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大衛返耶路撒冷

撒母耳記(下)
19:8-43
撒母耳記下 19:15 王就回來,到了約旦河。猶大人來到吉甲,要去迎接王,請他過約旦河。

撒母耳記下19:8-43 以色列人已經逃跑,各回各家去了。以色列眾支派的人紛紛議論說:「王曾救我們脫離仇敵的手,又救我們脫離非利士人的手,現在他躲避押沙龍逃走了。我們膏押沙龍治理我們,他已經陣亡。現在為什麼不出一言請王回來呢?」

大衛王差人去見祭司撒督和亞比亞他,說:「你們當向猶大長老說:『以色列眾人已經有話請王回宮,你們為什麼落在他們後頭呢?你們是我的弟兄,是我的骨肉,為什麼在人後頭請王回來呢?』也要對亞瑪撒說:『你不是我的骨肉嗎?我若不立你替約押常做元帥,願神重重地降罰於我!』」如此就挽回猶大眾人的心,如同一人的心。他們便打發人去見王,說:「請王和王的一切臣僕回來!」王就回來,到了約旦河。猶大人來到吉甲,要去迎接王,請他過約旦河。

巴戶琳的便雅憫人基拉的兒子示每急忙與猶大人一同下去迎接大衛王。跟從示每的有一千便雅憫人,還有掃羅家的僕人洗巴和他十五個兒子、二十個僕人。他們都趟過約旦河迎接王。有擺渡船過去,渡王的家眷,任王使用。王要過約旦河的時候,基拉的兒子示每就俯伏在王面前,對王說:「我主我王出耶路撒冷的時候,僕人行悖逆的事,現在求我主不要因此加罪於僕人,不要記念,也不要放在心上。僕人明知自己有罪,所以約瑟全家之中,今日我首先下來迎接我主我王。」

洗魯雅的兒子亞比篩說:「示每既咒罵耶和華的受膏者,不應當治死他嗎?」大衛說:「洗魯雅的兒子,我與你們有何關涉,使你們今日與我反對呢?今日在以色列中豈可治死人呢?我豈不知今日我做以色列的王嗎?」於是王對示每說:「你必不死。」王就向他起誓。

掃羅的孫子米非波設也下去迎接王。他自從王去的日子,直到王平平安安地回來,沒有修腳,沒有剃鬍鬚,也沒有洗衣服。他來到耶路撒冷迎接王的時候,王問他說:「米非波設,你為什麼沒有與我同去呢?」他回答說:「我主我王,僕人是瘸腿的。那日我想要備驢騎上,與王同去,無奈我的僕人欺哄了我,又在我主我王面前讒毀我。然而我主我王如同神的使者一般,你看怎樣好,就怎樣行吧。因為我祖全家的人,在我主我王面前都算為死人,王卻使僕人在王的席上同人吃飯。我現在向王還能辨理訴冤嗎?」王對他說:「你何必再提你的事呢?我說:你與洗巴均分地土。」 米非波設對王說:「我主我王既平平安安地回宮,就任憑洗巴都取了也可以。」

基列人巴西萊從羅基琳下來,要送王過約旦河,就與王一同過了約旦河。巴西萊年紀老邁,已經八十歲了。王住在瑪哈念的時候,他就拿食物來供給王,他原是大富戶。王對巴西萊說:「你與我同去,我要在耶路撒冷那裡養你的老。」巴西萊對王說:「我在世的年日還能有多少,使我與王同上耶路撒冷呢?僕人現在八十歲了,還能嘗出飲食的滋味,辨別美惡嗎?還能聽男女歌唱的聲音嗎?僕人何必累贅我主我王呢?僕人只要送王過約旦河,王何必賜我這樣的恩典呢?求你准我回去,好死在我本城,葬在我父母的墓旁。這裡有王的僕人金罕,讓他同我主我王過去,可以隨意待他。」王說:「金罕可以與我同去,我必照你的心願待他。你向我求什麼,我都必為你成就。」於是眾民過約旦河,王也過去。王與巴西萊親嘴,為他祝福,巴西萊就回本地去了。

王過去,到了吉甲,金罕也跟他過去。猶大眾民和以色列民的一半也都送王過去。以色列眾人來見王,對他說:「我們弟兄猶大人為什麼暗暗送王和王的家眷,並跟隨王的人過約旦河?」猶大眾人回答以色列人說:「因為王與我們是親屬。你們為何因這事發怒呢?我們吃了王的什麼呢?王賞賜了我們什麼呢?」以色列人回答猶大人說:「按支派,我們與王有十分的情分。在大衛身上,我們也比你們更有情分。你們為何藐視我們,請王回來不先與我們商量呢?」但猶大人的話比以色列人的話更硬。

思考:

1.你能從這章裡看出人情的冷暖轉變嗎?

2.以色列人為何要和猶大人相爭?

在這章經文裡,我們嗅到有許多政治的味道。大衛王不愧是個政治家,在處理問題時,面面週到。我們也可以看到人情冷暖的變化。押沙龍一死,以色列支派的人立刻回想起大衛的好處,大衛曾經帶領以色列人爭戰,脫離各方仇敵,包括非利士人的轄制,這樣好的王,豈能不趕快把他請回來,難道要再淪為敵人的奴隸嗎?可見這場叛變完全是押沙龍的野心,他一死,人心就又回到大衛那裡。可見人心多麼不可靠,好像蘆葦一樣,風往哪邊吹,它就往哪邊倒。

大衛擺出王的架勢,要猶大長老們來接他回宮,有兩個前題:一是以色列其他支派已經發言要請王回來,猶大支派是大衛的本家,怎可落後?二,他要亞瑪撒放心,大衛不因為他幫助押沙龍而殺他,反而要立他為元帥,代替約押。大衛的話使猶大長老放心,因此立刻到吉甲迎接大衛。這樣大衛也有面子了。大衛很懂得部下的心理,否則大家都害怕他回來報仇,雖然想要他回來,也不敢出聲。

曾經在大衛落難逃走時,咒罵大衛,又對他丟石頭的示每,現在領著一千人和洗巴等人去接大衛,還預備了擺渡船,任王的家眷使用。又俯伏在大衛面前求大衛赦免他的罪。這就是人的可怕之處,看你落難了,就打落水狗;看你發達了,他就變成一隻搖頭擺尾的狗。大衛雖然暫時饒他不死,但是後來交給所羅門去處理。大衛非常聰明,在這個時候管制了自己要報仇的意念,免得以色列人的人心惶惶。倘若他殺了示每,那麼其他人自知有罪,為了保命,很有可能聯合起來,真的不給他回去了。反正都要死的話,不如拚命,放手一搏。大衛很聰明,他不報仇,使大家警戒的心都鬆懈下來,不再擔心,也就不會再反抗了。

可憐的米非波設也從耶路撒冷來到約旦河迎接大衛。大衛質問他為何沒有與大衛一起離開耶路撒冷。米非波設說到被洗巴欺騙之事,大衛很可能立刻知道自己也被洗巴的謊言所騙,只好草草帶過,讓原本判給洗巴的財產,還一半給米非波設作為補救。因為假如把所有判給洗巴的財產又全部歸回給米非波色,那就表示他被洗巴騙了,多沒面子!

巴西萊在大衛落難時曾經供給大衛一切的需要,因此大衛想要藉著為他養老來報恩。養老就是把他當成父母般地供養。但是巴西萊很聰明,他老了,自己又很富有,何必大衛養老?他自己在家不是更舒服嗎?但是也不好駁大衛的意思,就舉薦他的兒子金罕和大衛同去。這樣大衛也有了報恩的機會。

現在輪到猶大人和以色列人相爭了,以色列人指的是猶大和利未支派以外的十個支派。為了誰先請王回來而爭個不停。這就是人的另一個真相,一旦想要論功行賞時,個個都爭先恐後。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會有這種情形出現。因為大家都想要藉恩竉得利益,只要與王靠近一點,連守門的都很威風。能使大衛重新抬起頭來的,豈不是萬軍之耶和華嗎?保佑大衛又賜恩給大衛的,又是誰呢?所以我們要認識清楚,在這世上,真正的掌權者是誰,才不致於賠了夫人又折兵。人的恩竉不過是一時,神的恩竉卻是一生一世直到永恒。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