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大衛頌神之歌

撒母耳記(下)
22:1-51
撒母耳記下 22:26 慈愛的人,你以慈愛待他;完全的人,你以完全待他。

撒母耳記下22:1-51 當耶和華救大衛脫離一切仇敵和掃羅之手的日子,他向耶和華念這詩,說:「耶和華是我的巖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他是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臺,是我的避難所。我的救主啊,你是救我脫離強暴的。我要求告當讚美的耶和華,這樣我必從仇敵手中被救出來。有死亡的波浪環繞我,匪類的急流使我驚懼,陰間的繩索纏繞我,死亡的網羅臨到我。我在急難中求告耶和華,向我的神呼求。祂從殿中聽了我的聲音,我的呼求入了祂的耳中。

那時因祂發怒,地就搖撼戰抖,天的根基也震動搖撼。從祂鼻孔冒煙上騰,從祂口中發火焚燒,連炭也著了。祂又使天下垂,親自降臨,有黑雲在他腳下。祂坐著基路伯飛行,在風的翅膀上顯現。祂以黑暗和聚集的水、天空的厚雲,為祂四圍的行宮。因祂面前的光輝,炭都著了。耶和華從天上打雷,至高者發出聲音。祂射出箭來,使仇敵四散;發出閃電,使他們擾亂。耶和華的斥責一發,鼻孔的氣一出,海底就出現,大地的根基也顯露。

祂從高天伸手抓住我,把我從大水中拉上來。祂救我脫離我的勁敵和那些恨我的人,因為他們比我強盛。我遭遇災難的日子,他們來攻擊我,但耶和華是我的倚靠。祂又領我到寬闊之處;祂救拔我,因祂喜悅我。耶和華按著我的公義報答我,按著我手中的清潔賞賜我。因為我遵守了耶和華的道,未曾作惡離開我的神。祂的一切典章常在我面前,祂的律例我也未曾離棄。我在祂面前做了完全人,我也保守自己遠離我的罪孽。所以耶和華按我的公義,按我在他眼前的清潔賞賜我。慈愛的人,祢以慈愛待他;完全的人,祢以完全待他。清潔的人,祢以清潔待他;乖僻的人,祢以彎曲待他。 困苦的百姓,祢必拯救;但祢的眼目察看高傲的人,使他降卑。

耶和華啊,祢是我的燈,耶和華必照明我的黑暗。我藉著祢衝入敵軍,藉著我的神跳過牆垣。至於神,祂的道是完全的,耶和華的話是煉淨的,凡投靠祂的,祂便做他們的盾牌。除了耶和華,誰是神呢?除了我們的神,誰是磐石呢?神是我堅固的保障,祂引導完全人行祂的路。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在高處安穩。祂教導我的手能以爭戰,甚至我的膀臂能開銅弓。祢把祢的救恩給我做盾牌,祢的溫和使我為大。祢使我腳下的地步寬闊,我的腳未曾滑跌。我追趕我的仇敵,滅絕了他們,未滅以先,我沒有歸回。我滅絕了他們,打傷了他們,使他們不能起來,他們都倒在我的腳下。因為祢曾以力量束我的腰,使我能爭戰,祢也使那起來攻擊我的都服在我以下。祢又使我的仇敵在我面前轉背逃跑,叫我能以剪除那恨我的人。他們仰望,卻無人拯救;就是呼求耶和華,祂也不應允。我搗碎他們,如同地上的灰塵;踐踏他們四散在地,如同街上的泥土。

祢救我脫離我百姓的爭競,保護我做列國的元首,我素不認識的民必侍奉我。外邦人要投降我,一聽見我的名聲就必順從我。外邦人要衰殘,戰戰兢兢地出他們的營寨。耶和華是活神!願我的磐石被人稱頌,願神那拯救我的磐石被人尊崇!這位神就是那為我申冤,使眾民服在我以下的。祢救我脫離仇敵,又把我舉起,高過那些起來攻擊我的,祢救我脫離強暴的人。耶和華啊,因此我要在外邦中稱謝祢,歌頌祢的名。耶和華賜極大的救恩給祂所立的王,施慈愛給祂的受膏者,就是給大衛和他的後裔,直到永遠。」

思考:

1.大衛在詩歌中怎樣形容神和他的關係?

2.大衛形容神是一位怎樣的神?

假如要你寫一篇文章形容你和神的關係,或是你對神的認識,你會寫什麼?大衛首詩歌之所以感人,不是因為他的言詞華麗,而是整篇都充滿了神和他的密切關係。他從一開始就提到,耶和華是“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神、我的磐石、我所投靠的”。在你的信仰裡,神和你有沒有如此密切的關係,是“我的”,而不是別人的。好像若有人對你妻子不禮貌,你會挺身而出:“她是‘我的’妻子,請你放尊重一些”。“我的”代表了密不可分的關係。因為“我的”家人對我是重要的,“我的”東西,別人不可亂拿;“我的”家是我住的;“我的”車是我開的。所以“我的”神,“我的”磐石,表示神和我的關係,不是別人可以取代的。你能夠像大衛一樣斬釘截鐵地宣告:“耶和華是我的神”嗎?

所以那些被伊斯蘭國殺害的基督徒,就是因為他們敢宣稱“耶和華是我的神”,所以才慘遭毒手。但是他們覺得自己是配得為神受苦的,所以即使孩子被殺害,依然感謝神,讚美神。在世界上有許多的苦難,但是神卻帶領我們經過這些苦難。大衛指出他的人生至少遭遇了兩種苦難:一是死亡的環繞,有哪個人不曾因為死亡而驚心膽跳?有時因為疾病,有時因為意外,覺得好像和死亡擦身而過,那種感覺就好像神把你一把從死門關前拉回來一樣。二是匪類,大衛指的是那些與他作對,要致他於死地的人。人難免有敵人,不然,信主的人,也有魔鬼的虎視耽耽。但是當大衛在急難中呼求神,神就垂聽了他的禱告。

第二段比較難懂,因為何時有天搖地撼呢?神又何時鼻孔冒煙上騰,口中發火焚燒?祂何時使天下垂,坐著基路伯飛行?這一段的描述可以當做形容神的威儀,也有人認為大衛在作詩歌時,聖靈親自感動他寫出這些句子,彷彿他曾看見某些異象。也有人認為,這段好像在描寫〈創世記〉第一章第一節和第二節之間發生的事,為何神創造天地之後,地會變成空虛混沌,淵面黑暗?地的搖撼戰抖,天的根基也震動搖撼,那是何等地不尋常!必然有極大的事情發生,才會地搖天撼,不是嗎?其他的,留給大家的想像力去發揮吧。

在第三段裡,大衛提到神屢次救他,不是沒有原因,因為他自己也是一個自潔的人。他定意遵行神的律法典章,因而神拯救他脫離那些比他強盛的敵人。當然,你可能會想到大衛的罪過,但在他犯罪之前,他實在是一個時時尋求神心意的人。因此大衛明白,人若想得到神的幫助,自己要學習做一個清潔而完全的人。在這裡的完全,不是人眼中的十全十美,而是神眼中尋求神心意,按著神的心意去行事為人。像挪亞,他也會醉酒,但在神面前,他是個完全人,是個義人。神衡量人的心,和人衡量人不一樣。

在第四段,大衛講述神是他的燈,照明他的黑暗。神用什麼做大衛的燈呢?大衛提到神的道,耶和華的話。正如〈詩篇〉119:105說:“祢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神藉著祂的話引導我們走在祂的道路上,使我們在世上不至於陷入敵人的網羅,保守我們脫離危險。“祢把祢的救恩給我做盾牌,祢的溫和使我為大”,有了神的救恩為盾牌,魔鬼便不能侵犯我們;神的溫和幫助我們能夠勇敢地站立。神不斥責我們,即使有錯,神也等待我們悔改歸向祂,神不會給我們一巴掌或斥喝我們,神的溫和使我們可以成長。

神攻擊大衛的敵人。可能有的人會覺得不公平,神怎麼不攻擊別人,反而只幫助大衛?世上的人不都是祂的子民嗎?話是沒錯,但是對於那些不認神為神,不聽神的話,又不肯跟隨神的人,他們也不求神的幫助,也不肯要耶和華神的幫助,他們都去求偶像和假神。神給了我們自由意志,你不要神的保護,為何又要埋怨神不保護呢?

大衛感謝神立他為列國的元首,因為他的戰功,有許多外邦國都來歸順。從大衛一生的經歷,大衛讚美神,知道只有耶和華是活神!在你的生命中有沒有這樣的經歷,讓你體會到,耶和華實在是又真又活的神,除祂以外,再無別神?大衛願神被人稱頌,被人尊崇;大衛不只要在以色列中歌頌神,也要在外邦歌頌神。但願我們也都像大衛一樣,真正體會到耶和華是活神,永遠稱謝祂,歌頌祂的名!(本章經文即詩篇十八篇)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