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亞多尼雅想做王

列王記(上)
1:1-27
列王紀上 1:18 現在亞多尼雅做王了,我主我王卻不知道。

列王紀上 1:1-27 大衛王年紀老邁,雖用被遮蓋,仍不覺暖。所以臣僕對他說:「不如為我主我王尋找一個處女,使她伺候王,奉養王,睡在王的懷中,好叫我主我王得暖。」於是在以色列全境尋找美貌的童女,尋得書念的一個童女亞比煞,就帶到王那裡。這童女極其美貌,她奉養王,伺候王,王卻沒有與她親近。

那時,哈及的兒子亞多尼雅自尊,說:「我必做王。」就為自己預備車輛、馬兵,又派五十人在他前頭奔走。他父親素來沒有使他憂悶,說:「你是做什麼呢?」他甚俊美,生在押沙龍之後。 亞多尼雅與洗魯雅的兒子約押和祭司亞比亞他商議,二人就順從他,幫助他。但祭司撒督、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先知拿單、示每、利以並大衛的勇士都不順從亞多尼雅。一日,亞多尼雅在隱羅結旁瑣希列磐石那裡宰了牛羊、肥犢,請他的諸弟兄,就是王的眾子,並所有做王臣僕的猶大人;唯獨先知拿單和比拿雅並勇士,與他的兄弟所羅門,他都沒有請。

拿單對所羅門的母親拔示巴說:「哈及的兒子亞多尼雅做王了,你沒有聽見嗎?我們的主大衛卻不知道。現在我可以給你出個主意,好保全你和你兒子所羅門的性命。你進去見大衛王,對他說:『我主我王啊,你不曾向婢女起誓說「你兒子所羅門必接續我做王,坐在我的位上」嗎?現在亞多尼雅怎麼做了王呢?』你還與王說話的時候,我也隨後進去,證實你的話。」

拔示巴進入內室見王,王甚老邁,書念的童女亞比煞正伺候王。拔示巴向王屈身下拜。王說:「你要什麼?」她說:「我主啊,你曾向婢女指著耶和華你的神起誓說:『你兒子所羅門必接續我做王,坐在我的位上。』現在亞多尼雅做王了,我主我王卻不知道。他宰了許多牛羊、肥犢,請了王的眾子和祭司亞比亞他並元帥約押,唯獨王的僕人所羅門他沒有請。我主我王啊,以色列眾人的眼目都仰望你,等你曉諭他們,在我主我王之後誰坐你的位。若不然,到我主我王與列祖同睡以後,我和我兒子所羅門必算為罪人了。」

拔示巴還與王說話的時候,先知拿單也進來了。有人奏告王說:「先知拿單來了。」拿單進到王前,臉伏於地。拿單說:「我主我王果然應許亞多尼雅說『你必接續我做王,坐在我的位上』嗎? 他今日下去,宰了許多牛羊、肥犢,請了王的眾子和軍長並祭司亞比亞他。他們正在亞多尼雅面前吃喝,說:『願亞多尼雅王萬歲!』唯獨我,就是你的僕人,和祭司撒督、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並王的僕人所羅門,他都沒有請。這事果然出乎我主我王嗎?王卻沒有告訴僕人們,在我主我王之後誰坐你的位。」

思考:

1.大衛年老了,誰想做王?

2.有哪些人跟隨亞多尼雅?

當大衛年老時,就像所有的人年老一樣,因為血液循環不好,越來越怕冷,蓋了極多的被子還是不夠暖。他的僕從們就想到要找人用體溫去為他取暖。我們看電視或電影時,偶而也會有類似的情節,當一個人在水裡浸得太久,或在雪裡被埋了,救他的人在沒有任何設備的情況下,往往就把衣服脫了,跟昏迷的人抱在一起,用自己的體溫去使那昏迷的人得到溫暖,而能存活下來。大衛不需要這樣的急救,只是因為常常覺得很冷,所以僕從們就想到一個這樣的方法。可能因為大衛的妻妾都年記大了,無法給大衛足夠的溫暖,所以他們要特意去找一個處女和大衛睡覺。但是我們看到大衛王和以前不一樣了,一來可能是因為年記大了,二來也有可能經過拔示巴一事之後,被神懲罰,因此在這方面十分警戒小心,以致不願意再親近亞比煞。

亞比煞雖然只是個伺候王的童女,但是因為一直在大衛身邊,所以宮庭裡的機密,她知道的還不少。例如拔示巴去找大衛為所羅門說項的事。大衛年記大了,宮庭裡的有心之人都開始為自己籌謀,免得大衛一駕崩,他們就沒有靠山。這就是倚靠人的實情,尤其在權力鬥爭時,要選擇站哪一邊便是一個很重要的決定。就好像現在很多搞政治的人,他們選擇去擁護同性戀、贊成墮胎、大麻合法化,等等不合神心意的事,因為他們以為選票是在人的手中,所以他們要去討好那些贊成做那些事的人。他們選擇離棄神,去投靠人。

我們也看到繼押沙龍之後,大衛的老四亞多尼雅,也開始現形了。他說:“我必做王”。亞多尼雅前面的三個哥哥都消失了,在他的心中,他應該就是繼承王位的人。可是從各樣的蛛絲馬跡來看,似乎所羅門的呼聲比他更高,於是他決定趁著大衛不知道時,放手一搏,來個霸王硬上弓,造成時勢,使大衛不得不承認他的王權,也不能立所羅門為王。大衛平時雖然知道亞多尼雅喜歡為自己造勢,自尊自大,可是大衛從來不過問,也不阻止他。大衛的放縱可能使亞多尼雅誤以為大衛默認了他的作法。

亞多尼雅需要鞏固自己的勢力,他去找了大祭司亞比亞他和大元帥約押。當押沙龍叛變時,這兩位權重人物都沒有跟隨押沙龍,但是這次他們卻都答應幫助亞多尼雅。我在想,是不是他們也覺得亞多尼雅應該接續大衛作王,因為他畢竟是當時活著的王子中的老大啊!亞多尼雅想要先聲奪人,某日在隱羅結旁瑣希列磐石那裡宰了牛羊、肥犢,請他的諸弟兄,就是王的眾子,並所有做王臣僕的猶大人。隱羅結是耶路撒冷附近的一個水井,位於猶大和便雅憫部族之間的地界。就是在押沙龍叛變後,大衛逃亡時,派了約拿單和亞希瑪斯在這個水井旁邊等候耶路撒冷的探子傳來的消息。亞多尼雅就在同一個水井旁,請了大部份的王室成員,擺設筵席,尋求支持。

先知拿單一得到消息便知大事不好,立刻叫拔示巴去見大衛,以及當說的話。這時亞比煞就在伺候王,所以這些過程她一目了然。拔示巴提醒大衛王曾經給她的應許,所羅門必接續大衛做王。拔示巴把亞多尼雅擺設筵席,唯獨沒有請所羅門一事說出來,表示事情很緊急;然後是哀求,萬一所羅門沒有作王,她和所羅門很可能都會被判為罪人,致之於死地。這是拔示巴在王宮裡的處境,可能因為甚得大衛的寵愛,以致於成了眾矢之人。

等拔示巴大約說完,先知拿單算好了時間,也進來了。這就是拿單的高明之處,他假裝不是和拔示巴一道的,而是聽到消息趕來的,以增加大衛對此事的確信不疑,因而能立刻採取行動。拿單把敵我說得很清楚,亞比亞化和約押都幫助亞多尼雅;唯獨沒有邀請撒都、比拿雅和先知拿單和所羅門,因為亞多尼雅知道這幾個人是他無法說動的。分派別系在宮庭裡本是常態,但在此時卻透露出一股不尋常的氣息。欲知後事如何,明天請按時收看。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