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暗嫩詐病污她瑪

撒母耳記(下)
13:1-22
撒母耳記下 13:22押沙龍並不和他哥哥暗嫩說好說歹。因為暗嫩玷辱他妹妹她瑪,所以押沙龍恨惡他。

撒母耳記下13:1-22 大衛的兒子押沙龍有一個美貌的妹子,名叫她瑪,大衛的兒子暗嫩愛她。暗嫩為他妹子她瑪憂急成病,她瑪還是處女,暗嫩以為難向她行事。暗嫩有一個朋友,名叫約拿達,是大衛長兄示米亞的兒子,這約拿達為人極其狡猾。他問暗嫩說:「王的兒子啊,為何一天比一天瘦弱呢?請你告訴我。」暗嫩回答說:「我愛我兄弟押沙龍的妹子她瑪。」約拿達說:「你不如躺在床上裝病,你父親來看你,就對他說:『求父叫我妹子她瑪來,在我眼前預備食物,遞給我吃,使我看見,好從她手裡接過來吃。』」於是暗嫩躺臥裝病。王來看他,他對王說:「求父叫我妹子她瑪來,在我眼前為我做兩個餅,我好從她手裡接過來吃。」

大衛就打發人到宮裡,對她瑪說:「你往你哥哥暗嫩的屋裡去,為他預備食物。」她瑪就到她哥哥暗嫩的屋裡,暗嫩正躺臥。她瑪摶麵,在他眼前做餅,且烤熟了,在他面前將餅從鍋裡倒出來。他卻不肯吃,便說:「眾人離開我出去吧!」眾人就都離開他,出去了。暗嫩對她瑪說:「你把食物拿進臥房,我好從你手裡接過來吃。」她瑪就把所做的餅拿進臥房,到她哥哥暗嫩那裡,拿著餅上前給他吃,他便拉住她瑪,說:「我妹妹,你來與我同寢。」她瑪說:「我哥哥,不要玷辱我!以色列人中不當這樣行,你不要做這醜事。你玷辱了我,我何以掩蓋我的羞恥呢?你在以色列中也成了愚妄人。你可以求王,他必不禁止我歸你。」但暗嫩不肯聽她的話,因比她力大,就玷辱她,與她同寢。

隨後暗嫩極其恨她,那恨她的心比先前愛她的心更甚,對她說:「你起來去吧!」她瑪說:「不要這樣,你趕出我去的這罪比你才行的更重!」但暗嫩不肯聽她的話,就叫伺候自己的僕人來,說:「將這個女子趕出去!她一出去,你就關門上閂。」那時她瑪穿著彩衣,因為沒有出嫁的公主都是這樣穿。暗嫩的僕人就把她趕出去,關門上閂。 她瑪把灰塵撒在頭上,撕裂所穿的彩衣,以手抱頭,一面行走,一面哭喊。

她胞兄押沙龍問她說:「莫非你哥哥暗嫩與你親近了嗎?我妹妹,暫且不要作聲,他是你的哥哥,不要將這事放在心上。」她瑪就孤孤單單地住在她胞兄押沙龍家裡。大衛王聽見這事,就甚發怒。 押沙龍並不和他哥哥暗嫩說好說歹。因為暗嫩玷辱他妹妹她瑪,所以押沙龍恨惡他。

思考:

1.為何暗嫩要她瑪預備食物給他吃?

2.大衛知道此事後如何?

有的人覺得《聖經》裡記載這種哥哥強姦妹妹的亂倫之舉,實在很羞恥。其他宗教的書,哪會記載不倫之事?這就是《聖經》與其他經書不同之處,人寫的書都要高舉自己,隱藏自己的不義;但《聖經》卻反應出人類最真實的一面,讓人看到自己的本相,污穢的內心和罪的本性,以及神的公義和審判,容忍和慈愛。世人都追求愛,但是世人說的愛,往往只是情慾。慾火攻心時,卻誤以為那就是愛,以致於悲劇不斷地發生。

從暗嫩對她瑪的愛和思念,到他接受損友約拿達的建議,一點都不顧惜她瑪所作的舉動,我們可以明白,那只是一種人性的佔有慾,和愛完全無關。有的女性喜歡上一個男人時,也會想盡辦法,讓他背負上責任,以致於不得不和她結婚。這種異性之間的吸引原本是神賜給人極為美麗的禮物,但是當人只想到自己,而不為對方著想時,就變成害人的藉口。而世間極為可怕的武器,竟有人美其名為“愛”,其實只是貪念和自私的產品。

大衛身為父親,對兒女的認識卻甚為淺薄。王宮裡有那麼多宮女和僕人,豈需要一個公主去侍候她哥哥的飲食嗎?這不合常理的要求,大衛竟然答應了。她瑪毫無防備,被同父異母的哥哥欺負了。可怕的還在後頭,暗嫩親近了她瑪之後,竟把她趕出去了。這裡面有“愛”嗎?世人口中的“愛”是什麼?就是發生性關係,然後呢?沒有了。

所以保羅告訴我們,真正的愛很簡單,包括標點符號,還不到一百個字:“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林前13:4-8)”不看前面的,只看最後一句:“愛是永不止息”,便曉得暗嫩的愛何等虛偽。真正的愛不會隨著性關係的發生或結束而有所改變,真正的愛是持續的,恒久的,不受環境或人生的變化之影響。

暗嫩的愛給他的人生帶來了極大的變數。他是長子,像雅各的長子魯本一樣,原本應該享有尊榮,權力超眾,但因放縱情慾,和雅各的妾上床,以致於失去了長子的名份,不得居首位(創49:3-4)。暗嫩的王位就是這樣遠遠離開他了,因為他為自己的人生埋下了一顆定時炸彈,那就是押沙龍的恨。押沙龍是大衛的第三子,她瑪同父同母的哥哥。〈箴言〉六章32-35節說:“與婦人行淫的便是無知,行這事的必喪掉生命。他必受傷損,必被凌辱,他的羞恥不得塗抹。因為人的嫉恨成了烈怒,報仇的時候決不留情。什麼贖價他都不顧,你雖送許多禮物,他也不肯干休”。何況她瑪是個處女,暗嫩的作法等於毀了她瑪的一生。押沙龍怎能不憤怒?不懷恨?

大衛呢?這個成了幫凶的父親在得知此事後,除了發怒,他能做什麼?他連責備都做不到。因為假如他的兒子反駁:“那你呢?父親,你不只搶人家的妻子,還謀殺了她的丈夫?誰的罪比較大?”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大衛犯罪,雖然神饒他不死,但是他在家裡已經失去了管教的權威。暗嫩做了這樣的醜事,他居然一點都沒有處理或是無法處理,難怪押沙龍要自己採取報復的行動了。這就是罪的可怕,使人活在咒詛之下。神的咒詛已經開始在大衛的家發作了。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