當日,神人設個預兆,說:「這壇必破裂,壇上的灰必傾撒,這是耶和華說的預兆。」耶羅波安王聽見神人向伯特利的壇所呼叫的話,就從壇上伸手,說:「拿住他吧!」王向神人所伸的手就枯乾了,不能彎回。壇也破裂了,壇上的灰傾撒了,正如神人奉耶和華的命所設的預兆。王對神人說:「請你為我禱告,求耶和華你神的恩典使我的手復原。」於是神人祈禱耶和華,王的手就復了原,仍如尋常一樣。王對神人說:「請你同我回去吃飯,加添心力,我也必給你賞賜。」神人對王說:「你就是把你的宮一半給我,我也不同你進去,也不在這地方吃飯喝水,因為有耶和華的話囑咐我說:『不可在伯特利吃飯喝水,也不可從你去的原路回來。』」於是神人從別的路回去,不從伯特利來的原路回去。

有一個老先知住在伯特利,他兒子們來,將神人當日在伯特利所行的一切事和向王所說的話都告訴了父親。父親問他們說:「神人從哪條路去了呢?」兒子們就告訴他。原來他們看見那從猶大來的神人所去的路。老先知就吩咐他兒子們說:「你們為我備驢。」他們備好了驢,他就騎上, 去追趕神人,遇見他坐在橡樹底下,就問他說:「你是從猶大來的神人不是?」他說:「是。」 老先知對他說:「請你同我回家吃飯。」神人說:「我不可同你回去進你的家,也不可在這裡同你吃飯喝水,因為有耶和華的話囑咐我說:『你在那裡不可吃飯喝水,也不可從你去的原路回來。』」老先知對他說:「我也是先知,和你一樣。有天使奉耶和華的命對我說:『你去把他帶回你的家,叫他吃飯喝水。』」這都是老先知誆哄他。於是神人同老先知回去,在他家裡吃飯喝水。

二人坐席的時候,耶和華的話臨到那帶神人回來的先知,他就對那從猶大來的神人說:「耶和華如此說:『你既違背耶和華的話,不遵守耶和華你神的命令,反倒回來,在耶和華禁止你吃飯喝水的地方吃了喝了,因此你的屍身不得入你列祖的墳墓。』」吃喝完了,老先知為所帶回來的先知備驢。他就去了,在路上有個獅子遇見他,將他咬死,屍身倒在路上,驢站在屍身旁邊,獅子也站在屍身旁邊。有人從那裡經過,看見屍身倒在路上,獅子站在屍身旁邊,就來到老先知所住的城裡述說這事。

那帶神人回來的先知聽見這事,就說:「這是那違背了耶和華命令的神人,所以耶和華把他交給獅子。獅子抓傷他,咬死他,是應驗耶和華對他說的話。」老先知就吩咐他兒子們說:「你們為我備驢。」他們就備了驢。他去了,看見神人的屍身倒在路上,驢和獅子站在屍身旁邊,獅子卻沒有吃屍身,也沒有抓傷驢。老先知就把神人的屍身馱在驢上,帶回自己的城裡,要哀哭他,葬埋他。就把他的屍身葬在自己的墳墓裡,哀哭他,說:「哀哉,我兄啊!」安葬之後,老先知對他兒子們說:「我死了,你們要葬我在神人的墳墓裡,使我的屍骨靠近他的屍骨,因為他奉耶和華的命,指著伯特利的壇和撒馬利亞各城有丘壇之殿所說的話必定應驗。」

這事以後,耶羅波安仍不離開他的惡道,將凡民立為丘壇的祭司。凡願意的,他都分別為聖,立為丘壇的祭司。這事叫耶羅波安的家陷在罪裡,甚至他的家從地上除滅了。

思考:

1.神怎樣警告耶羅波安?

2.神人為何被獅子咬死?

有的人總問,假如我們離棄神時,神還會與我們同在嗎?從耶羅波安的例子來看,耶羅波安離棄神,而且做了那麼多得罪神的事情,但是神並沒有離棄他,神依然派神人去伯特利警告他,並且讓他曉得有一天大衛的後裔約西亞會拆掉他所建的祭壇。這個預言在大約兩百多年後,約西亞作王時應驗了。約西亞將伯特利的壇拆毀焚燒,打碎成灰,他回頭看見山上的墳墓,就打發人將墳墓裡的骸骨取出來,燒在壇上,污穢了壇;又將丘壇的祭司都殺在壇上,並在壇上燒人的骨頭。正如從前神人宣傳耶和華的話(王下23:16/20)。

為了讓耶羅波安相信那是神的預告,神人又說:“這壇必破裂,壇上的灰必傾撒,這是耶和華說的預兆。” 壇就破裂了,壇上的灰也傾撒了。但是耶羅波安有所警覺嗎?他不但不予理會,還叫人去抓住神人。他伸出的手就枯乾了。那是何等可怕的一剎那,他的手枯乾了。他害怕了。這就是人心剛硬的一面,不等自己的身體受到懲罰不會服軟。他一意孤行,想的只是不能讓以色列人再去敬拜耶和華神,不然有一天他們都會離開他,他就不能再做王了。所以他要想盡辦法去保留他的王權。這就是權勢於人的影響。

許多人在沒有權勢之前,對神十分恭敬謙卑,一旦掌權便害怕失去,因而不再聽神的話,只想用自己的辦法抓住權勢。那種害怕使他誰也不信,只信權勢。這是一些領導者所面對的挑戰,當他擁有了高高在上的權力時,他是否能記得自己依然只是個平凡的人?當我們成為團契的領導者,教會的領導者,主日學的領導者時,甚至是做了父母,我們是否能記得自己只是個人,那個位置是個恩典,為要讓我們更看見自己的不足,而懂得向神尋求帶領和智慧?有的人一旦坐上高位就變成狂人,所作所為都是為了鞏固自己的位置,而忘記了給他位置的神。

大衛為何被神稱為合神心意的人呢?因為只有他,在建立了一個超強的以色列之後,還記得:耶和華是我的倚靠/神是我堅固的保障/你曾以力量束我的腰,使我能爭戰/你又使我的仇敵在我面前轉背逃跑/這位神就是那為我申冤,使眾民服在我以下的(撒下22)。大衛記得神給他的一切恩典。他在〈詩篇〉第8篇裡寫:“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這裡的人包括他自己。大衛記得神的恩典,在每一篇他寫的詩篇裡,他寫下自己的痛苦,與神呼應,數算神的恩典,因而重新得力。這就是大衛王留給後世的榜樣。沒有驕傲,沒有自大,只有對神完全的信賴和敬畏。因此大衛在知道自己犯罪後,能立刻認罪悔改,再也不敢得罪神;和所羅門、耶羅波安知罪不改,繼續一直犯下去的心態相比較,我們就知道神為何那麼愛大衛了。

神讓耶羅波安看到壇的破裂,壇上的灰傾撒了,他的手也枯乾了,又復原了。這樣多的神跡在他眼前出現,他居然一點不為所動。沒有對神的驚懼,沒有悔改的心意。這就像主耶穌講的撒種比喻裡的,撒種在石頭上,一點作用都沒有。神這樣親自的提醒,他一點都不在意。當神碰到這樣冥頑不靈的人,祂怎麼辦?祂會怎樣做呢?與神作對,後果很可怕。我們在下一章就會知道。

現在來看這個神人,他聽從神的話,不吃喝王的飲食,但是怎麼會被老先知騙了?老先知又為何要如此說謊害人呢?先知也可以說謊騙人嗎?神人敬畏神,所以奉神的命從猶大地走到伯特利,雖然又餓又渴,還是要原路回去。但是當老先知說有天使奉耶和華的命,帶神人回家吃喝時。神人的心就鬆動了,因為他正饑渴得很。所以他沒有向神尋求印證。我非常相信老先知是出於同情,才用謊話去騙神人。覺得他太辛苦了,何必那麼堅持。他沒有想到,他讓神人違背神的話會有怎樣的後果。等他聽見獅子咬死神人之後,他也只能說:“這是那違背了耶和華命令的神人,所以耶和華把他交給獅子。”他對自己害死神人一事竟沒有任何悔意。所以我們當警惕,若是出於神的帶領,必然有印證,千萬不要隨便聽信他人的話,不管對方是先知或有多屬靈,人的話都只能作為參考,唯有神的話才是我們真正要聽從的。神人和先知的意思在本質上都是相似的,只是為了區別而用不同的字眼,本意都是奉神差遣,傳達神話語的人。

這件事之後,耶羅波安不但沒有警惕,更變本加厲,把凡民立為祭司。在這裡譯為“分別為聖”是不合理的,因為“分別為聖”是指分別出來屬耶和華神的;服侍金牛犢的人是不屬耶和華神的,所以只能說把那些拜金牛的司與其他人分開出來。耶羅波安執意讓以色列人陷入拜偶像的大罪中,因此神定意將他的全家從地上除滅。耶羅波安不尊重神,以為信仰只是表面的工作,沒有實質的意義。但是神要讓他知道,祂是一個又真又活,且掌管所有權柄的神。耶羅波安把神趕出去,其實是腳踢到火藥庫,讓自己全家滅亡。學習尊重送禮物的人(神),而不要把禮物看得過於送禮物的人(神),實在是我們要好好學習的功課。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