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顯示|介紹給朋友|關於我们|免費訂閱

以便以謝

撒母耳記(上)
7:1-17
撒母耳記上 7:12 撒母耳將一塊石頭立在米斯巴和善的中間,給石頭起名叫以便以謝,說:「到如今耶和華都幫助我們。」

撒母耳記上7:1-17 基列耶琳人就下來,將耶和華的約櫃接上去,放在山上亞比拿達的家中,分派他兒子以利亞撒看守耶和華的約櫃。

約櫃在基列耶琳許久。過了二十年,以色列全家都傾向耶和華。撒母耳對以色列全家說:「你們若一心歸順耶和華,就要把外邦的神和亞斯她錄從你們中間除掉,專心歸向耶和華,單單地侍奉他,他必救你們脫離非利士人的手。」以色列人就除掉諸巴力和亞斯她錄,單單地侍奉耶和華。

撒母耳說:「要使以色列眾人聚集在米斯巴,我好為你們禱告耶和華。」他們就聚集在米斯巴,打水澆在耶和華面前,當日禁食,說:「我們得罪了耶和華!」於是撒母耳在米斯巴審判以色列人。非利士人聽見以色列人聚集在米斯巴,非利士的首領就上來要攻擊以色列人。以色列人聽見,就懼怕非利士人。以色列人對撒母耳說:「願你不住地為我們呼求耶和華我們的神,救我們脫離非利士人的手。」撒母耳就把一隻吃奶的羊羔獻於耶和華做全牲的燔祭,為以色列人呼求耶和華,耶和華就應允他。撒母耳正獻燔祭的時候,非利士人前來要與以色列人爭戰。當日,耶和華大發雷聲,驚亂非利士人,他們就敗在以色列人面前。以色列人從米斯巴出來,追趕非利士人,擊殺他們,直到伯甲的下邊。

撒母耳將一塊石頭立在米斯巴和善的中間,給石頭起名叫以便以謝,說:「到如今耶和華都幫助我們。」從此,非利士人就被制伏,不敢再入以色列人的境內。撒母耳做士師的時候,耶和華的手攻擊非利士人。非利士人所取以色列人的城邑,從以革倫直到迦特,都歸以色列人了;屬這些城的四境,以色列人也從非利士人手下收回。那時,以色列人與亞摩利人和好。

撒母耳平生做以色列的士師。他每年巡行到伯特利、吉甲、米斯巴,在這幾處審判以色列人。 隨後回到拉瑪,因為他的家在那裡;也在那裡審判以色列人,且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

思考:

1.非利士人在何時攻擊以色列人?

2.“以便以謝”是何意?

在士師記裡的最後一個士師是參孫,接下來的士師是以利,再來是撒母耳,撒母耳是最後的一位士師。參孫生前和非利士人單打獨鬥了廿年,做了以色列人的士師廿年。但是參孫死後,以色列人依然去拜迦南人的偶像。我們不知道以利做四十年士師(撒上4:18)時有何作為,只知道他放縱兩個兒子行惡,搶奪神的祭物,又和會幕前伺候的婦人苟合。有這樣的祭司,百姓也不想去會幕獻祭了,怎能敬拜神呢?因此情況就像士師記裡說的:“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當以色列人任意而行時,神就把他們交在仇敵手中,而此時的仇敵還是非利士人。

參孫死後,雖然非利士人元氣大傷,但是最怕的參孫已經死了,他們當然更加肆無忌憚了。因此在以利的時代,非利士人成為當時壓制以色列人的仇敵。經過約櫃一事,非利士人有點顧忌了,但過了一段時間,還是想要找機會修理以色列人。約櫃留在基列耶琳的時間有廿年之久(英文是it was there twenty years. And all the house of Israel lamented after the Lord.)“過了二十年,以色列全家都傾向耶和華”,這句話會讓人誤會以為以色列人都歸向神,不拜偶像了,那麼撒母耳又何必叫他們除掉外邦的神?在新譯本裡譯為:“有二十年之久,以色列全家都痛悔尋求耶和華。”

這時撒母耳長大了,以利和他的兒子都死了,以色列全境的人都知道神揀選了撒母耳為先知、大祭司和士師。同時擁有這三種身份的士師只有撒母耳。撒母耳開始執行任務,對以色列全家說,若想一心歸順耶和華,就要除掉外邦的神,包括巴力和亞斯她錄,如此神才會救他們脫離非利士人的手。現在世界上有很多人主張萬宗歸一,意即所有的宗教都是一樣的,所以一起敬拜就可以了。但是撒母耳說了一個很重要的原則,要歸向耶和華神,必須“一心歸順”,不可以三心兩意,又拜這個又拜那個,好像妻妾成群。聖經裡經常把神和人的關係比喻成婚姻,是一夫一妻的,在婚姻之外就為淫亂;在耶和華神之外拜別的神明,是屬靈的淫亂。所以第一個原則,是一心歸順。

第二個原則是除掉外邦神及迦南人的神明。坊間有些宗教,什麼偶像都拜,連耶穌像也擠在眾偶像之中,以為這樣萬無一失。事實上,耶和華神從來不會住在偶像之中。所以要歸向耶和華神,就要除去所有的假神,才有可能專心敬拜耶和華神。就好像婚後就不可以再有任何談感情的異性朋友。現在還得包括同性朋友了。愛情就得專一,才能專心去愛;神的要求也是如此。有的人在求神幫助或醫治時,又去廟裡求符,又向耶和華神禱告,想要腳踏兩條船,這是不對的。這樣的心思怎能求得神的憐憫?以色列人此時希望能從神得到拯救,便紛紛除掉假神。

“米斯巴”原意為“守望塔”,是便雅憫支派的城邑(書18:26),為當時宗教政治中心(士20:1),把守著猶大山地和以法蓮山地之間的南北主要通道。撒母耳帶領他們在米斯巴行了一個很重要的儀式。在當時的以色列,水是非常寶貴的,尤其在以色列的南地裡,大部份都是沙漠,沒有水就活不下去,有水才能活,所以水視同生命般地重要。打水澆在耶和華面前,象徵他們願意把自己的命傾倒在神面前,向神表明他們的忠誠,願意離棄偶像,把自己的性命交給神。因為水一旦倒出去就不能再收回來,表明他們歸向耶和華神的決心永不改變。接著又禁食認罪。

我們看到,因為撒母耳對神的忠誠,以色列人有了新的盼望,他們要求撒母耳“不住地為他們呼求神”來救他們。他們相信神會垂聽撒母耳的呼求。你有沒有過這樣的經歷,當你有迫切的需要時,會去找一個你覺得神會聽他禱告的人幫你禱告?以利沒有給以色列人這樣的信心,但是撒母耳重新給了以色列人希望,因為他敬畏神。就在撒母耳獻祭時,非利士人上來攻擊以色列人。這時的以色列人全心全意在悔改認罪,可以說是他們的“贖罪日”,也是完全沒有防備的時候。但是因為他們已經悔改歸向神,神就幫助他們。

奇妙的是,神所發的雷聲會驚亂非利士人,卻不會驚亂以色列人。正像以前約書亞打仗時,大冰雹打死他們的敵人,卻不會打死以色列人。在同一個地方,卻有兩種不同的果效,這就是神作為的奇妙。在1973年,埃及和敘利亞聯合阿拉伯聯軍,在以色列的贖罪日,從南北兩邊攻打以色列,情況十分危急。但是就像撒母耳這一仗,不僅打敗非利士人,也收回非利士人所取去的以色列人的城邑,從以革倫直到迦特,都歸以色列人了。1973年的贖罪日之役,以色列往北不僅取回戈蘭高地,幾乎攻到大馬士革;向南則越過原來的停火線蘇伊士運河;若不是聯合國停火令生效,就打到開羅了。

撒母耳在米斯巴和善的中間立了一塊石頭為記,起名為“以便以謝”,意思是:到如今耶和華都幫助我們。從此非利士人不敢再欺負以色列人。撒母耳做士師比其他士師都認真,每年四處巡行去審判以色列人。可以說是最稱職的一位士師。他讓我們看到一條很重要的屬靈定律:以色列人只要悔改歸向神,神就使他們無仗不勝;我們也是一樣,若專心歸向神,人能把我們怎麼樣呢?

站內搜索

每日親近神 2015