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約押藉民婦勸大衛

撒母耳記(下)
14:1-24
撒母耳記下 14:21 王對約押說:「我應允你這事。你可以去,把那少年人押沙龍帶回來。」

撒母耳記下14:1-24 洗魯雅的兒子約押知道王心裡想念押沙龍,就打發人往提哥亞去,從那裡叫了一個聰明的婦人來,對她說:「請你假裝居喪的,穿上孝衣,不要用膏抹身,要裝作為死者許久悲哀的婦人。進去見王,對王如此如此說。」於是約押將當說的話教導了婦人。

提哥亞婦人到王面前,伏地叩拜,說:「王啊,求你拯救!」王問她說:「你有什麼事呢?」回答說:「婢女實在是寡婦,我丈夫死了。我有兩個兒子,一日在田間爭鬥,沒有人解勸,這個就打死那個。現在全家的人都起來攻擊婢女,說:『你將那打死兄弟的交出來,我們好治死他,償他打死兄弟的命,滅絕那承受家業的。』這樣,他們要將我剩下的炭火滅盡,不與我丈夫留名留後在世上。」

王對婦人說:「你回家去吧!我必為你下令。」提哥亞婦人又對王說:「我主我王,願這罪歸我和我父家,與王和王的位無干。」王說:「凡難為你的,你就帶他到我這裡來,他必不再攪擾你。」婦人說:「願王記念耶和華你的神,不許報血仇的人施行滅絕,恐怕他們滅絕我的兒子。」王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你的兒子連一根頭髮也不至落在地上。」

婦人說:「求我主我王容婢女再說一句話。」王說:「你說吧。」婦人說:「王為何也起意要害神的民呢?王不使那逃亡的人回來,王的這話就是自證己錯了。我們都是必死的,如同水潑在地上,不能收回。神並不奪取人的性命,乃設法使逃亡的人不致成為趕出回不來的。我來將這話告訴我主我王,是因百姓使我懼怕。婢女想,不如將這話告訴王,或者王成就婢女所求的。人要將我和我兒子從神的地業上一同除滅,王必應允救我脫離他的手。婢女又想,我主我王的話必安慰我,因為我主我王能辨別是非,如同神的使者一樣。唯願耶和華你的神與你同在!」

王對婦人說:「我要問你一句話,你一點不要瞞我。」婦人說:「願我主我王說。」王說:「你這些話莫非是約押的主意嗎?」婦人說:「我敢在我主我王面前起誓,王的話正對,不偏左右,是王的僕人約押吩咐我的,這些話是他教導我的。王的僕人約押如此行,為要挽回這事。我主的智慧卻如神使者的智慧,能知世上一切事。」

王對約押說:「我應允你這事。你可以去,把那少年人押沙龍帶回來。」約押就面伏於地叩拜,祝謝於王,又說:「王既應允僕人所求的,僕人今日知道在我主我王眼前蒙恩了。」於是約押起身往基述去,將押沙龍帶回耶路撒冷。王說:「使他回自己家裡去,不要見我的面。」押沙龍就回自己家裡去,沒有見王的面。

思考:

1.約押為何找提哥亞婦人去見大衛王?

2.大衛知道是出於約押的計謀後,有何回應?

在新約裡主耶穌說過一個浪子的比喻,不管浪子在外面做了什麼事情,花光了他父親給他的一切財物,在沒有人認為他有任何價值時,他的父親卻在家裡日盼夜盼他能回來。因為那是他的兒子。在舊約裡,大衛的三子押沙龍殺了長子暗嫩,因為害怕回去會被殺,而逃逸三年。約押不愧是大衛的元帥和出生入死的兄弟,他明白大衛已經走出失去暗嫩的悲傷,轉而思念押沙龍,因此約押決定不動聲色地幫大衛這個忙。

做臣子的人必須給主人面子。約押不能直接了當對大衛說:“我知道你想念押沙龍,就把他叫回來吧!”大衛能怎樣反應呢?他是一國之君,兒子殺了人,他叫兒子回來,難道可以不辦他嗎?但是若有人從旁請求,他就有下台階了。這就是父母的心腸。記不記得利百加當年叫雅各使詐去騙以撒的祝福,以掃知道後非常憤怒,揚言要殺雅各。利百加知道後非常擔心,說:“為什麼一日喪你們二人呢?”所以才叫以撒把雅各送去巴旦亞蘭。兄弟相爭,難免有死有傷,兩敗俱傷,這豈是利百加願意看到的?大衛也不是如此嗎?既然暗嫩都已經死了,那麼掛念的就是押沙龍了。

提哥亞離耶路撒冷不遠,在耶路撒冷以南約十英里處;主前九世紀,先知阿摩司也在這裡牧羊。約押可能聽人家說過這位提哥亞婦人,她不是以美貌著稱,而是以聰明而揚名。她在約押的指使下,到大衛王那裏替押沙龍求情。她的故事和大衛家的故事頗為雷同,都是兄弟互鬥,死了一個,還有一個。等到大衛答應讓她剩下的兒子平安回家,不准人向他報仇後,婦人的話頭就轉向大衛了,問大衛王,為何不讓逃亡的人回來。當然,她在話語中十分小心,盡量婉轉,並且還要加點讚美。人在王面前都會盡量謙卑,免得惹禍上身;但是神卻沒有讓我們有如此的恐懼,我們來到主前,什麼話都可以直說,我們就曉得這就是恩典。神竟然讓我們和祂的獨生子耶穌基督一樣,像兒女對父母一樣,百無禁忌,而祂總是赦免,總是包容。

大衛王很聰明,一猜就知道是約押做的好事。但此事正好中他心意,他也樂得做個順水人情,答應了約押的要求,讓押沙龍回來。約押就去基述把押沙龍帶回來了。但是大衛究竟是人,他不知道怎樣去解決這件事,要不要懲罰?不懲罰不行,懲罰了就是以命抵命。乾脆就不見押沙龍。大衛這個父親和浪子裡的父親就相差很遠了。浪子的父親遠遠看到浪子回來,也不介意浪子那一身的臭和骯髒,浪子都淪落到餵豬了,怎能不臭不髒?但是他父親一看到他就上前抱住他,連連和他親嘴。天啊,浪子可能有幾個月沒漱口了。

但是大衛沒有辦法見押沙龍。他讓押沙龍回來,但是他沒有辦法忘記押沙龍的過犯。很多人都像大衛一樣,是不報復了,但是一直把事情放在心裡,不能忘記。但是神說,“東離西有多遠,祂使我們的過犯離我們也有多遠(詩103:12)”。神讓我們的過犯追不上我們,但是人總是要提醒他人曾經的過犯。這就是神的寬宏和人的狹隘之差別。所以有人說,饒恕就是忘記,絕不再提起。這就是神向我們展示的愛,Forgive and forget。沒有遺忘,就沒有真正的饒恕,就不能重新相信,無法去愛。神能夠也願意忘記我們的過犯和一切的罪,求聖靈也幫助我們,讓我們在祂的愛裡,也能夠饒恕並忘記。好讓我們自己的人生,也有一個新的開始,不再被過去綑綁。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