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示巴叛變

撒母耳記(下)
20:1-26
撒母耳記下 20:21c 婦人對約押說:「那人的首級必從城牆上丟給你。」

撒母耳記下20:1-26 在那裡恰巧有一個匪徒,名叫示巴,是便雅憫人比基利的兒子。他吹角,說:「我們與大衛無份,與耶西的兒子無涉。以色列人哪,你們各回各家去吧!」於是以色列人都離開大衛,跟隨比基利的兒子示巴。但猶大人從約旦河直到耶路撒冷,都緊緊跟隨他們的王。大衛王來到耶路撒冷,進了宮殿,就把從前留下看守宮殿的十個妃嬪禁閉在冷宮,養活她們,不與她們親近。她們如同寡婦被禁,直到死的日子。

王對亞瑪撒說:「你要在三日之內將猶大人招聚了來,你也回到這裡來。」亞瑪撒就去招聚猶大人,卻耽延過了王所限的日期。大衛對亞比篩說:「現在恐怕比基利的兒子示巴加害於我們比押沙龍更甚。你要帶領你主的僕人追趕他,免得他得了堅固城,躲避我們。」約押的人和基利提人、比利提人,並所有的勇士,都跟著亞比篩,從耶路撒冷出去追趕比基利的兒子示巴。他們到了基遍的大磐石那裡,亞瑪撒來迎接他們。那時約押穿著戰衣,腰束佩刀的帶子,刀在鞘內。約押前行,刀從鞘內掉出來。約押左手拾起刀來,對亞瑪撒說:「我兄弟,你好啊!」就用右手抓住亞瑪撒的鬍子,要與他親嘴。亞瑪撒沒有防備約押手裡所拿的刀。約押用刀刺入他的肚腹,他的腸子流在地上,沒有再刺他,就死了。

約押和他兄弟亞比篩往前追趕比基利的兒子示巴。有約押的一個少年人站在亞瑪撒屍身旁邊,對眾人說:「誰喜悅約押,誰歸順大衛,就當跟隨約押去!」亞瑪撒在道路上滾在自己的血裡。那人見眾民經過都站住,就把亞瑪撒的屍身從路上挪到田間,用衣服遮蓋。屍身從路上挪移之後,眾民就都跟隨約押去追趕比基利的兒子示巴。

他走遍以色列各支派,直到伯瑪迦的亞比拉,並比利人的全地,那些地方的人也都聚集跟隨他。約押和跟隨的人到了伯瑪迦的亞比拉,圍困示巴,就對著城築壘。跟隨約押的眾民用錘撞城,要使城塌陷。有一個聰明婦人從城上呼叫說:「聽啊!聽啊!請約押近前來,我好與他說話。」約押就近前來,婦人問他說:「你是約押不是?」他說:「我是。」婦人說:「求你聽婢女的話。」約押說:「我聽。」婦人說:「古時有話說:『當先在亞比拉求問,然後事就定妥。』我們這城的人在以色列人中是和平忠厚的,你為何要毀壞以色列中的大城,吞滅耶和華的產業呢?」約押回答說:「我決不吞滅毀壞,乃因以法蓮山地的一個人比基利的兒子示巴舉手攻擊大衛王。你們若將他一人交出來,我便離城而去。」婦人對約押說:「那人的首級必從城牆上丟給你。」婦人就憑她的智慧去勸眾人。他們便割下比基利的兒子示巴的首級,丟給約押。約押吹角,眾人就離城而散,各歸各家去了。約押回耶路撒冷,到王那裡。

約押做以色列全軍的元帥,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統轄基利提人和比利提人,亞多蘭掌管服苦的人,亞希律的兒子約沙法做史官,示法做書記,撒督和亞比亞他做祭司長,睚珥人以拉做大衛的宰相。

思考:

1.示巴叛變的理由是什麼?

2.亞比拉城怎樣解決被攻打的危機?

緊接著示每帶著便雅憫人來向大衛認罪並迎接大衛過河,大衛回朝之後,又有另一個便雅憫人示巴起來叛變,反對大衛。掃羅王是便雅憫人,便雅憫人一定相當為掃羅自豪,因為他是以色列人的第一個王。沒想到掃羅死了之後,不僅神膏了大衛做王,以色列各支派也都擁立大衛為王。在掃羅家,也就是便雅憫支派,有許多人因而感到失落和不滿,覺得大權旁落,便雅憫支派的榮耀被搶去了。因此,示每在大衛落難時咒罵大衛,向他丟石頭;而示巴趁著內戰稍停之際也起來叛變,希望有機可乘,一舉把大衛趕下寶座。

示巴的口號喊得可響亮了:“我們與大衛無份,與耶西的兒子無涉。以色列人哪,你們各回各家去吧!”這是一個離間計,使以色列人忘記大衛是神所膏的王,以及大衛曾為以色列立下的功績。以色列人何等健忘,前一刻還想念著大衛所做的一切,後一刻就彷彿與他無關,不理會大衛,跟隨示巴去了。所以我們若想要靠人的“捧場”,實在很危險。人的心何等不可靠。

亞瑪撒是大衛的另一個外甥,他在押沙龍叛變時,做押沙龍的元帥,大衛饒他不死,還立他代替約押為以色列人的元帥。大衛要給他一個立功的機會,可是亞瑪撒似乎不很賣力,對大衛給他的第一個命令遲遲無法完成。大衛因而轉令亞比篩去追殺示巴,因為大衛看見示巴的叛亂比押沙龍的篡位影響更大,因為押沙龍要的只是王位,示巴則把以色列人都帶走了,只留下猶大人,造成王國的分裂。此時大衛要亞比篩速速去追趕示巴,而不是派約押,很可能因為約押殺了押沙龍,所以大衛對他不滿,因此把他“冷凍”起來。

在追趕示巴的過程中發生了一件令人料想不到的事,便是約押刺殺亞瑪撒。約押不能容忍任何人取代他,做大衛的元帥。大衛任命別人做元帥,他不跟大衛理論,只是把他們一個個殺掉,就像他殺押尼珥(掃羅的元帥)一樣。當然他很不服氣,押尼珥和亞瑪撒都曾是敵人的元帥,憑什麼要來做元帥,凌駕約押之上,合理嗎?在這裡,我們再次看到因為職位的不同,而有看法的差異。大衛任命押尼珥和亞瑪撒做元帥,是為了國家的統一,為了挽回人心,很可能以後會再把約押放上去。但是約押受不了這種委屈,因而造成大衛後來要所羅門殺他的主因。約押對大衛十分忠心,但是他的任性為大衛帶來很多困擾和誤解,並且幾乎使以色列人不敢和大衛合一。約押是個自以為是的英雄,以致於他的功績不被記念。我們在神面前,若只憑著自己的熱心去做許多事,卻不合神的心意,也會像約押一樣,成為一個失落的英雄。

約押派一個少年人站在亞瑪撒的屍身旁,因為亞瑪撒一死,跟隨他的兵便會茫然不知所措,所以約押要那少年提醒他們繼續跟隨約押,歸順大衛。“他走遍以色列各支派”的他是指示巴,他到處號召人起來反叛大衛,有許多人跟從他。他到了伯瑪迦的亞比拉,這是以色列極北之地,在加利利海以北約四十公里處。這亞比拉城有個極好的名聲:“當先在亞比拉求問,然後事就定妥”,表示在亞比拉城裡有許多聰明人,所有事情去問問他們,事情就可定妥。

當約押對著城築壘,要用錘撞城,使城塌陷時,亞比拉城派出了一個聰明的婦人和約押對話。約押只要示巴的首級,聰明的婦人明白了前因後果,便去說服眾人。果然他們就把示巴砍頭,丟給約押。示巴一死,跟隨他的人也散了,各自歸家。可見群眾是很盲從的,只要有人一發起什麼,就有人呼應,等那人死了,也就沒人再繼續了,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烏合之眾。我們跟隨神的人千萬不要人言亦言,隨便跟隨,總要清楚是否出於神的心意。有時看到很多人被神棍騙了,說世界末日何時發生,把房子車子都賣了,工作也不做了,到最後都是一場騙局。因此我們要多讀神的話,把《聖經》的話記在心裡,就不會盲從了。

回到耶路撒冷,約押繼續做他的元帥,其他人各司其職。大衛的一生實在是經歷頗多,神給他許多鍛鍊,讓他有能力把以色列建立成為一個強大的國家;在以色列瀕臨分裂時,又藉著他的幹將,度過一個又一個的危機。大衛,實在是經歷到自己的有限,又經歷到神的無限,無限的恩慈和信實。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